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六四章 再见九凤 金蝉子的劫数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4198

人气小说:圣魔劫天运真武世界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狼与兄弟拜师九叔都市天龙至尊重生西游之九头虫

    白?一声清啸,双翼展开,排空翻云,径直向前,背上驮的飞阁稳稳当当,珠玉满窗,宝气升腾,烟雨细细。

    李元丰坐在窗前,万圣公主依偎在身前,用纤纤玉手抓着垂下来的青丝把玩,正在此时,她蓦地美眸一亮,看向上方。

    只见不知何时,极天之上,似有星斗浮现,刚出现之时,只有星芒一点,可须臾后,摩擦大气,和罡风激烈,拖曳出长长的彩尾巴,速度越冲越快。

    洋洋洒洒,蔚然壮观。

    “哇,”

    万圣公主睁大美眸,才发现,原来落下来的不是什么流星雨,而是千姿百态的法器法宝,或是鱼龙宝灯,或是莲花小玉壶,或是长着三五个绿叶的丹药葫芦,都非常精致小巧,晕着光彩,美轮美奂。

    漫天下起法宝雨,五光十色。

    宝气都冲到飞阁前,照人眼睛。

    “法器法宝?”

    李元丰目光一侧,同样看在眼里,他一眼就看出,眼前不停下坠的法器法宝都没有祭炼的痕迹,是无主之物。可奇怪的是,看法宝上面的纹理,很显然出自于同一个门派。

    “让我看一看。”

    李元丰第八首昂起,眸子睁开,眸光激射出去,落在外面的法宝上,无影无形的落宝金钱印记浮现,突然一动,照在一件物品上,将之转了过来。

    李元丰抬手摘下,掌中是个盈盈不到半尺的女子雕像,紫色裙裾,黑色的长发倾斜下来,神色温柔,却又有一种罕见的天真漫烂。

    女子看不清面容,只有后面九重光晕,似有似无。

    在落下来的法器法宝里,这雕像上面的灵光并不起眼,看样子只被当做一个摆设,可李元丰起头法器法宝都没有看在眼中,只有这个才让他来了兴趣。

    “九凤,”

    李元丰感应到雕像上的力量,轻轻一笑,这样的小饰品虽然远远比不上自己从勾陈帝君那里得到的那一根九凤翎羽,但多一点线索总是好事。

    关键时候,或许就差这压倒骆驼的一根稻草呢?

    感应法宝,取其所需。

    此是原来第八首就有的能力,现在融合落宝金钱后,氤氲着宝钱之力,能够在更大范围内,用更快的速度寻到所需的法宝法器。

    李元丰用手摩挲着雕像,神念往里一扫,马上发现雕像中弥漫着尚未散去的磁场之力,他怔了怔,反应过来,轻轻一笑。

    真没有想到,这么多法器法宝坠落,原来自己才是罪魁祸首。

    李元丰面带笑容,第八首收回去,因为这个,自己还得到这个雕像。

    少顷,只听仙音奏响,玄乐激荡,庞大无匹的阴阳莲花台,王象之和琴韵仙子两个人手牵手,顶门上庆云连绵成一片,组合成宝鼎之相,护佑周围。其他同门,聚在中心。

    极天之上,四下罡风雷火,始真派普通弟子没有千妙宝卷的护佑,真的不容易立足,幸好有王象之和琴韵仙子主持大局,当机立断,护住同门,自上而下。

    越往下,雷火罡风会逐渐变小。

    阴阳莲台和白?背上的飞阁擦肩而过,王象之和琴韵仙子下意识展目看去,映入眼帘的是惨绿的眸光,凶戾的妖气铺天盖地,仿佛只是一看,就被吞噬到里面,成为妖之食粮。

    至于始真派的其他弟子,被鬼车眸光扫到,如置身于冰窟中,瑟瑟发抖。

    “妖圣?”

    王象之和琴韵仙子大吃一惊,他们真的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刚才无形磁力扫来,斩断他们和自己法器法宝的联系,现在又遇到看样子不善的妖圣。

    要是只他们两个,遇到妖圣并不怕,他们两个人联手,双剑合璧,还胜过一般天仙,只是现在身前有同门,还没有宗门宝卷护佑,在极天上,真起了冲突,大事不妙。

    “不要说话。”

    王象之和琴韵仙子还不知道眼前的妖圣是造成他们狼狈的罪魁祸首,他们只是吩咐同门,然后运转法力,阴阳莲台光芒大盛,加速往下落去。

    “始真派的人,”

    李元丰饶有兴趣地打量了阴阳莲台消失的余晕,始真派的双修之道可很有名气,不知道到底如何,要不是现在时机不合适,真想见识见识。

    “咄。”

    李元丰想到长安城的事情,眸光投下去,只见早建好道场,宝幢升空,云盖垂光,案上铜壶中插着盛开的花儿,鼎里燃烧着香料。

    祥云锦气升腾,来来回回。

    四下梵音佛唱,不似人间,如同净土佛界。

    玄奘,或者说金蝉子,稳稳当当站在台上,他披着袈裟,手持锡杖。

    西游记原著中有诗句为证:凛凛威颜多雅秀,佛衣可体如裁就。八宝妆花缚钮丝,金环束领攀绒扣。锡杖叮当斗九环,毗卢帽映多丰厚。诚为佛子不虚传,胜似菩提无诈谬。

    “袈裟和锡杖,”

    李元丰不停地打量袈裟和锡杖,眸子炯炯有光,他即使见识了不少厉害的法宝,但金蝉子手中的这两件依旧无法让人忽视。

    这样的佛宝,在西法极乐世界中,肯定都非常少见。

    “这样的佛宝,”

    李元丰眸光闪耀,袈裟锡杖在身,佛门也是大费苦心,以防出现让人想象不到的意外,毕竟西游之中,劫气纵横,能够压制修士的天机演算。

    要是金蝉子真出了意外,佛门损失太大了。

    “真热闹啊,”

    李元丰再看,就发现金蝉子在台上,念一会《受生度亡经》,谈一会《安邦天宝篆》,又宣一会《劝修功卷》。

    这是非常正常的,不正常的是,在金蝉子讲经的时候,在台子的周围,不时有人起身,和金蝉子辨经。

    围观提问的人,或男或女,有老有少,有的俊秀,有的沉稳,有的张扬,有的普通,但每一个站起来的人,都精通佛经。

    他们的每一句,都蕴含着佛理,初听之时,或许只是普通,但每一次细细品味,就能够听到里面蕴含的智慧。

    这样的辨经,让周围有慧根的人听得欣喜如狂,让懵懵懂懂的人傻傻呆呆,即使玄奘都越说越慢,非常凝重。

    李元丰看着围观众人身上的佛光,哼了一声,喃喃道:“佛门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