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铁臂僧

作者:罗大王 |字数:5123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盛华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九龙圣祖

    楚寒眼中,阴冷的光一闪而逝。

    他年纪虽小,可是很多事情却又都看的通透,一点儿都不像个十三岁的孩子,从而,生活也失去了很多乐趣。

    但有些事情,有时候即便知道,也没有解决的方法,这些事情通常是粗暴且无理的。

    不过幸好,这黄蜡头说话也是算话,待两个人分完银子之后,果真没有随手把他杀死在这林子里,而是带着他继续往南边去了。

    这算是一个好消息,虽然目的地未必相同,但是起码顺路,接下来想的事情就是如何摆脱他们,到那里查探一下齐天宗是个什么地方了。

    或许可以向这两人打探一下齐天宗是什么地方?

    楚寒这般想着,可是此时两人在赶路,不知道是要去哪里,楚寒没有问,他们也绝不会告诉楚寒。

    太阳很大,两人走得不快,但也不慢,大步迈了出去,楚寒需要一路小跑才能跟上,加之一夜没睡,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成行的岸柳,旧的叶片早落了,新的叶儿已经长了出来,在道旁投下了大片的凉阴。

    三人寻了个舒服的位置靠着,估摸着是得了银钱,心情不错,那黄蜡头笑着说道:“没看出来,你这小子细胳膊细腿儿的,一路走下来,竟是没有昏死过去,毅力倒不错,若是有机会,爷爷我或许真的会收你做个徒弟,把这一手透骨钉的本事传授与你。”

    对于这话,楚寒虽是然不信,却仍勉强装作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使得二人一阵放声大笑,心里却想着,若是我真的学会了你这透骨钉,死在钉下的第一个人就是你。

    接过那虬髯大汉扔过来的干硬几乎咬不动的大饼,使劲的啃着,又仰头猛灌了几大口凉水,只觉得浑身通透,整个人像是活过来一般。

    “黄皮子,你小心点儿,我看这小子有几分狠劲儿,若是日后他真的学到了本事,你怕不是要倒了大霉。”

    那虬髯大汉看着粗犷,心思却是极细,看着楚寒吃饭的样子,嘴角浮起一抹难以捉摸的笑意。

    被看清了心思的楚寒微微一怔,把嘴里那口饭咽了下去,连忙笑着说道:“大人这话从何说起,小的就是练上十年,也摸不着您老的衣角啊。”

    虬髯大汉却只是笑,一手指着楚寒,说道:“你看看。”

    黄蜡头那干瘦的小脑袋在风中晃了晃,摇头笑道:“这小子确实是个狠角色,不过现在确实嫩了点儿,我刚才搭过他的脉,没有任何练过武功,否则的话,我估摸着已经把他杀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直盯着楚寒,毫不掩饰,杀气扑面而来,分明是炎炎夏日,楚寒却觉得通体生寒,脸色苍白,呼吸都有些不顺畅了。

    必须赶紧想办法离开了,否则的话,不知什么时候,这黄蜡头稍微一不高兴,可能就会取了他的性命。

    他抬起头,想要说些什么,可正恰巧撞上黄蜡头抬手,未看清有什么动作,只听得衣袖震动,啪的一声轻响,三丈外树上一只雪白色的飞鸟就是应声而落。

    “哈哈,小子,快去捡过来,今晚开荤!”

    楚寒跑了过去,拎起飞鸟,打量了一眼鸟身上那钉的死死的透骨钉,有着三个棱角,棱角间有着幽深的血槽,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鲜血就是被放了个干净。

    只看一眼,他就知道,这是杀人的利器。

    透骨钉,顾名思义,力可透骨,先前黄蜡头第一次施展,连那坚硬岩石都可深入其中,可是第二次见黄蜡头施展,速度仍是快的看不清,却是连一只鸽子都没有洞穿,可见这透骨钉并不是快准狠那么简单。

    可是其中玄机,就不是楚寒一个武道门外汉凭着一双眼睛就能看得出来了。

    不一会儿,李文硕腰间的东西,除了那空掉的酒壶和那根本不被两人看在眼里的短刀,又多了一只肥胖的白鸽。

    他脸上没有任何的喜色,极为认真的看着周围的一切,脑海中所想的,就只剩下如何从这两人手中逃出去。

    他不想像一只鸽子一样平白无故的死去。

    怎么逃呢?

    自己手上所有的,就只有一把短刀,一只酒壶,一只死鸽子,或许还有手边的几株断肠草。

    偷袭?

    这两个字眼在脑海中浮现的一瞬间,就被他否决了,以自己那三脚猫手段,和手中这柄着实普通的短刀,死的绝对会是自己。

    酒壶看似无用,但还有一只鸽子。

    晚饭中加点儿断肠草?

    鸽子估计会交给自己处理,下毒容易,而且鸽子就那几两肉,就算炖汤,估计也不会有一口到自己嘴里。

    可关键的是,毒发的过程,两人也绝对不是毫无反抗之力,一旦发现有何异样,自己同样必死无疑。

    楚寒沉默,暂时放弃了这两个想法,问题又回到了原点,他还是太弱了。

    但他起身上路的时候,仍是不着痕迹的拔了两株断肠草藏进了袖子里。

    时间一点点儿过去,还未到晚上,事情就又发生了变化,当时楚寒只听得一阵放肆的笑声从背后传来,尚未转身,一空着双手,披着一身破袈裟的光头和尚就是从他们头顶越了过去,挡在了他们前面。

    楚寒见过和尚,不过都是那种衣衫整洁,在寺庙里打坐念经的和尚,这般疯疯癫癫,三分像疯子,七分像土匪的倒是从没有见过。

    而且楚寒发现,这和尚出现的一瞬间,那黄蜡头和虬髯大汉脸色瞬间变得煞白,竟是一副极为恐惧的样子。

    这大和尚又是谁?

    疑惑很快得到了答复,只见那虬髯大汉上前一步,咬牙说道:“铁臂僧,你拦着我们兄弟二人的去路作甚?”

    和尚大笑,说道:“岳老三的单行刀和黄皮子的透骨钉,和尚我久闻大名,早就想讨教讨教,只不过,两位还是先把东西交出来,我或许还能给你们留个尸。”

    东西,什么东西?

    楚寒瞪大了眼睛,悄无声息的退了一步,不知道什么情况,他也不敢直接跑,站在原地仔细的盯着身前的两人。

    他发现黄皮子的手下意识的挡在了腰间褡裢前面,这褡裢里装的什么?

    是不是就是那铁臂僧要找的东西?

    楚寒又退了两步。

    黄皮子当然知道楚寒在后退,他心思阴狠,若是平时楚寒这么干,他一定一根透骨钉就要了他的命。

    可是这个时候,他必须把部的心思都放在眼前的这个大和尚面前,否则的话,两人可能都要交代在这里。

    这岂不正是楚寒逃走的好机会?

    可是楚寒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跑的再快,也快不过黄皮子手中的透骨钉。

    而且,不只是这岳老三和黄皮子,对面那明显更加强势的铁臂僧看到他跟着黄皮子和岳老三在一起,真的会让他走?

    他站在原地没动,岳老三却是冷笑了一声,说道:“铁臂僧,我们兄弟知道你的厉害,但是到嘴的宝贝,实在没有吐出去的道理,更何况,你既然来此,也一定知道它的珍贵,为了这东西,我们兄弟可是把命都豁出去了。”

    铁臂僧嗤笑一声,肌肉虬结的双臂垂在身侧,说道:“那你想怎么办,贫僧可也没有空手而归的习惯,难不成,你叫我花钱买?”

    岳老三冷哼一声,说道:“我是说,你可也知道,这东西是从谁手里弄出来的,你拿了它,齐天宗的人当真会放过你?”

    楚寒竖起了耳朵,他从第二个人口中听说了齐天宗三个字。

    可铁臂僧却只是冷笑,满脸的不在乎。

    这态度岳老三可是没有料到,毕竟齐天宗那样的庞然大物,这天南大地,任何一个人都不敢有分毫轻视。

    黄皮子吐了口唾沫,冷冷的说道:“蠢货,还没看出来么,这个家伙打算黑吃黑,齐天宗所有人都知道,这宝贝是我们兄弟二人偷去的,今日他杀了我们,夺了宝贝,找个地方把我们一埋,这世上谁还知道我们两人死了,谁知道是他铁臂僧杀的我们?”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