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水寒刀法

作者:罗大王 |字数:5252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极品全能学生无上神王绝世高手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你是什么神至尊重生吃神

    齐天宗宗门共有主峰七座,如七柄利剑直插云霄,远远望去,蔚为壮观。

    而一些不起眼的小山峰,已经不计其数,却也是同样的景色秀丽宜人。

    在这连成一片的山峰中,有做山峰叫百炼峰,山上有很多独立的小院儿,楚寒这一百一十四名外门弟子就生活在这里,每人一栋院子。

    除了他们之外,这座山峰上,还有很多以前就住在这里,没有进入内门的外门弟子,他们有些没日没夜的练着功,有些却已经看着足有二三十岁。

    深夜。

    残月如钩。

    楚寒再次拥有了一座属于自己的院子,和很多人一样,他也没有睡着,不过却不是因为激动。

    他坐在小院儿的石凳上,借着月光看着桌子上的东西。

    一把黑色的刀,两本秘籍,两根透骨钉。

    月光之下,刀未出鞘,倒是那两根透骨钉闪烁着摄人的凶光,森冷的血槽呈现出淡淡的褐色,仿佛将要饮血。

    透骨钉,力可透骨的霸道暗器,又从黄皮子那里见识到了它的威力,楚寒现在可是手痒的很,几乎抑制不住的想要拿出来试一下。

    可是看了几眼之后,他便将透骨钉和那从黄皮子身上搜出的秘籍收了起来,毕竟这是在齐天宗,如果被发现黄皮子死在自己手里,难免又会多上很多麻烦。

    他翻开了那本水寒刀法。

    这刀法前面一半都是在说一些用刀的手法和技巧,楚寒部看了一遍,很多地方似是而非,很多地方根本就看不懂,一直到了后半部分,才是正统的水寒刀法招式。

    说是招式,不过三十六张似是而非的草图,配上寥寥几句话,看得楚寒直皱眉头。若是单单这么练,该练到什么时候才能有些真本领?

    楚寒不懂武功,也不敢做什么论断,只觉得还是先试一试为好。

    于是他拿起了那柄漆黑的刀。

    只听噌的一声,铁刀就被他从漆黑的鞘中抽了出来。

    刀锋雪亮。

    只看着那森寒的银刃,楚寒心底就升起了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他看的出来,这刀极快极利却不够坚韧。

    不是什么出自名家之手的好刀。

    不过却绝对是杀人的利器!

    楚寒照着那水寒刀法上图片的姿势一招一式的练了起来,他从没练过武,这几张图片又太过单调,没人指导的情况下,自己瞎捉摸的招式必定有什么地方不对。

    不过他并没有什么感觉,毕竟自己只是试一试,可是不试不要紧,这一试之下,只觉得,这三十六招也太过简单。

    他照着部使了一遍,竟是没有耗费什么力气一样,觉得浑身舒畅,通体轻盈,仿佛整个人都伸展开来,清凉的感觉从丹田之处升起,涌向四肢百骸,滋润着每一寸血肉,舒服的楚寒几乎呻吟出声。

    楚寒知道,这必然又是那朱果的功效,否则的话,单是把手中这七斤六两的刀挥舞这么几圈,便要出上一身的汗。

    而现在,这种疲惫的感觉变的极为舒适,让他几乎忍不住的继续练刀。

    照着图谱练上三遍之后,那些刀法招式就已经完印在了他的脑海里。每用出一遍,这刀法就熟练一分。

    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竟会记得这么快,这么熟。

    月色下,石桌上的秘籍被清风吹得哗啦作响,一页页翻开。

    石桌一旁的空地上,银光舞成一团,刀锋斩破空气,呼啸作响。

    ……

    齐天宗

    七峰之一的天柱峰上,一座座青砖绿瓦堆砌而成的小院儿横陈在山崖之上,犹如嵌在巨龙身上的鳞片。

    其中一座小院儿里。

    方勇正和对面的‘李师兄’一起喝着酒,准确的说,应该是李师兄在喝酒,他在倒酒,态度甚至比白天时遇到还要恭敬谨慎。

    ‘李师兄’喝酒就是喝酒,除了夸这酒不错,其他的就再也没有说一句话。

    他不说话,方勇可就忍不住了。

    他说道:“师兄,这入门武功二十四本秘籍我虽没有练过,但也看过,没什么高深之处,却又分外难练,即便是最简单的一本起码也要下上三个月的苦工才能熟练掌握,也不知道究竟有什么用。”

    此话一出,李师兄笑了一声,看着手中的酒杯,散漫的说道:“是啊,我齐天宗根本不缺武林秘籍,除却七峰各自的独门绝技之外,各种精妙武功也都有收录,但你知道为什么,对待这些外门弟子却只拿出这些低劣的东西吗?”

    方勇早就想过这个问题,却也是百思不得其解,试探着问道:“难道是怕这些外门弟子有异心?”

    想到这里,方勇眼中故意露出几分狠意。

    可是李师兄此时却摇了摇头,说道:“人都是自私的,有异心很正常,又有谁不会为自己着想?再说我齐天宗称霸天南,又岂会担心区区几个叛徒?”

    “那?”

    方勇也是喝了一杯酒,皱起了眉头。

    李师兄看他这个样子,笑了两声,说道:“这下明白了吧,宗门里的任务,报酬越高,难度也就越高,你以为培养新人简单?”

    方勇抬头看着他的眼睛,自己的眼睛中满是困惑。

    李师兄苍老的眼睛也仿佛突然年轻了起来,看着他,毫不退让的说道:“这些人,充其量就是一些孩子,有些甚至连半点儿武功基础都没有,就算有,外面那些小宗派世家培养的基础,又如何能入的了我们齐天宗的眼?”

    方勇一拍桌子,恍然大悟,说道:“所以说,宗门故意发放这种劣质的,甚至故意修改,提高修炼难度的秘籍,就是为了让这些家伙一直练,练的时间越长越好,从而打好基础!”

    听了这话,李师兄点了点头,说道:“一个再简单的动作,练上一千遍,一万遍,总会和其他人有些不同。就例如这二十四本秘籍中最费力气的水寒刀,初次学刀,就算有些基础,没有个半月的功夫,都休想练到第十二式,更别说这三十六刀部使完了。”

    方勇点了点头,又给李师兄倒了一杯酒,笑道:“这武功啊,最怕招式用老,想这水寒刀昔年也是一门震动江湖的独门刀法,后来不知怎么的,招式秘籍都泄露了出去,任谁都知道其如何修炼,破绽在哪,也就逐渐沦为三流武功了。”

    听了这话,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李师兄眼中闪过一抹伤感,可是月色昏暗,即便是善于察言观色的方勇也没有注意到。

    他只继续说道:“李师兄,你说我带的那批人之中最有潜力的几个人是谁,要不要以后拉拢到我们天柱峰来?”

    李师兄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他仍旧没有闪躲,于是乎,李师兄用手指敲了敲桌子,说道:“第一自然是柳正则,他原本不知师承何处,现在也不知为何要来我齐天宗,但是小小年纪便是能够洗髓成功,实力就算和你相比,想必也已经差不了多少了。”

    李师兄这么说,方勇也不生气,因为整个宗门的人都知道,眼前这位李师兄,不光眼力好,而且从来不说谎。

    “剩下的那些世家弟子,一个个倒是稀松平常,靠着家学在开始时领先一步罢了,在我看来,反倒不如那些个没练过武的孩子。特别是那个练轻功的南宫海,我看他这辈子都要毁在自己那一身肉上。”

    方勇在一旁不住的点头赔笑,一字不漏的听着,每逢李师兄说一句话,他就连忙称是,即便他心里有时候并不认同。

    依靠家学暂时领先一步?

    殊不知有时候一步落后就是步步落后。

    可是他心里也是无比的震惊,因为就这一会儿,李师兄嘴中已经说出了几十个名字和对应人物的特点,这又是怎样的一种记忆力和观察力?

    方勇的态度越加恭敬,李师兄嘴里也没停,毕竟吃人家嘴软,喝了这么多陈年好酒,总要给些东西。

    “聂云的话,虽说是个女子,但是有股狠劲儿,只是不知道练武功的天赋如何,若是天赋也好,日后成就不可限量,若是不好,就是个早死的命。”

    “楚寒。”说道这个名字,李师兄顿了顿,放下了手中的酒杯,继续说道:“孤僻乖戾,难成大事。”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