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七九章 悟空在局无奈旁观 变数鬼车要力缆狂澜

作者:纸生云烟 |字数:3995

人气小说:快穿病娇:我的恶魔宿主圣魔狼与兄弟真武世界自然大玩家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拜师九叔重生西游之九头虫

    虚空崩塌,浩荡血河不知道从何而来,轰然一声,激荡的血色弥漫,掩盖下时空中的万古天青,再然后,万千的血色莲花自血河中浮现出来,团团簇簇,浮香凝云,组合起来,共有千叶圆满之姿态。

    千叶血莲台上面,跌坐一个血衣青年人,他面容俊美,五官如雕刻,腰间挎剑,背后有不同的门户大开,里面渲染着不计其数的血光,隐隐之中,似乎有莫名的大恐惧在酝酿,在升腾,即将爆发。

    青年人出场气势甚大,甚至超乎历劫归来的女仙和赵公明这一对兄妹,他来到六字真言符的时空后,手按在腰间薄如蝉翼的法剑剑柄上,眸光扫过场。

    “六字真言,”

    莲台上的青年人微微抬头,似乎看着在五行山山巅上正熠熠生辉的六个金字,嘴角上翘,道:“此六字造化所成,命运所降,乃佛门一等一至宝,外面的猴头何德何能,要继承此宝?还是交给我血罗门吧。”

    血罗门起身,拂衣,拔剑,刹那间,只见时空中打了个一个响亮的血色霹雳,贯通天地,直冲诸佛陀以及菩萨正在催动的藏胎曼荼罗结界而去。

    “我佛慈悲。”

    血剑刚到,梵音已起,虚空之上,浮现出一幅道图,丹华盛开,霞凝万林,松光吹人面,朝霞上人衣,在上面,有一青鼎正烧着香料,冷烟六分,韵味八彩。

    在同时,鼎之下,端坐一人,眸子沉沉,身披袈裟,可却束着道髻,看上去非僧非道,是僧是道,顶门之上,冲起玄妙之光,似是虹彩,上接天,下临地,不可描述。

    宝图到,人开口,妙光至。

    后发先到,挡住血罗门的无上斩天剑术。

    “任平生,”

    血罗门见到来人,长眉一拧,斥责道:“你一个道门的二五仔,也敢来插手此事?”

    任平生听了,毫不生气,他先修道,后入佛,在佛门中得果位,少不了风言风语,早就习惯了,于是只是一笑,开口道:“血道友你天资不凡,只是杀戮太重,正适合入我佛门,青灯古佛,化解心中戾气,将来肯定会成为佛门的护法明王。”

    “故贫僧特意来度化于你。”

    “看我吞噬你一身精气,来完善本座的吞天化生功。”

    血罗门哼了一声,再次发动。

    观世灯佛跌坐莲台,璎珞垂肩,顶门之上,宝灯一盏,他看着六字真言符中一个接一个降临的人,眉头少见地皱起来。

    无他,来人超乎想象。

    不但有赵公明等玄门之人,也有血罗门等修罗血海的煞星,还有不知道从何等界空中跨界而来的旁门天仙,等等等等,他们不约而同出现,剑指六字真言符。

    佛门想用六字真言彻底度化纪元之子孙悟空,将纪元之子气运完纳入佛门,并尽可能提升纪元之子的修为,让他能够在西游中为佛门披荆斩棘,斩妖除魔,这一手,堂堂正正,妙不可言,在同层次的存在眼中,没有掩饰。

    正是这样,为了以防有人破坏,提前有所布置。

    可真没有想到,来的人出乎意料的多,而且出乎意料的坚决。

    观世灯佛眉头紧皱,宝灯上的灯焰跳跃,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待功成之后,凡是参与之人,要找他们后账!

    “真热闹。”

    李元丰站在飞阁上,居高临下,眸子森然,赵公明当日在芭蕉洞和自己说的果真不是虚言,这次决心很大,是要用尽力,阻一阻佛门的势头。

    “孙悟空,”

    李元丰目光移到山下的猴子身上,在六字真言符的佛理灌注下,金色的毛发无风抖动,这些毛发像是尽心打造的金玉一样,莹莹发光,灿灿生辉。

    可看在李元丰的眼里,精致倒是精致,可太过精致了,让人看得非常不习惯。

    “还是齐天大圣顺眼,”

    李元丰负手而立,看着佛光在孙悟空身上蔓延,似急实缓,因为猴子中先天秉承的不屈以及桀骜在阻挡,在拒绝。

    李元丰想到自己和猴子过往的所有,笑了一声,自己倒是希望能够改变猴子的命运,即使只是一点,一个可能,但能不能做到,就看这一次了。

    想到这,李元丰毫不犹豫,纵身而起,只听刺啦一声,自肋下生出一对垂天大翼,火焰般的流光溢彩飞舞,他的背后,同时九个头颅高昂,发出古怪又难听的叫声,激荡四方。

    李元丰自飞阁上俯冲下来,撞入时空中,肆虐的妖气毫不掩饰地向四面八方去,和六字真言符空间中的佛光碰撞,然后一朵接着一朵的金黑两色的花瓣洋洋洒洒,落到地上,发出铿锵之音。

    刚开始之时,只是一声声,一下下,到最后,金色淡去,只剩下黑青,声音变得尖锐,蕴含着凌厉的杀气。

    妖圣的威势,展露无疑,没有让玄门天仙,旁门天仙,或者修罗血海的存在专美于前!

    “妖圣,”

    场中天仙,修罗血海,以及佛门中,妖圣之气大盛,独一无二,太过显眼,观世灯佛只看了一眼,即使从来没有见过,但想到门中的各种消息,也知道是何人,道:“九荒妖圣。”

    “找死。”

    观世灯佛眸子中萧杀一片,对方已经在西游劫中,现在蹦跶的越多,劫气聚拢越快,真真是自己找死。

    “让我来对付这一位妖圣。”

    清脆又悦耳的女声响起,眼前的虚空荡起涟漪,层层铺开,再然后,一座玉山撞破虚空,抵达场中。

    这一座玉山,通体晶莹剔透,在中央,垂下天河,四下还有郁郁青青的怪松,或高或低,松盖蟠结如龙升。

    天光照在玉山上,空明摩荡,光波相应,水响有声。

    有一位姿态出尘的女仙,正濯足于山中河里,她瀑布般的黑发垂到腰间,睫毛长长,身后有月,摇摇摆摆。

    人在山中,影在月前。

    佳人如玉,仙子坠凡尘。

    女仙颜如玉驾驭宝山,拦住李元丰的去路。

    “东海仙岛上的天仙,”

    李元丰有背景,再加上自己心思细腻,愿意多看多读多知道,见识之广,出类拔萃,他看向颜如玉,眸中惨绿更盛,道:“你不在东海逍遥自在,来趟这次浑水,说明你劫气深重,今日该应劫数而去了。”

    颜如玉没有说话,嫣然一笑,她自腰间取下一个葫芦,举在胸前。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