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万年朱果

作者:罗大王 |字数:5044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盛华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九龙圣祖

    再好的宝物,又哪里比得上自己的命重要?

    但他仍上前捡起了褡裢,丝毫不在乎黄皮子身上的血迹,从他怀中摸出了一本满是褶皱的书,翻了两下,似乎是透骨钉的秘籍,不过他看不太懂,还找到一包银子,一起放在褡裢里挂在肩膀上。

    又仔细翻了一下黄皮子扯碎的衣袖,从衣袖伸出找到了两根绑的结结实实的透骨钉,仔细收好。

    这个时候,他才仔细打量起了这从褡裢里摸出来的锦盒。

    这锦盒四四方方,红中带黑,倒是没有什么奇怪之处,楚寒伸手一掰,很轻松的就将其打开。

    掰开之后才发现,这锦盒内壁,竟然另有乾坤,通体是珍贵的寒玉所制。

    可真正吸引楚寒目光的,却是锦盒内,那一个红彤彤的果实,形似樱桃,实际上却是有鸡蛋那么大。

    锦盒方一打开,楚寒就闻到了浓浓的果香,一下子就把他的口水给馋了出来。

    黄皮子拿它当宝贝,楚寒却不是那么在意,一伸手便将这红彤彤的果子捞在了手里。这果实不但闻着诱人,看着也诱人,通体晶莹,像是红色的宝石。

    楚寒想也不想,张嘴就咬,他实在太渴了,再说这宝贝,如果真的像黄皮子和铁臂僧说的那么珍贵,一直带在身上也难免招惹杀身之祸。

    轻轻咬了一口,当晶莹闪亮的红色果皮破开的刹那,顿时让人感觉到了一股馥郁芬芳的香气直冲五脏六腑,弥漫在周身,精神百倍。

    鲜嫩的汁液顺着喉咙下了肚,在他的身体内产生了难以想象的变化。

    楚寒也是错愕,无论前世还是今生,他别说见过,就是听都没有听过这么神奇的东西,这究竟是什么?

    仙家的果实?

    他忍不住又咬了一口,直接将这果实咬下了大半,只觉得一股清气在自己体内窜来窜去,却是只让人浑身舒适,飘飘欲仙。

    果子没有核,本身又不大,他三两口就吃了个干净,只觉得齿颊留香,吃完之后,用舌头舔了舔嘴角残余的汁液,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

    天南的夏日里,即便你喝多少水,都是无济于事,都会感到口渴,可是此刻,楚寒却是感受不到丝毫干渴之意,反而浑身清爽,连那种空气中的炙热似乎都消失了。

    用了一小会儿确认自己真的没事,他才继续往前走,这只顺着原路返回,速度不快,却也不慢,终于是在天黑之前来到了大道上。

    这个时候,体内那四处乱窜的清气似乎已经沉寂下来,但他仍旧能感受的到,那些清气依然存在。

    天虽然黑了,他却一点儿都不困,随意找了些草药揉碎了敷在腿上划伤的红痕上,继续前进。

    三天之后。

    天南齐天宗。

    齐天宗宗门所在,是七座连在一起,犹如七柄出鞘利剑,直插入云的山峰,这几日,也正是齐天宗每三年一次开门收徒的日子。

    不知是楚寒来得巧,还是燕落天算准了他赶路的时间,他来的不晚不快,只等第二天,齐天宗的收徒测试就要开始了。

    “叫花子让开!”

    快马蹄声如雷,楚寒尚未反应过来,一条软鞭带着呼啸的劲风就抽了过来,刚一转头,就觉得身体仿佛飘在云端,脚下浑不着力。

    等他反应过来,人已经安安稳稳的站在道旁小店门前了。

    他怔怔的望着长街中央,只看着连成一队,数十匹纯黑色的骏马在骑士熟练的驾驭下,十分猖狂的奔过街头。

    等他看清的时候,骏马已经从身边疾驰而过,楚寒虽吃了不少灰尘,却也知道,刚才那一鞭子是救了自己的命,所以也没什么怨言。

    身后就是酒馆儿,他准备进去吃点儿东西,可是身子还未转过去,一枚铜钱便丢到了自己的脚下。

    身旁一个身高一米六,体重两百斤,偏偏还头顶逍遥巾,手拿清风扇,腰间佩剑,看起来滑稽至极的小胖子,负着手,从他身边施施然走了进去。

    楚寒瞧了他两眼,发现他实际上已经满头大汗,难受的很,这才低头捡起那个铜板,用衣服擦了擦就扔进了褡裢。

    白捡的钱,不拿白不拿。

    而且他这一路赶来,风尘仆仆,看起来确实跟个叫花子没什么两样。

    他转身走入店中,只走了一步,就被人拦住了,这次拦住他的是店小二。

    和世间千千万万个店小二一样,他肩膀上搭着条白毛巾,平时走路总是低头弯腰,赶叫花子出门时却又是趾高气扬。

    店小二厌恶的瞥了他一眼,摆了摆手,说道:“赶紧滚,要饭去别处要,这里什么都没有!”

    楚寒瞧都没瞧他,只是从褡裢里摸出一块儿十两的纹银,吧嗒一声放在了桌子上,继续往里走,边走边说道:“给我准备一个房间,一盆热水,一件儿换洗的衣服,一桌好酒好菜。”

    银子扣在木桌上的声音清脆响亮,店小二也是一怔,看着落桌的银子,态度瞬间就变了,低头弯腰赔上笑脸,扯着嗓子高声喊道:“上房一间!爷您里边儿请!”

    有钱又是否真的能使鬼推磨?

    就连刚刚进店,还没有坐下的那小胖子,看着楚寒,也是意味深长的笑了笑,说道:“有意思。”

    楚寒也觉得这地方很有意思,地方不大,却是各种人物都能见到,泡在清水里,整个人似乎都轻松了几分。

    齐天宗下的这座小镇叫金钱镇,俗气至极的名字,楚寒却挺喜欢。只不过这些人好像都是为了齐天宗收徒而来的。

    看来洗完澡还是要去楼下打探一下,不然的话,消息太过闭塞,明天说不定要吃亏。他这样想着,随后就是下了楼。

    他换上了一身纯黑色的劲装,锋利纤薄的小刀藏在腰间,手指随时都能够到的地方,就这样一步一步的下了楼。

    这只是个十三岁的孩子。

    可是他的眼睛却仍是下意识的流露出孤独,桀骜不驯,野性十足等种种气息,让他显得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四下扫视了一圈儿,他的目标便锁定了一个人,坐在酒桌旁喝酒吃肉的小胖子,因为这客栈里人虽不少,他看着却最是显眼,而且年纪看起来也不大。

    在楚寒下楼的时候,小胖子也在注意着他。

    没有办法,不再是叫花子样子的楚寒实在是太惹人注意了,只不过太过独特,实在是不招人喜欢。

    这种感觉,在他看到楚寒眼睛的时候,强烈到了极点。

    楚寒来到小胖子身边,说道:“我能坐这儿吗?”

    小胖子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抬起头,看着楚寒,说道:“你也是来参加齐天宗选拔弟子的?”

    楚寒一怔,点了点头,便径直坐了下来,说道:“第一次来,很多地方不懂,有些事情想请教你。”

    一听这话,小胖子倒是乐了,说道:“你倒是直接,我也喜欢直接的人,你叫什么名字,或许我们可以交个朋友。”

    楚寒心想,你不也是直接的多?

    他也喜欢跟直接的人打交道,因为他着实很怕麻烦。虽说他所要做的事都是麻烦无比的。

    他说道:“楚寒。”

    小胖子心里默念了一遍,记住了这两个字,伸出自己的手,说道:“我叫南宫海,以后,我们就是兄弟了。”

    楚寒瞳孔微缩,想了想,问道:“你几岁?”

    “十二岁,怎么了?”

    “没怎么。”

    楚寒摇了摇头,最终仍没伸出自己的手,好在小胖子此刻已经忘记了握手的事情,只是有些疑惑,却是不知道,自己在楚寒心中已经被打上了儿童的标签。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