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杀人

作者:罗大王 |字数:4741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盛华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九龙圣祖

    听了这话,岳老三一怔,连带着楚寒也沉下了脸,没法否认,黄皮子说的很有道理。

    他自然是巴不得这两人去死,可是他们死了,铁臂僧会放过自己?

    毕竟如果岳老三和黄皮子死了,这世界上,知道那和尚还不知道是什么的宝贝被铁臂僧夺走的,就只有自己了。

    这个时候,铁臂僧开口了,他笑着说道:“人人都说黄皮子精明,看来这话说的没错,既然不愿意交出来,那么贫僧从你们的尸体上拿也是一样的!”

    说话间,他已经出手了!

    铁臂僧人如其名,两条胳膊臂力惊人,传说单手便可以提起五百斤重的铜钟,爆喝一声,直直的一拳挥出,隔着老远楚寒就感觉到了扑面的劲风。

    这一拳自然不是奔着楚寒来的,但是他也下意识的退到道旁,倒没有趁机逃走,虽然心已经紧张的砰砰直跳,但他的眼睛却是一眨不眨的盯着这一拳。

    他从小生活在溪北巷子那个阴暗的世界里,见惯了血腥,暴力,自己也打过不少架,甚至杀过人。

    却是从来没见过这么打架的。

    仅仅一个动作,铁臂僧整个人就仿佛‘活’了过来,浑身的骨头劈啪作响,拳风撕裂了飘在半空中的落叶。

    这一拳威势简直前所未见!

    这就是杀人的技法?

    这就是武功?

    这一刻起,楚寒受到了莫大的震撼,只感觉到浑身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他发誓,自己一定要学武。

    而这岳老三和黄皮子前面虽然势弱,在江湖上却也不是什么善茬,面对这一拳,黄皮子身形灵活的向着一旁闪去。岳老三则是丝毫不避,一刀砍向铁臂僧的拳头。

    拳头再如何凶猛,又如何比得过杀人的刀?

    与此同时,黄皮子也是袖口翻动,两道细小的银光爆射而出,在空中一闪而过,发出了刺耳的尖啸。

    两根狭长阴险的透骨钉,直接封死了铁臂僧的退路。

    这几人相争,竟然是一开始就要分生死!

    面对这必杀的死局,铁臂僧只是冷笑,他伸手一扯,身上袈裟在身前一卷,绸缎制成的袈裟竟是将那威势惊人的透骨钉从半空中卷下。与此同时,他探出的右拳竟是开始往后撤去,这威势惊人的一拳竟是虚招!

    岳老三一刀劈空,力量用错,气血翻涌尚未平静下来,那袈裟便是甩了过来,缠上了他的刀。

    “给我撒手!”

    铁臂僧一声暴喝,左臂一震,力道透过袈裟传了出去,直接震得岳老三撒了手。

    三人打的正酣,谁也没有注意到,楚寒已经悄悄溜了。这本就是最好的时机,他已经发现,除非这三个人都死了,否则自己还留在那里,便是只有死路一条。

    他一个转身便是没入了道旁的密林,也不管方向,径直的向前跑着,满地的葎草在他瘦弱的小腿上留下无数道细小的红痕,顶着大太阳,汗水混合着伤口,又疼又粘,十分难受。

    可是他一步也没有停,直到已经听不到身后打斗的声音,他依然在前进。他虽不懂武功,却也看得出来,那样的战斗,可能眨眼间就会分出胜负,根本没有太多时间供他逃跑。

    他不知跑了多久,抬头看着天空,太阳西沉,他终于停了下来,靠着一颗白蜡树,大口的喘着粗气。

    他跑不动了,头晕,还疼,浑身的肌肉也是酸疼无比,天气这么热,跑了这么久,他身上现在却已经不流汗了。但这绝不是什么好事。

    太长时间没有喝水,他已经严重的中暑脱水了,再这样下去,就算身后的密林里不会突然的冒出什么人或是野兽,他也必死无疑。

    借着树荫的遮蔽,他强行压下心里的恐惧,闭上眼睛,开始休息,大概有一刻钟过去,他恢复了些体力,继续往前走。

    只不过这次他走的有些慢,身子也有些踉跄,不过他的眼神却是异常的坚定,他必须向前走,他知道背后一定有什么东西追过来了。

    确实,追过来的是黄皮子。

    楚寒匆忙逃跑,在这树林里留下了太多的踪迹,虽然费了些时间,但是以他的轻功,追上来并不是什么难事。

    岳老三已经死了,不过也正是因为他的死,黄皮子找到了一个机会,三颗透骨钉直接贯穿了铁臂僧的琵琶骨,废了他的双臂。

    铁臂僧惊惧之下退走,虽说他自己也是受了很重的伤,但是只要有这宝贝在,还愁这点儿伤势?

    强忍着胸口灼痛的感觉,继续前进,现在所需要做的,就是杀掉这个不知道看到多少事情的小鬼,然后自己再去中州,那么远的距离,即便是齐天宗的手也伸不过去。

    他看着地上纷乱被趟出一条路的草叶,上面还挂着些许碎布片。他冷笑一声,心道小鬼就是小鬼,怎么逃得出我的手掌心?

    他继续向前走,看到了一棵白蜡树下被坐的折断的草叶,他知道,自己离对方不远了。可是他又走了一会儿,他发现,所有的痕迹都在一棵大树前面停止了,他甚至听到了略微有些急促的呼吸声。

    终于跑不动了吗?

    他站在离地有一丈高的树枝上,看着那棵树,冷笑一声,说道:“小子,你怎么跑这么远了,乖乖的出来,渴了吧,大爷这有水。”

    树后面没有人回应,可是呼吸声更加急促了。

    黄皮子又是冷笑一声,想要过去,可是低头一看,脚下是一层又一层的葎草,这东西又叫拉拉秧,真要两只脚踩进去,待会儿可有罪受了。

    他奋力一跃,直跳出了有三丈远,恰巧跳出了那葎草的范围,可还未落地,一个黑影便从树后冲了出来,直往他的怀里撞去。

    见到这一幕,黄皮子先是一怔,随后却只是冷笑,这个小鬼竟然主动出击,勇气可嘉,但是太蠢。

    凭他的武功,就算受了重伤,又怎么是一个十三岁的小鬼可以敌得过的?

    更何况,以楚寒的速度,甚至他落地之后,楚寒都冲不到他的身前。

    夏日的森林里响着聒噪的蝉鸣,单调的声音中忽然传出一声惨嚎,惊起了无数的飞鸟,随后惨嚎戛然而止。

    黄皮子用尽最后的力气,将怀里的楚寒推了出去,看着刺穿脚底,从脚背上透过的,刀子般锋利的石块儿,看着心口那把锋利纤薄的小刀,苦笑一声,便栽倒在了身后那层层的葎草中。

    人这种东西,无论是好人还是坏人,有时候总是天真的可爱,没有到真正绝境的时候,总以为自己掌握着一切。

    可是等真正到了绝境,落入陷阱的时候,再醒悟,却是已经有些晚了。

    楚寒被黄皮子那一推,也是撞到了身后的大树,后背火辣辣的疼,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他的气力已经用尽,一双眼睛却是死死的盯着眼前的黄皮子,眼中仍带着丝丝警惕意味,他向来是个十分谨慎的人,却总爱做一些冒险的事情。

    他也不想。

    谨慎的人又怎么会喜欢冒险?

    可是有时候,不冒险就活不下去,他不想死,就只有去做一些自己不想做的事情。

    歇了一会儿,楚寒知道,自己不能再歇下去了,树荫下虽然凉快,却是没有水,再这样下去自己迟早会死的。

    他的眼睛盯上了眼前的黄皮子,看着他腰间鼓囊囊的褡裢,却是没有瞧见水囊,禁不住有些失望。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