第五六二章 事到临头言变化 已生蜕变第八首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4152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蜜宠365天:校霸,有点甜噬帝重生乡村小邪医圣手仙瞳荒野直播之独闯天涯都市超级保镖大唐之最强帝王

    长安城外,道观里。

    山围四面,中有绿水。

    金碧楼台掩在松竹之间,依稀见得鳞鳞万瓦,朱红上下,色彩明洁。

    不知名的翠鸟站在枝头上,蹦蹦跳跳,看上去非常灵动。

    吕洞宾背负法剑,手持拂尘,见四人落地,笑了笑,道:“你们在道观中可以随意走一走,要是觉得无聊,也可以出去。”

    “只是最近长安城附近鱼龙混杂,要多小心。”

    四个人齐齐点头,他们都是玄门杰出弟子,隐隐知道长安城的风云激荡,不会马虎大意。正如刚才的事情,要不是金玉禅三人早有准备,能够沟通宗门的话,遇到李元丰这样凶戾的妖圣,凶多吉少。

    吕洞宾吩咐完,就不管他们了,脚下一点,芒鞋生尘,衣袖上云霞翩翩,顺着有青苔的台阶,步步向上,来到正中央的一阁中。

    阁子里,案上鹤嘴铜壶中燃烧着香料,烟气袅袅。

    外面假山的影子自窗外投进来,鱼龙起舞,钟磬声声。

    有一仙人正坐在竹榻上,他手摇大扇,形貌奇古,髽髻袒腹,龙睛虬髯,赤面伟体,神态自若,顶门上庆云清亮如水,上覆经文,破迷证道,字字说仙人。

    见到吕洞宾进来,竹榻上的仙人摇着大扇,笑呵呵地道:“师弟,今天见到了风头正劲的九荒妖圣,印象怎么样?”

    这位相貌奇古的仙人,说话的声音中有一种清风拂面之感,让人烦恼尽去,非常放松。

    松风月影在身,悠韵自然。

    吕洞宾来到殿中,自顾自坐下,笑道:“新人换旧人,看到现在的年轻人,才发现,自己真的老了。”

    “江山代有才人出,纪元之中有新人。”

    汉钟离摇着大扇子,从从容容,在八仙中,他根底最厚,见过的风风雨雨最多,同样带笑,道:“不过听师弟的话语,九荒已经超乎纪元新人的范畴。”

    吕洞宾略一沉吟,组织语言,答道:“有纪元之子的风采。”

    “纪元之子,”

    汉钟离哈哈一笑,道:“要是佛门之中的人听到这个可不高兴。”

    “五行山下的孙悟空的根脚我们都知道,确实得天独厚,天地罕有,即使多个纪元比较,都是纪元之子中出乎其类拔乎其萃的。”

    吕洞宾慢悠悠说话,人若游龙,潇洒自如,道:“不过这一位新晋妖圣,在我看来,真的毫不逊色。或许气运不如,但其他方面,有过之无不及。”

    “能够在这个时候崛起的大妖,”

    汉钟离背后的经文越落越多,字字碰撞,勾勒出江水送月,天风迎波涛的如诗画面,他没有动容,道:“孙悟空前途不可限量,毕竟我们都知道,越往上走,才越会知道,气运非常关键。运不在我,神通不敌天数。”

    “当然,”

    汉钟离有自己的见解,道:“未来之事,谁都无法确定,纪元之子陨落,甚至成为其他人踏脚石的,也不是没有。李元丰的这次横空出世,恐怕最懊恼的还是佛门。”

    吕洞宾想到佛门和妖族的约定,面上露出笑容,恐怕佛门真没有想到李元丰会崛起如此之快,现在限于种种,佛门的大能不能够出手,看上去束手束脚。

    “佛门到底占据主动。”

    钟汉离知道自家师弟的想法,继续说话,道:“佛门的大菩萨他们不能出手,但佛门的佛陀和菩萨真的不少,他们要出手,李元丰也做不了太多的事情。”

    “还有一事,”

    钟汉离自榻上起身,摇着棕扇,龙行虎步,日月在身,道:“要是李元丰闹得太过厉害,或许对佛门不是坏事,有这样的人物跳来跳去,佛门有的人不会坐视不理。”

    吕洞宾怔了怔,旋即很快明白了自家师兄的意思。

    大势在佛门,可为何佛门看上去并没有那种气吞所有的碾压?

    固然是有玄门的抵挡,更重要的则是佛门中有着内部冲突,现在主持西游大局的释迦牟尼等人也无法镇压所有,其他人冷眼旁观,不愿意出力。

    可如果真有过于闹腾,让佛门面子不好看了,那从一定程度上就会弥补佛门内部的分歧,让他们团结对外。

    这不是不可能的。

    “纪元变化,因果纠缠,谁都无法算尽所有。”

    钟汉离看上去平静,毕竟纪元之中,佛门为主,他们玄门得到的少,在乎的也少,进退更加自如,道:“事到临头,看各自的运势和应对吧。”

    吕洞宾没有说话,纪元之中,浑水一片,谁能脱颖而出,谁会在劫数中陨落,谁都看不清。现在唯一可判断的是,佛门到底掌握大势,底牌优势最多,李元丰等人入场是火中取栗,在佛门的地盘上,成了自然光彩,但冒的危险非常大,不容许任何犯任何一次大错误。

    阁中暂时安静下来。

    只有外面盖竹浓阴,新叶绿蕉,影子打在窗棂上,斑驳上下。

    好一会,汉钟离开口道:“我们且在这里再待一会,见一见那一位金蝉子在长安的法会,就能回去了。”

    “金蝉子,”

    吕纯阳想到自己从各方面得到的消息,目光幽深,背后法剑发出一声清音,缓缓地道:“长安法会,金蝉子之敌不在外,而在内,就看他能否承担得起佛门中释迦牟尼和四大大菩萨的看重了。”

    “金蝉子,”

    钟汉离重新坐下,这也算是一位故人了。

    古煌站在道观前,正和金采岩告辞,他腰悬剑,背后星晕升腾,声音铿锵有力,道:“待下次再见,我定然会晋升天仙,会和九荒妖圣讨个公道。”

    金采岩点点头,似在回应隔墙的鹤唳,又仿佛在回应眼前俊伟的古煌。

    “很快就会再见。”

    古煌说完后,转过身,肉眼难见的情况下,顶门上气运如龙虎盘踞,紫青汇合,再上一层。

    且说李元丰,在白?背上的飞阁中,融合第八首和落宝金钱非常顺利,隐隐之中,落宝金钱双翼振动的速度越来越快,到最后,化为虚影,隐在第八首的眉心上。

    轰隆隆,

    融合落宝金钱后,第八首发生蜕变,立刻异象起,引动周围。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