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猴子

作者:罗大王 |字数:4398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盛华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九龙圣祖

    一轮红日从晨雾中跳了出来,万道霞光照亮了身前的道路,走了一夜的楚寒有些困倦,便是走到路边的林子里,寻了个阴凉的地方靠在地上开始睡觉。

    天南的夏天太热,以他的小身板儿,白天赶路着实太过勉强,不想被太阳晒昏的话,只好晚上赶路,即便夜色很暗,看不清东西,走得也慢,但确实很舒服。

    四下里很是热闹。

    树叶在阳光中轻轻颤抖,一层淡薄的水汽在空气中飘过,迷惘的苍蝇旋转飞舞,头顶知了不停的叫着,树颠啄木鸟的叫声有种奇怪的音色。

    走路的时候,困倦疲惫一波波涌上来,他几乎抵抗不住,可是此刻坐在了地上,背靠着那块儿树荫下冰凉的石头,他却是有些睡不着了。

    他此行是去学武的,而学武的目的最终却只是为了自保。

    如果可以的话,他当然也想报仇,可是如何报仇,怎么报仇,他都没有想好,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的仇人是谁。

    也正因如此,他心中更是时刻紧绷着,只觉得阴暗的角落里,随时都会有一把柄上绣着金色蔷薇花的宝剑刺穿他的心口。

    他似乎应该找个地方苦练武功,待来日神功大成,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管他什么仇家,杀了便是。

    但这是书里写的故事,楚寒七岁的时候就不信了。

    武功又哪里是那么好练的?

    世间哪个高手,不是经过十几二十年,没日没夜的苦修,才能在江湖上有着一点点的名头?

    甚至绝大多数还都泯然众人。

    他只想活着,可是要想安安心心的活着,这件事情就必须弄清楚。

    他一想起那把绣着金蔷薇的剑,脑海中下意识的又是浮现出十三年前,他刚刚来到世间所看到的那一幕,火一样的剑尖刺穿女子的胸口。

    那么这两件事情有没有联系?

    楚寒极为冷静的想着事情,豆大的汗珠从头顶滑落,天南这地方,一到夏天,连空气都是火辣火辣的。

    他尽可能的闭上眼睛,想要睡着,可是这个时候,一阵吵闹之声从一旁的道上传来,听着声音是两个操着天南口音的汉子。

    楚寒眉头微皱,却没有睁眼,天南民风彪悍,动辄杀人的豪侠比比皆是,他可不想无故卷入是非之中。

    可是世事就是如此,有时候你偏偏不想沾染的,有时候非要找到你的身上,前一刻还在道上争吵的两人,话不投机半句多,竟是已经厮打起来,一路交手,竟是从路上来到了楚寒休息的林子里。

    等楚寒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两人已经发现了他,他下意识的捂住胸口鼓囊囊的银包,心里却也咯噔一下,暗叫一声不好,一个简单的动作,已经引起了那两人的注意。

    两人看了楚寒一眼,相视一笑,就是一步步逼了过来。

    楚寒抬起头,此时他已经看清了两人的相貌,两人分立站着,左手边那人身材高大,满面虬髯,单手持一两尺长横练钢刀。而右手边那人,头戴一遮阳的斗笠,长了张枯黄瘦削而又丑陋的脸,空手立在那里,似乎什么兵器都没有。

    可是刚才两人争斗之时,楚寒分明听到了兵器碰撞的铿锵声。

    手掌已经握住了腰后短刀的刀柄,这是他唯一自保的手段,可是他也知道,自己没练过武功,凭着胸中那股狠劲儿震慑一下溪北巷子里的同龄少年或许有余,真要是打起来,凭自己的那点儿力气,绝不会是其中任何一人的对手。

    那虬髯大汉双眼盯着楚寒那鼓囊囊的胸口,眼中也有了笑意,转头对着一旁的那黄蜡头说道:“呵呵,没想到今日我们兄弟俩竟是遇到两只肥羊,不如先停手,拿下这小子,那东西不好分,回头再说,这点儿银子先分了如何?”

    黄蜡头也是笑着点了点头,看向楚寒的眼中闪过一抹狠厉,阴恻恻的说道:“好,先拿下他,可不能为了这么个东西伤了我们多年的兄弟情谊。”

    “嗯,说得对,回头我们再一起喝酒。”

    听了这话,楚寒心中尽是嘲讽,可是却又无可奈何,因为他根本想不到自己有何可以反抗的方法,不想死,就只有屈服。

    他不想屈服,可是生活中总有太多的无可奈何。

    在两人的注视下,他只好伸手从胸口掏出那蓝布包裹,摆在地上,退后两步,小心翼翼的说道:“两位大侠赶路辛苦,银钱都在这里,天气这么热,就权当给两位买点酒喝,只求两位饶过小的一命。”

    看着眼前的少年,黄蜡头一怔,眼中兴味颇浓,似乎发现了某些颇为有意思的事情,转头对着那虬髯大汉说道:“二弟,这娃娃有些眼力。”

    虬髯大汉也是点头,上前两步,没有管低着头的楚寒,伸手用钢刀拨开包袱,看着里面白花花的银子,瞳孔也是一缩,大笑着说道:“岂止是有点儿眼力,还有些家底呢!”

    楚寒见两人见了银钱一直在笑,虽然心疼,却也是松了一口气,试探着说道:“银子都在这里,只求两位大侠不要杀我。”

    黄蜡头呵呵笑了两声,说道:“你放心,你这样机灵的小鬼,可是不常见,我怎么舍得杀你,以后跟着我们兄弟混,保证你吃香的喝辣的。”

    黄蜡头极为随意的说了这话,眼睛却是盯着银钱一动没动。

    楚寒可不信他的鬼话,两个为了一己私利就要刀兵相向,为了一点儿银子又可以称兄道弟的人物,楚寒绝不认为跟着他们会有什么好日子过,况且,他还要去学武。

    踌躇再三,他还是出声说道:“大侠不知,小的天生愚笨,什么都不会,跟着大侠,不但帮不上什么忙,反而是一个累赘啊。”

    略带西斜的七月太阳很残酷地停留在半空,洒下炙肤的热力,山林之中,每一块石头,每一片沙土,似乎都在喘息。

    楚寒头顶汗水也是连成了一股,但是他连擦拭的心思都没有,只是在等着那黄蜡头男子的反应。

    那人听了楚寒的话,也是点了点头,似在思索,又是在自言自语,说道:“大爷我闯荡江湖,带个累赘确实不好,这样看来,你不想跟着我,确实是一番好心。”

    忽然间,他的话语变得急切且狠厉,说道:“你既然是个累赘,那么还活在世上干什么,你怎么不去死?”

    楚寒刚刚活泛点儿的心思瞬间坠到冰点,与此同时,一根小指粗细,三寸长的飞钉擦着他的脸就是钉在了他身旁的石头上。

    脸上火辣辣的疼,有鲜血缓慢流下,楚寒没有抬袖擦拭,心头震动,苦笑连连。

    他终于知道为什么没有见到这黄蜡头的兵器了,原来他的兵器都藏在袖子里,是这极为阴险毒辣的透骨钉,隔着两丈的距离,随手一发竟是整根钉子部都没入到了石头里。

    楚寒不觉得自己的脑袋比石头更硬,脸色苍白,带着森森的血点,左侧脸颊上的伤口依旧在汩汩的流着鲜血。

    看着他这幅样子,那黄蜡头也是冷笑一声,说道:“我劝你给我老实点儿,以后就跟着我们兄弟俩伺候我们,看见爷的本事了没,若是把我们伺候好了,说不定一高兴就传你个一招半式,哪里是你这点儿银子换的来的。”

    打一棒子再给个枣,这本是训猴子的手段,楚寒怎么也没想到,有一天,这种手段会用在自己身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