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七六章 唐僧山下见悟空 佛道妖三方聚首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3890

人气小说:丹道宗师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骨王的万能杂货店食鬼猎人娇宠之名门嫡妃呆萌双宝:首长大人的惹火妻大夏纪九霄赤灵传

    天庭,李府。

    府前有牌楼,不下三五个,高可入云,下是白玉宝座,上面镌刻着不同的图案,龙凤呈祥,烟云袅袅,最上面覆盖天青色琉璃瓦,天光照下来,氤氲在上面,积下一片空明。

    还有金青之光交晕,落在地面,大小不一。

    哪吒三太子脖颈上挂着乾坤圈,身裹混天绫,粉雕玉琢的样子,他手托着腮帮,看一会牌楼下宝座的图案,觉得无聊,又伸出白嫩嫩的手指,逗弄从家中顺手牵过来的玉面小狮子。

    玉面小狮子卷毛如雪,金瞳有光,要是在外面,可是让天兵天将都躲避三舍的凶物,可现在也只能快活地摇着短短的小尾巴,活像个哈巴狗。

    “怎么还没来?”

    哪吒三太子玩了一会小狮子,抬起头,嘟囔一句,就见金光乍现,莲花盛开,太白金星手持拂尘,踱步而来,人还未到,就打招呼,道:“三太子。”

    “好啊。”

    哪吒三太子和对方太熟,漫不经心地打了个招呼,然后站起身,抱怨道:“老官儿,你来的也太慢了,让我好等。”

    “去地仙界一趟,刚回来。”

    太白金星想到自己在地仙界的遭遇,脸一黑,手中攥着拂尘的柄都紧了紧,太苦了,不忍回忆,他咳嗽一声,道:“去见李天王吧。”

    哪吒三太子看了太白金星一眼,觉得太白金星和以往不太一样,不过他也没有在意,在前面踏着风火轮,蹦蹦跳跳的。

    不多时,太白金星见到李家之主,这位托塔李天王气凝神稳,很有威严,见太白金星来,上前招呼。

    “李天王,”

    太白金星入座后,没有过多寒暄,道:“玉帝的意思,让你点齐天庭天将,一旦有帝君敕令,就立刻出发,征伐界空。”

    “征伐界空,”

    李天王了然,点点头,道:“现在佛门的人趁着纪元大势在征伐依附地仙界西牛贺洲的诸多界空,要佛光广度,遍地金莲,我们天庭的帝君们也不愿意闲着啊。”

    太白金星呵呵一笑,手扶拂尘,道:“帝君的心思,我是不知道的。”

    李天王托着宝塔,若有所思。

    地仙界,山庄中。

    天早已明,日光自外面来,照在篱笆前的竹树上,金灿灿的碎金摇曳,再加上山禽藏在树上,剔着翎毛,炊烟袅袅升腾,本是又祥和的一天。

    唐僧却是急的团团转,手持九环锡杖走来走去。

    在他的身前,大唐皇帝派来的两个人躺在床上,半睁着眼,有气无力。

    “师父,”

    小和尚长物半点没有罪魁祸首的自觉,他小脸上满是忠厚老实,对唐僧,道:“两位师兄很可能是在双叉岭惊吓之下伤了神魂,看样子,恐怕得慢慢地养。”

    “可是,”

    唐僧看着脸色蜡黄的两人,见他们俩跟大病一场一样,确实无法赶路,但取经之事,不能耽误,真的是让人两难。

    又是小和尚出主意,道:“师父,不如弟子服侍你今日上路,至于两位师兄,先待在伯钦施主家养一养身子,待身子好了,再来寻我们。”

    “这个,”

    唐僧想了想,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唯一为难的是,两个大活人扔在这里,让刘伯钦得多费心,麻烦人家了。

    刘伯钦因为夜中父亲托梦之事,对唐僧奉若神明,听到这个,毫不犹豫应下来,道:“都是小事儿,长老放心,你这两位徒弟在庄子里,绝对亏待不了他们。”

    “那就多谢施主了。”

    “长老太客气。”

    接下来,刘伯钦收好给唐僧准备的粗面烧饼干粮,让自家两个小童拿着,自己亲自在前面带路,领着唐僧和小和尚长物离开山庄,上了大路。

    行经半日,众人就见对面处,有一座大山,高接青霄,崔巍险峻,林前野兔跑,谷中老猿啼,有刘伯钦带路,很快来到半山中。

    这个时候,刘伯钦停住步子,开口告别,道:“长老,此山唤做两界山。东半边属我大唐所管,西半边乃是鞑靼的地界。那厢狼虎,不伏我降,我却也不能过界,所以只能够送你到这里。”

    唐僧看了眼跟在自己跟前的小和尚长物,然后下马和刘伯钦行礼,刚要说话,蓦然间听到山脚下吼声如雷,传得很远,震得山中松树上的松针扑簌簌往下落,道:“我师父来也!我师父来也!”

    唐僧吓得一哆嗦,连忙问道:“是什么声音?”

    刘伯钦仔细听了听,只觉得恍若雷霆轰耳,自己都站立不稳,想了想,才有了判断,对唐僧,道:“这叫的必是那山脚下石匣中老猿。”

    “是甚么老猿?”

    刘伯钦转着圈儿,面上满是回忆之色,答道:“这山旧名五行山;因我大唐王征西定国,改名两界山。先年间曾闻得老人家说:‘王莽篡汉之时,天降此山,下压着一个神猴,不怕寒暑,不吃饮食,自有土神监押,教他饥餐铁丸,渴饮铜汁;自昔到今,冻饿不死。’这叫必定是他。长老莫怕。我们下山去看来。”

    “师父,我们下山看一看。”

    小和尚长物眼瞳中有奇异的光,他牵着马,催促唐僧下山看。

    果不其然,山下镇压一猴子,这个猴子,尖嘴猴腮,猴头上,泥土一层,不知道什么时候可能飞鸟衔来种子,落在上面,已经生根发芽,长出一棵弯弯曲曲似小龙的怪松,郁郁的松光遮盖,让他火眼金睛都染上一层绿意,看上去更为古怪。

    见到唐僧来,猴头伸着脖子,扑棱双手,跟划船一样,大声道:“师父,你怎么才来?徒儿等你很久很久了,快把我救出来,我好保你西天取经!”

    唐僧听了猴头的话,不但没有高兴,反而吓得后退两步,让小和尚长物扶住才没跌倒,用颤颤巍巍的语气开口道:“我们第一次见面,你为何称呼我为师父?”

    长物看了眼猴子,虽然惊讶于对方体内蕴含的力量,但他的绝大多数注意力却被山上一种沛然不可抵御的佛理所占据,那六字真言符咒蕴含的佛理,还要超乎唐僧身上的袈裟和九环锡杖,要是得到,自己完可以佛魔同修。

    在同时,山下的任何人,包括猴子,包括唐僧,包括心怀叵测的无相天魔,都没有发现,在五行山周围,时空中荡起涟漪。

    李元丰踏着飞阁而来,目光照在五行山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