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各显神通

作者:罗大王 |字数:5547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都市天龙至尊

    这个时候,有一个人站了出来,这个人一身紫衣,腰佩长剑,正是那不可一世的柳正则。

    作为天南武林年青一代中声望极高的人物,没人认为这一条小河就可以拦住他。

    就连楚寒此刻也把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想看看这个家伙,是如何过的河。

    下一刻,柳正则动了。

    岸边传来阵阵惊呼,没人注意到,就连对面的那三名齐天宗弟子,看着柳正则的动作,也是瞳孔微缩。

    一双燕子从远方飞来,停在河边的柳树枝子上,身子轻盈,似乎在捉虫。

    可是柳正则脚尖在河岸上轻轻一点,整个人竟好像比这燕子还要轻盈一般向前掠出,直窜出了十丈远去势才尽,整个人开始向河中央落去,仿佛下一刻就会跌进水里。

    可是还没等看得人反应过来,他的脚尖就已经点在了河面上,只荡起了轻轻的水波,他整个人就再次腾空。

    眨眼的功夫,等他再次落下,人就已经到了河对岸。

    “姓名?”

    马脸男依旧一脸的冷漠,可是一双眼睛看着柳正则,眼神却不像之前那般凌厉,反而透露着几分欣赏。

    可柳正则似乎连这马脸男的面子也不给,仍旧是那副高傲样子,双手垂在身侧,双目游历没有焦距。

    他冷声说道:“柳正则。”

    马连男子眉头微皱,似乎有些不悦,但仍是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点了点头。

    然后柳正则便走到一边站着,脸上看不出任何其他的神色,仿佛通过挑战,进入齐天宗,对他来说,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直到这个时候,河岸的另一边才炸开了锅,人们疯狂的议论着。

    讨论的内容当然不是这齐天宗的考验有多难,毕竟,这看起来确实简单了些,他们只是在议论着柳正则方才展现的武功。

    习武之人,只要达到洗髓境,内气充足,以轻功横渡江河并非什么难事。

    如今虽然只是一条不起眼的平静小河,但是柳正则过得也是十分轻松,相信即便是一些大江大河,费些力气也是过得去。

    只是柳正则今年才十六岁啊,一身武功竟然已经到了洗髓境,这般天赋,怎么能不让人吃惊?

    就连始终站在马远豪身旁的‘天王刀’此刻也难以平静,他苦练刀法三十余年,直到三年前,才一举踏入洗髓境界,看着眼前的柳正则,心中又怎么能忍住不冒出些许醋味酸意?

    过了老半天,人们的议论依旧没有停。

    南宫海依旧在那里碎嘴,楚寒依旧一句话没说,他只皱了皱眉头。别人的武功高低和他没有关系,他皱眉头,只是因为柳正则虽说第一个过河,却对他没有半点儿的帮助。

    毕竟他连武功都不会,更别说轻功渡河了,只是难道真的跳下河游过去不成?

    事情真的这么简单?

    这个时候,又一人站了出来,这个时候人们的议论声才小了一些,更多的目光投入到河岸上那个瘦瘦小小,乞丐打扮的少年人身上。

    少年的头发乱蓬蓬的,浑身上下都很脏,由于长期饿肚子,脸上呈现出一种不健康的暗黄色。

    他就是一个乞丐。

    但是只要你通过了考验,就算是一个乞丐,也可以进入齐天宗,这是几百年来都没有变过的规矩。

    人们的目光盯着小乞丐。

    小乞丐的眼睛则盯着这条河。

    只要过了这条河,从今以后,他就不是命薄如纸的乞丐,而是高高在上的齐天宗弟子。

    人世之中,地位的变化有时候不就是那么反转突兀?

    他水性不错,没有理由不拼一下。即便有理由,他难道就会放弃?

    于是他就跳入了河中,双臂有规律的划开水流,几个呼吸的功夫就游到了河中央,似乎根本没有费什么力气。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这个瘦小的人身上,只不过,河岸上那些原本金钱镇的居民眼中却是露出了些许惋惜之色。

    只见下一刻,小乞丐开始剧烈的挣扎,青碧的河水随着他的手臂开始翻腾,他的脸上满是惊恐,想要呼救,可是刚张开嘴,翻涌的河水便灌进了他的嘴里,水里好像有什么看不见的怪物一样,在拉扯着他的身体,只三两个呼吸的功夫,水面重新变得平静。

    河对岸的三个齐天宗弟子神色也平静的如同这水面一般,似乎早就知道会如此,于是小乞丐就死了,一条鲜活的生命就消失了。

    齐天宗的弟子眼中依旧只有冷漠,至于他们的内心有没有丝毫波动,那只有天知道,估计他们的心里也是江湖上广为流传的强者思想:强者生,弱者死。

    岸上的人,无论修为高低,都感到一种莫名的寒意,以及没由来的恐惧。这恐惧来源于未知,和水下那看不见的‘鬼怪’。

    以致于,一时间竟是无人敢下水。

    楚寒也一样,他的脸色略微有些苍白。

    这水下到底有什么?

    这个时候,又有一人站了出来,这人便是南宫海。

    只见他伸手在地上抄起几根枯枝,随手扔到水面之上,整个人就向前窜出。别看他人又矮又胖,速度倒是奇快无比,三五步的功夫就踩着树枝到了河中央,轻松越过,又是三五步,就来到了河对岸。

    这一手轻功本事虽说不及柳正则,但也是极为亮眼,也让岸边看得人明白了一个道理:只要你有些轻功底子,过这小河并非什么难事,如果想靠水性游泳,那水底下的‘鬼怪’可不会让你那么轻松就过去。

    南宫海过河之后,也是松了一口气,他武功境界不高,只是自家家传的武功便是一门轻功,所以打小练得就不错。

    转头看了一眼河对岸,想招呼一下自己那位刚认识的朋友,却已经看不见了楚寒的身影。

    楚寒到哪里去了呢?

    他似乎又饿了,来到那一堆摊贩中间,买了两个包子,挑了一块儿银料最足最纯的银子递了过去。

    他很心痛,小贩儿很高兴。

    楚寒想了想,问道:“大叔,这河里究竟是怎么回事儿,难不成还真的有水鬼捉人不成?”

    小贩儿在手中掂了掂银子,笑着说道:“有没有水鬼不知道,我喝这河里的水喝了几十年,反正是一次都没有见过,不过这河水看着平静,水面下倒是有一股暗流,真到了河中央,别说是人,就是一头水牛你也别想出来。”

    一听这话,楚寒恍然大悟,谢过小二之后,便是头也不回的钻到了一旁的树林里。

    他要干什么呢?

    这无人关心,只见时间一点点儿过去,轻功好些的早已过了河,剩下的人,知道游泳不可取,小镇中也没有船只之后,也是开始想起了办法。

    期间不信邪,非要下水的足有接近二十人,他们也不是莽夫,二十人一齐下水,想着即便真的有水鬼,最多也就死一个,那么就看谁倒霉了。只是一到河中央,二十个人就齐齐没了踪影。

    这下可把岸边的人给惊住了,难不成这水中鬼怪还不止一个不成?

    吃惊的人继续吃惊,早就知道水底有暗流的人继续在一边幸灾乐祸,却也是毫无办法。

    直到一位精瘦黝黑的少年,拿着一根长竹竿撑地奋力一跃,跳过河中央,然后顺利游过河之后,过河的人便逐渐多了起来。

    但即便掌握了方法,失败的人仍是很多,没到河中央的人不甘心,继续往对面游,到了河中央的人,挣扎两下,直接就没了踪影,是以这平静的河水,短短的时间内竟是不知吞噬了多少条人命。

    有金钱镇的居民,看着这条清澈的小河,以及河边依旧跃跃欲试的人群,叹息着说道:“这河水啊,以后是喝不了喽。”

    日头已经快到了头顶正中央,时间快到了,此刻过河的已经有一百来个人。

    南宫海虽说过了河,依旧在马脸男的身后来回踱着步子,因为直到此刻,他依旧没看到楚寒的影子,难不成真的是被这一条小河吓破了胆?

    身旁马远豪打着哈哈,说道:“别找了,他早就走了,其实走了也好,省的在这里,白白丢了性命。”

    他也用一根长竹竿儿撑着过了河,差一点儿就没了性命,但好在有惊无险。

    对于这话,南宫海只是一声冷哼,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看着河对岸,心里却也是在打鼓,毕竟要说真的,他也不了解楚寒。

    可是忽然间,他跳了起来,一根手指指着河对岸,大声喊道:“你看,他来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