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别来惹我

作者:罗大王 |字数:6057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盛华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九龙圣祖

    楚寒听到这话,转过身看了一眼瘦猴,说道:“叫我?”

    瘦猴点了点头,笑道:“楚寒,我在这里,邀请你加入大河帮。”

    他原本不想邀请楚寒的,这一点,整个大河帮的人都知道,可是此刻,他却又忽然改变了主意。

    再怎么样,聂云和楚寒只有两个人,还是两个怪人,无论加不加入大河帮,眼下里对他来说都看不出实际的作用。

    倒不如借此来展现一下大河帮的势力,不说给别人看,首先得让自己手下的这七八人彻底服气。

    可此话一出,没等楚寒有什么反应,南宫海就跳了出来,指着瘦猴的鼻子骂道:“你个黑猴子,谁给你的胆子来我们这儿抢人,是不是想死?”

    过河那天,大家就知道南宫海的武功不错,可是他那副样子,实在是没有什么威慑力,而且瘦猴也真的不怕他,他虽对自己的武功没什么自信,却也知道眼前这些家伙究竟有几斤几两。

    应该说,他很高兴南宫海跳了出来。

    瘦猴此时也站起了身,他的左手握住了刀鞘,收起了脸上的笑容,整个人变得前所未有的严肃。

    此刻他的眼中只剩了南宫海,他冷笑一声,说道:“你武功好又怎么样,我们大河帮上下团结一心,你以为真的会受你欺辱不成?”

    说话间,大河帮的七八人也是齐齐向前一步,明明只是几个十二三岁的孩子,可是手上拿着刀剑,也是气势十足。

    然后南宫海就怂了。

    没有办法,他知道自己打不过,就算加上楚寒也一样,别看楚寒整天一副高手的样子,他可是知道楚寒,那是真的没练过武。

    南宫海一退,瘦猴心里就冷笑一声,表面上却仍旧一副愤恨的样子,说道:“南宫海,我知道你是世家子弟,看不起我们,但是我们现在都是齐天宗的外门弟子,身份是平等的,你真的以为,现在你还能像以前那样欺压我们吗?”

    南宫海觉得很莫名其妙。

    自己以前什么时候欺负过他们?自己简直连见都没见过他们。

    可是瘦猴身边的人都不这样想,他们都是穷苦人家的孩子,以前的生活不仅仅是没练过武,可以说很是艰苦,经历过很多寻常人没有经历过的惨事。否则的话,他们也不会选择来齐天宗。

    此时此刻,他们简直把南宫海当做了以前欺压他们的那些人,眼中的愤恨怒火是南宫海见都没见过的。

    南宫海咽了一口口水,冷声说道:“你们想干什么,再上前一步,休怪本公子不客气。”

    “哈哈,南宫海,你看清楚好不好,现在不客气的,可是我们啊!”

    瘦猴冷笑着,他只站在原地,一步都没有上前,可是心中却早已乐开了花。这正是他想要的结果,教训一下南宫海,让那些学过武功的人知道他们的厉害,从而真正在这外门弟子中站稳脚跟,这不正是他想要的么?

    南宫海也不笨,他猜到了瘦猴的心思,心里一凉,知道自己低估了瘦猴。可他有什么办法呢?

    瘦猴说的很对,现在的他们,都只是齐天宗的外门弟子,谁的拳头大,谁的话就有用。

    南宫海的手已经握住了剑柄。

    他的轻功很好,那么他这把剑又如何呢?

    众人尚还没有机会知道。

    因为他的身前多了一个人。

    楚寒上前两步,恰巧挡在了南宫海身前。南宫海很胖,楚寒则很瘦,但是他挡在前面,却让人的眼睛再也无法去看南宫海。

    他站在这里,你就必须去看他。

    因为他的手中握着刀,和瘦猴手中一模一样的刀,漆黑的鞘,漆黑的柄。

    这两把刀又是否真的一样?

    瘦猴眯了眯眼睛,轻声说道:“你想干什么?”

    楚寒的脸上依旧只是冷漠,他同样看着瘦猴,四目相对,瘦猴微微一怔,他从这双眼睛中什么情绪都看不到。

    楚寒说道:“你刚才邀请我加入大河帮,我现在告诉你,我不加入。”

    他的语气十分的平静,就像在诉说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

    瘦猴一怔,随即冷笑一声,说道:“有意思,理由?”

    “没时间。”

    楚寒回答的干脆利落,这理由同样出乎瘦猴的意料,甚至在他看来,这就是敷衍。

    但是瘦猴没有生气,他现在是首领,该生气的时候,自然有人替他生气。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朱四九。

    朱四九练的武功是十字长拳,在师兄的指导下,练了几天,胆子也大了不少。而且他住的地方离楚寒很近,知道楚寒除了第一天去见过指导的师兄之外,一直留在自己的院子里。

    没有高手的指导,就算拿着一把刀,又如何会是自己的对手?

    这般想着,他就伸出了手。

    少年人学了本事,总想着要有表现的机会,而这种机会,总是要自己去寻找的。

    他的手臂比常人要长,肌肉有力,柔韧灵活,这是一条很适合练拳的胳膊。不过他伸出手用的却不是拳法,只是抓向楚寒的领子。

    这是他的习惯,以前在村里,他和别的孩子打架,一伸手就抓住对方的领子,而对方连碰都碰不到他。

    可是忽然间刀光一闪。

    楚寒拔刀出鞘,又入鞘,这刀光太快,一闪而没,以至于人们根本没有因这刀光而露出半分惊吓和恐惧的神色。

    但人们的脸上还是布满了惊吓和恐惧,这一点不但是朱四九,连带着面前的瘦猴和南宫海,以及四周的很多人都是如此。

    血。

    猩红的血!

    断臂飞起,然后落下,重重的砸在桌子上,落在南宫海还没吃完的饭里面,饭粒被染成诡异的红色,像是夕阳。

    “啊!”

    朱四九的惨叫声尖利而又刺耳,血水飞溅,溅了楚寒一身,楚寒也因此皱了皱眉头,没人注意到,他的眼皮也跟着跳了跳。

    瘦猴瞪着眼睛看着楚寒,下意识的退了一步,嘴巴微微张着,想要说话,却是根本说不出来。

    因为楚寒也在看着他。

    那双眼睛中是凛冬般的寒意,是狮子和老虎,是某种从没见过的凶悍野兽。

    朱四九身子一软,已经晕了过去。

    楚寒低头瞥了一眼朱四九,又看了看自己的手,自己的手上也有血,猩红的血,他觉得自己已经没有了嗅觉,可偏偏又感觉到了那刺鼻的血腥味儿。

    他抬起头看着瘦猴,说道:“以后不要来惹我。”

    他的语气很平静,完没有半点儿说狠话,威胁人的意思,只是在陈述一件十分平常的事情,可偏偏能让面前的人感到恐惧。

    说完他便转身走了,人们看着他的背影,纤瘦,孤独,可他的步伐分明又是那么的坚定。

    聂云也站起了身,她还没有吃完,但是任谁遇到这种事情都是不想吃饭的,她的手中提着剑,也开始向外走。

    她的步子同样也不快,心里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南宫海也想向外走,可是他一低头,就看见了他没吃完的饭。他的饭上有着一只断臂,上面满是淋漓的鲜血。

    他的脸色苍白如纸,强忍着没有吐出来,可他感觉得到,自己的心脏在砰砰的跳,好像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他的腿也有些软。

    马远豪站的比较远,若是平时,他看见南宫海这个样子,一定会以最放肆的态度嘲笑他,可是现在他却一动不动。

    他的眼睛仍看着大门外面,虽说现在,那里连那个人的背影都找不到了。

    “杀,杀人了!杀人了!”

    瘦猴身边的一个人忽然跳了起来,他脸色苍白的大喊着,眼泪止不住的流出,可是没喊两句,就被瘦猴一拳打倒在地上。

    瘦猴冷冷的瞥了他一眼,说道:“别跟个傻子一样。”

    说完他便去扶昏倒在地上的朱四九。

    “这就对嘛,断了一只手不算什么,无论是外门,还是内门,只要你脑子够聪明,在哪里都能混的好。”说话的是厨房的大师傅,他长得胖嘟嘟的,穿着一身油腻的衣服,脸上的笑容比瘦猴平时还要多,“不过,想要混的安稳,就要明白一件事,什么人能够得罪,什么人不能够得罪。”

    说着,他用两根手指夹起了盘子里朱四九的断臂,颇为嫌弃的打量了两眼,随手扔到了窗外。

    那里有他养的一条大狼狗,吃起东西来从不挑食。

    他挥了挥手,食堂里吃饭的人就渐渐散去,这件事对有些人触动很大,对有些人来说,却只是看个热闹。

    瘦猴没有走,他扶着朱四九,眼睛却一眨不眨的看着眼前的胖厨子,说道:“你是说,楚寒是我得罪不起的人。”

    听了这话,胖厨子笑了起来,他的笑很诡异,明明笑的满脸的肥肉都在颤,可是却偏偏没有出半点儿声。

    等他笑完了,才看了瘦猴一眼,慢慢悠悠的说道:“你杀过人没有。”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