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野花

作者:罗大王 |字数:4586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盛华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九龙圣祖

    小路绵延而去,前路掩于草叶之中不知所终,空中象飞荡着一片灰沙,楚寒顺着小路一直走,一直来到一片长满草的石坪上。

    石坪不大,方圆只有十丈,脚踩着草地来到石坪的边缘,低头向下望去,山崖突兀、高耸,经常缭绕着游云走雾。

    这又深又窄的峡谷,是个大风口,正对着山下的小镇。山风阵阵,呼啸而来,连带着贴在峭壁上生长的植物都被大风给揭了下来,草叶疯狂的在山谷里打着旋儿。唯独剩下一些光秃秃的根茎尚顽强的长在石缝里。

    南宫海这个时候也跟了过来,他走到楚寒身边,有些好奇的顺着楚寒的目光看去,只是看了一眼那见不着底的悬崖,整个人就连退几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然而楚寒依旧站在那里,手中握着那把安稳待在鞘中的黑刀。

    很少能有人站在这种地方不害怕的。

    楚寒也很怕。

    他甚至比南宫海还要恐惧,这是他这辈子第一次站在这种地方,却完没有什么凭临绝顶,俯瞰群山的豪迈。

    除了恐惧还是恐惧,他的腿有些软,但他的眼睛仍一眨不眨的看着那黑暗的深渊,听着狂风在自己的脚下呼啸。

    这深渊就叫大风渊。

    这片石坪叫鹰嘴崖。

    他忽然说道:“武功心法能不能改?”

    南宫海仍在喘着粗气,听了这话,一怔,下意识的就回答道:“那怎么行,随意修改心法的话,修炼的时候一旦走火入魔,后果不堪设想。”

    楚寒瞥了他一眼,也是心有余悸的从悬崖边退了出来,虽然从他的脸上什么也看不出,随他一起坐在草地上,说道:“你也不笨啊,怎么办法就是想不起来?”

    南宫海沉默了一会儿,抬起头说道:“好吧,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了,先拖延一段时间,未来的事情,未来再说。”

    说着南宫海就躺在了草地上,连鞘的长剑随意的搭在一边,抬头看着头顶的天空,那里仍是灰蒙蒙的一片。

    他不说话,楚寒更不会主动开口了,两人就停在那里,过了好一会儿,南宫海才开口说道:“我饿了。”

    楚寒笑了一声,也是松了一口气,贪吃的人终于想吃东西了,总归是一件好事。他起身说道:“起来,陪我练刀。”

    南宫海仍旧躺在地上,仰头看着楚寒,懒洋洋的说道:“你怎么不去找付飞,我听杜俊说,付飞虽然实力一般,但是在水寒刀的造诣上却是颇为不错。”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楚寒的右手已经搭在了刀柄上。

    南宫海没看到这一幕,但是他整个人却打了个机灵,再看向楚寒的眼睛时,那双漆黑的瞳孔里就只剩下了森冷的光。

    下一刻,南宫海飞身而起,手中宝剑蹭的一声就亮了出来,隔着一丈远的距离与楚寒对视,说道:“你玩真的?”

    楚寒摇了摇头,说道:“只是练刀。”

    说完,刀也跟着出鞘了,这一刀很快,可是隔得太远,即便是楚寒向前踏步,把刀送了出去,南宫海只是简单的后退几步,就躲过了这凶悍的一刀。

    楚寒皱了皱眉头,继续出招,南宫海却是已经大叫起来,喊道:“还说不是玩真的,我刚刚要是躲得慢点儿,就死在你手里了。”

    楚寒说道:“你若是连这一刀都躲不过,那在你杀死杜俊之前,你已经死在杜俊手上了。”

    “呵!”

    南宫海冷笑一声,紧接着一剑削了过来,这一剑又急又快,角度刁钻凌厉,明明起手是平削而来,可是到了身边,又变成了从斜下方刺往腋下的一剑。瞬间就是迫的没什么对敌经验的楚寒连退数步。

    这种剑术,绝对比外门弟子中所流传的那些剑术要高明得多,一招一式之间,攻防之巧妙,让人叹为观止。

    只是以南宫海的武功,根本难以发挥出这剑术的威力。

    而相比于楚寒的严谨,南宫海则更为震惊。他不是没有见识过水寒刀法,也认得出,楚寒所用的招式,基本上都是出自于水寒刀法,出自于他平日所练习的一招一式。

    可是那把刀在楚寒手中,仿佛有某种魔力一般,每一招,每一式,都是那般的凌厉果决,毫不犹豫。

    南宫家虽以轻功闻名,但是所学的剑术也是不凡,以奇诡著称,自己虽然学的不精,得不到其中神意,但是招式却都牢牢靠靠的记了下来。

    自家这剑术,虽然上乘者必然要通晓其神意,但就算只是能够熟练用处其中招式,威力同样不可小觑。

    他知道自己剑术的特点,自信今年一起进入齐天宗的弟子中,有资格作为他对手的,绝不超过五个人。

    可是眼前,楚寒却是仅凭着一把普通的刀,一种只练了几天,堪堪称得上入门的刀法,便已经挡下了他十二剑。

    这是怎么回事?

    南宫海心里气不打一处来,觉得一定是自家老爹教自己剑术时骗了自己,这哪里是什么家传绝学,分明就是一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江湖剑法!

    这般想着,他手中之剑更快更急,连带着脚下步伐也是晃得人眼花缭乱,一招招一步步逼得楚寒向后退去。

    剑光飞舞间,地上草叶翻飞,两人周围,稍微高上几寸的草儿便要被那飞舞的剑尖给削掉身子,随风而起。

    楚寒呢?

    自两人交手以来,他真正的攻势只在开始时那三招,等南宫海的剑术施展开来,他也就一直在防守了。

    他的眼睛始终一眨不眨,开始时看着南宫海的剑,到后来,只看着南宫海的手腕儿,南宫海每次挥剑,他也不急着出招,非得等那一剑完施展开来,再一刀斩出,以刀背击打在南宫海宝剑中段,每每都能后发先至。

    原因也不是楚寒武功有多高,只是他的招式,相比于南宫海来说要简洁的多,没什么变化。但是简洁,有时候就意味着快。

    他的刀更快。

    之所以用刀背,那可不是留有余力存心相让,而是南宫海的剑在质量上明显要胜于自己手中这把刀。没有把握砍中对手,又无法避免兵器相击时,如果用刀刃,不出几十招,自己这把刀就要被砍废。

    所以他只能用相对厚重的刀背。

    他与南宫海交手,可不仅仅是为了帮南宫海喂招,他也想试试自己的招数,毕竟真的来说,他这辈子,还未真的与一个人交过手。

    一交手,他才知道付飞为什么练了这么多年刀法,仍然没有进入内门了。不是因为他下的苦功不够,而是因为他太弱。

    一个人若是不与人交手,整天蒙头练刀,那么就算练上一辈子,也无法成为真正的高手。

    因为他的眼光太浅显了。

    虽说无法完看懂,但是楚寒此刻已经完沉醉于南宫海的剑术和步伐之中了,那一招一式呈现在眼前,简直为楚寒打开了一个新世界的大门。

    而楚寒对面的南宫海,连出了数十招,此刻也是气喘吁吁,每一剑之间,再也不像之前那般连贯。

    可他看着楚寒,心底也是无比吃惊。挥刀的时候,那双漆黑的眸子是完不同的,他从没有在这双眼睛中看到过如此明亮炙热的光芒,仿佛黑暗消逝,太阳升起,又好像烧成灰烬的大地上一朵野花傲然独立。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