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七一章 赔了夫人又折兵 老朋友敲诈太白金星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4946

人气小说: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圣魔狼与兄弟真武世界自然大玩家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拜师九叔重生西游之九头虫

    万圣公主提着莲花宫灯,她头上鸳鸯簪,裙裾罩身,骨香腰细,罗袜生尘,虽是走在妖怪洞府的路上,可一举一动,自有一种娴静的大家闺秀气质。

    美丽,知礼节,有规矩。

    太白金星看在眼中,微微点头,能够让这般姿色的龙女服服帖帖的,让自己吃个闷亏,倒是不算意外。

    只是西游刚开始,就来这一出,不是吉兆啊。

    时候不大,两个人已经来到洞府深处。

    太白金星见龙女止步,不由得抬起头,向高台看去,只见上放置有猩红屏风,上绣着张牙舞爪的金龙,宝案上放置玉净瓶,斜插莲花,正在盛开。

    还有鼎香氤氲,冷烟幽幽。

    乍一看,似新雨过后,静幽自然。

    不是在妖怪洞,而是在神仙府邸。

    太白金星所见,跟唐僧等四个人所见的阴戾惊惧完不一样。

    毕竟太白金星不是唐僧,身份不一样。

    再往上看,高台之上,屏风之下,立有一人,银冠法衣,身姿挺拔,只是眸子中的惨绿,让人看一眼,觉得很不适应。

    太白金星认出来人,呵呵一笑,道:“得改口喊一声九荒妖圣了。”

    “哈哈,”

    李元丰见太白金星进来,大笑一声,自台上下来,引太白金星入座,笑容满面,看上去非常真诚,道:“我们在天庭都是老朋友了,太白金星你这样说可折煞我了。”

    万圣公主则忙着煮水冲茶,布置茶盅。

    太白金星嗅着茶香,看了看左右,开口道:“李道友,这双叉岭岭小地偏僻,是个实实在在的小地方,以你的身份,怎么会在这里?”

    “这个啊,”

    李元丰微微眯起眼,惨绿的眸色中闪过莫名的味道,答道:“前几日刚在长安城中看了一场大热闹,本来准备回转西牛贺洲的,正好路过此地,就停下来歇一歇脚。”

    太白金星偷眼看去,发现不了对方说的是真话假话。

    按道理讲,纪元中,天机模糊,谁都无法真正推演所有。不然的话,观世音菩萨这等人物也不会频频下界了,直接在自己道场来个知能,岂不是更省事?

    再说了,妖族向来在演算天机上是弱鸡,在玄门和佛宗跟前不值一提。

    太白金星是不相信眼前李元丰知道自己的布置的,可对方破坏的这么寸,又让人难以相信是巧合。

    难道自己的运气这么差?

    太白金星看着李元丰,有点欲哭无泪,自己好不容易借着在天庭和佛门左右逢源的机会,安排几个人下来在西游中喝一口汤,结果被人搅局了?

    “来,喝茶。”

    李元丰端起茶盅,茶香氤氲,让自己的神情变得莫测,道:“你可是帝君跟前的大红人,没事怎么跑这里来了?”

    太白金星惯于迎来送往,脸皮厚不说,说起假话来轻轻松松,他吹了吹茶盏中漂浮着的黛绿小眉般的茶叶,然后抿了口,才答道:“我是前往长安城的,也是路过此地,见到双叉岭有浩大气象,忍不住好奇,就下来走一走,没想到遇到飞黄腾达今非昔比的老朋友了。”

    太白金星的话语中带着笑声,可半句真的没有。

    不提以太白金星的神通,想要去长安城根本不需要经过什么双叉岭,更为重要的是,李元丰知道西游记原著中,在唐僧落难双叉岭的时候,太白金星出现过。

    有这个念头,李元丰不疾不徐,就是和太白金星喝茶聊天,谈天说地。

    太白金星却有心事,喝茶如喝药,苦涩满口,他左等右等,见李元丰绕圈,咬了咬牙,主动提到话题,道:“这洞府看上去建的不是一日之功,不知道原先的主人去哪里了?”

    “杀了。”

    李元丰眸光幽幽,看上去郑重其事。

    “杀了?”

    太白金星眼皮子一跳,面上的笑容冻结,能够被太白金星安排在西游第一难上捞取功德的,自然不是阿猫阿狗,以后是要重用的,真要被眼前的李元丰砍了,那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哈哈,”

    李元丰见太白金星的样子,突然一笑,道:“怎么可能啊,别人不知道,作为天庭的老朋友你还不知道,我李元丰最是善良,能不杀生就不杀生,那三个妖怪,一个老虎精,一个黑熊精,一个牛精,都让我扔到后面的地洞里,和要去西天取经的和尚们关在一起,相互照应。”

    太白金星听了,用手擦了擦额头上并不存在的汗,心中暗自嘀咕:你九荒妖圣是最善良?骗鬼呢!谁不知道你是个大妖怪,没有一点人性!

    对于李元丰,太白金星是查过根子的,不但知道李元丰在天庭的各种事情,更了解其在崛起过程中的不少杀戮,最起码,死在李元丰口中的水族不计其数。

    四海龙宫对李元丰这个人,恐怕早就恨之入骨。

    正是因为李元丰是这样的狠人,他刚才说杀了才把太白金星吓得不轻,普通人说杀人,当玩笑听一听就罢了,可李元丰这样的凶人,说杀人,就会杀人,跟吃饭喝水般简单。

    “取经的和尚,”

    太白金星听到自己的三个手下安然无恙后,又想到李元丰刚才的话,看样子,西游取经的唐三藏是被李元丰扣住了。

    对于唐三藏的安危,太白金星并不太在意,佛门选定之人,岂会短命?要是在西游第一难就死无葬身之地,那佛门不就成了笑话?

    现在太白金星想的是,自己如何把自己三个手下从眼前之人手中捞出来,并顺手把唐三藏救了。

    李元丰是真正的杀人不眨眼并喜怒无常的绝世大妖,自己的三个手下在他掌握中,说不得一个心情不好就咔嚓了,不能冒这个险。

    至于为何要救下唐三藏,说起这个,太白金星真的憋屈。

    原本太白金星和佛门谈好的,双叉岭这第一难是太白金星负责,过一遭,让自己三个手下捞点功德,然后把唐僧完完整整送出去。

    如今这一难的功德被人抢了,可答应佛门的事情却不能不做,还得把唐三藏送出去才行。

    “憋屈啊,”

    太白金星浑身难受,但不得不硬着头皮,道:“实不相瞒,你擒下的三妖怪乃是自天庭中跑下来的。”

    “还有这样的事情?”

    李元丰拧着眉头,不敢相信的样子,道:“道友你怎么不早讲,刚才还说去长安城的?”

    太白金星故意苦笑一声,道:“天庭上的仙官私自下界,还占山为王,好说不好听啊,我太白金星身为天庭的仙官,还说要脸的。”

    “原来这样。”

    李元丰点点头,表示明白了太白金星的难处,道:“我等会就让人把他们三个人放了,让道友你领回天庭责罚。”

    “还有一事要道友帮忙。”

    ……

    洞府中,灯光摇曳。

    两个人的影子拉得很长,映在墙壁上,看上去有点张牙舞爪,并不是平平静静。

    三刻钟后,太白金星从洞府中出来,抬头看天,这次的笑容中的苦可不是装的,而是真苦涩,这贼鸟胃口不小,抓住筹码狠狠敲诈了自己一番。

    “晦气,晦气啊,”

    太白金星难受的要命,西游中没占到好处,反而惹一身骚,真气人!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