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梦魇

作者:罗大王 |字数:5281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盛华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九龙圣祖

    楚寒回到了自己的院子里,他打了一盆水,洗干净手上和衣服上的血迹,洗了很多遍,直到再没有一点儿血腥味儿。

    但是他仍觉得不够,烧了一大桶热水,整个人泡在里面,足足泡了两个时辰,水凉了个透他才出来。

    少见的,一个下午都没有练刀。

    天色渐暗,黑云堆成了一整片,象一块厚铁,渐渐往地面上沉,似乎已经盖到了屋脊上,再过一会就得把屋子压扁。

    楚寒的手中依旧紧紧的握着刀鞘,他抽出刀,开始擦拭他的刀。他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刀刃,态度极为认真,所以动作不快,可他仍是擦拭了最起码十遍才停止。

    噌的一声,刀已入鞘。

    雷声在西北方向隆隆地滚动着,好像被那密密层层的浓云紧紧地围住挣扎不出来似的,声音沉闷迟钝。闪电,在那遥远的西北天空里,在破棉絮似的黑云上,呼啦呼拉地闪烁着……

    楚寒没有去吃晚饭,虽然他的肚子很饿,但他仍旧没有吃饭,就像他第一次杀完人时一样。

    那也是个雨夜。

    在那阴冷潮湿的巷子里。

    他被一群人围住,没有任何人来帮他,即便他的父亲和他的距离只隔着一面墙。但是他又怎么会指望那个颓废的老酒鬼呢?

    杀人的凶器至今仍别在他的后腰,随手就能够拿到。

    他的手中则握着刀,漆黑的刀,绝望的刀。

    他的人又是不是已经绝望?

    他整个人蜷缩在硬木板床上,赤着脚,抱着膝盖,坐在屋子的角落里,眼睛盯着窗子外面。

    他的瞳孔中倒映出贯通天地的闪电和瓢泼的大雨。

    雨点连成线,密集地下成白茫茫一片。

    任何一个人,看着这双眼睛,都不会觉得这眼睛的主人会是个容易绝望的人,都不会以为他刚杀完一个人。

    他的眼中没有一丝一毫的波澜。

    屋子里没有燃灯,又黑又冷,直到什么都看不见,他就躺在那黑暗的空间里慢慢的睡着了。

    雨越下越大。天忽然回过脸来,漆黑的大脸,尘世上的一切都惊惶遁逃,黑暗里拼铃碰隆,雷电急走。

    狭小的房间里,有张狭小的床。

    楚寒躺在床上,双目紧闭,他眉头紧皱.眉心里就好像有一只可怕的马蹄印,额头冒出细密的冷汗。

    薄薄的被褥下,他的身体在不住的颤抖,痉挛,睡梦中也不得安稳,那张平时面无表情的脸上此时满是恐惧。

    他在梦中到底在经历什么?

    他的梦里是不是也泼洒着连天的暴雨?

    除了楚寒之外,这件事没人知道,他从没跟任何人说起过他的梦,在他自己看来,做噩梦实在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而且他的噩梦只有一个,从小到大,他只要心情不好,就会做这个噩梦。可梦魇这种东西,有时候,即便你知道那是噩梦,你仍旧没有半点儿的办法。

    你所能做的只有经历,然后接受。

    第二天早上,大雨下了一夜终于停了,可天空仍旧没有放晴,远天变得灰蒙蒙的,山间有大块的乌云游荡,很低很低,压着红树林,压着水面,里面像是藏着什么魔怪。

    楚寒就着冰凉的雨水洗了把脸,一夜过去,他的脸色变得更加苍白,眼窝深陷,像是刚生了一场大病。

    冰水的刺激唤醒了他的肌肉,打了个激灵,他的肌肉依旧平滑有力,可是这种疲惫来自内心深处,连体内朱果的药力都没有半点办法。

    他套上那一身黑衫,左手握住那漆黑的刀鞘,他开始练刀,仍旧是那一刀,出刀,收刀,一气呵成,不知疲倦。

    但是今天他没有练习多久。

    柴门轻响,有人来了,这人绝不是南宫海,因为他不会起这么早,而且他每次来,人没到声音就先到了,然后绝对不会敲门。

    楚寒打开了门,门口这个人让他很意外。

    一身黑衣的小姑娘和楚寒差不多高,四目相对,两双冰冷的眼睛明明对望着,却是没有任何的交集。

    “你来干什么。”

    楚寒似乎是有些不适应,他的声音和他眼睛一样的冷,身子也没有让开,似乎根本没有请人进去的意思。

    来的人正是聂云。

    她似乎也没打算进去,只看着楚寒的眼睛,突然说道:“你在练刀?”

    楚寒说道:“然后?”

    聂云顿了一下,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然后就走了。

    她说:“好好练吧,很多人看着呢。”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楚寒站在那里,看着聂云远去的背影,她走得不快,可是步伐也是同样的坚定,瘦小的身影斩破狂风,消失在了石子路的尽头。

    真是个奇怪的女孩儿。

    楚寒这样想着,掩上了门,把自己关在院子里面,可是他却没有继续练刀,只用清水又洗了洗脸,整理了一下散乱的头发。

    他没有忘记,今天他还要去见付飞。

    洗漱完毕后他就出了门,一路上没有遇到几个人,过了一会儿,他就来到了甲三十二院。站在门外,刀锋破空的声音就从院子里面传了出来。

    里面的这个人一直在练刀,几乎已经疯魔,可是他还是没有成功进入内门,那么内门中又都是一些什么样的高手?

    楚寒敲了敲门,挥刀的声音停下,门开了,付飞那张冷漠的脸再次出现在了自己面前,只不过,和十天之前相比,付飞显得更加疲惫了。

    付飞开完门之后,瞥了一眼楚寒的手腕儿,微微皱眉,便让楚寒进了院子。

    他有些不高兴,因为他吩咐过楚寒回去练刀,而水寒刀法,如果反复练第一招拔刀,即便一天只练一两个时辰,手腕儿也会因为劳损而受伤,不过也没有办法,没有好的药材,受伤是不可避免的。

    几乎所有的外门弟子都是这么过来的。

    可他看楚寒,虽说比起十天前脸色有些苍白,这右手却依旧沉稳有力,不仅没有上药的迹象,甚至连一丝颤抖都没有。

    新入门的外门弟子竟然也有偷懒的。

    付飞这样想着,心里冷笑一声,却也不在意。他虽然负责指导楚寒,但是楚寒学成什么样也和他没有太大的关系,这只是宗门指派的一个任务,等时间到了,领一些微不足道的奖励一切就结束了。

    如果运气好,指导的师弟身上怀有那些大世家的家传功法,无论你是巧取还是豪夺,只要你能拿到手,宗门都不会管的,但这种情况,只限于你所指导的那个师弟。

    付飞冷眼看着他,这次连话都没说,直接伸手指了指一旁的木桩。

    楚寒也没说话,气氛有些诡异,他径直走到木桩前,左手握着刀鞘,右手已经覆上了刀柄。

    眨眼间刀光一闪而过,刀已入鞘。

    木桩上则又多了一道寸许深的伤口。

    这一刀很快,远比十天前要快得多,也稳得多,这一点付飞自然看得出来。

    可正因如此,他才感到吃惊,楚寒做到的事情他也能做到,只不过,当初他的刀术达到这种程度的时候,已经练了整整一年的时间。

    而楚寒呢?只有十天就能够做到?

    付飞不信,他看着楚寒,冷声说道:“刀不是用来砍木头的,而是用来砍人的。”

    “所以?”

    楚寒的眼睛也是分毫不让的看着付飞,心底再疲惫,他也早已学会了如何去面对,是以他的眼神还是那么冷漠,看起来不夹杂丝毫感情。

    看着那漆黑的瞳孔,付飞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头,说道:“和我过招。”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