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何谓强取?

作者:罗大王 |字数:5221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都市天龙至尊

    听了这话,大家心里各有想法,瘦猴见没人应和,连忙说道:“在下身为大河帮帮主,虽然入不了各位的法眼,但是在此只要一份,用作大河帮周转,剩下两份,大河帮不参与争抢。”

    此话一出,人群之中冷哼之声不断,瘦猴自己都感觉到无数冰冷的目光朝自己看了过来。可他知道绝没有人愿意第一个站出来的,这就是自己的优势,如今齐天宗外门弟子中,真正还算一心的小团体就只有大河帮一个。

    “无聊。”

    会在这个时候说这种话的自然是柳正则,他看着手中的丹药和葫芦,眼中满是不屑。以他的境界,已经足以进入内门,这些东西自然入不了他的眼。

    说完这两个字,转身他就走了,不过不是回自己的院子,而是踏上了方勇之前走的那条路。

    人们看着他的背影,有的羡慕,有的嫉妒,因为传言的真实性越来越大了。柳正则可能会被一剑峰的长老提前收为关门弟子,地位尚在内门弟子之上。

    “我来拿第二份,没有什么人反对吧。”

    出来的这人是一在众人中算得上魁梧的公子,双手各持一柄十五斤重的月刃银勾。一张脸本也绝对算得上俊俏,只是鼻梁骨中间弓出来一块,像骆驼的背那样。年龄也稍大,已经十六岁,名叫独孤雁。

    他一出来,也没有什么人说话,没人愿意得罪他,即便是小胖子南宫海,对于他的实力也是服气的。

    甚至有人觉得,这一百多号人里,除了实力凌驾于众人之上的柳正则,再之后就是这独孤雁了。

    三人份的资源如今只剩下一份,这一份又会落在谁的手里?

    剩下的人中,又有谁有那种让所有人都服气的实力?没有,即便有,别人也不知道。况且这个年纪的孩子,哪有那么容易会轻易服一个人。

    而且只剩下最后一份了,大家也都没有了让步的机会。

    这个时候,南宫海站了出来,他忍不住了,说道:“这一份我——”

    这一个我字刚说出口,就有其他的人站了出来,这个人是宋宝清,一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小公子。

    这个家伙是用刀的。不是水寒刀,是天南宋家刀,实力如何不知道,反正按照南宫海的说法,应该和他在伯仲之间。

    他说道:“南宫海,剩下的这一份你不会想要吧,要说你的实力,我是第一个不服的?”

    南宫海冷哼一声,说道:“宋宝清,不服的话就来比划比划,谁赢的话,这东西就是谁的,如何?”

    听了这话,宋宝清笑了两声,说道:“天真,谁赢就是谁的?这里这么多人,你以为你拿得走?”

    说到这里,他就不说了,瞳孔微微收缩,看着走上前来的这人,皱着眉头说道:“你要干什么?”

    走上来的人是楚寒,听了宋宝清的话,他微微偏头,瞥了他一眼,说道:“我过去一下,麻烦让让。”

    宋宝清一怔。

    这一下的功夫,楚寒已经让过了他,到了那摆放着资源的斑驳石台前。众人只皱着眉头看着他的后背,见他拿起那三个葫芦上下左右看了一好一会儿,既不说话也不走。

    宋宝清冷哼一声,说道:“喂,楚寒,你究竟是什么意思?”

    楚寒微微转身,一双眼睛却是离不开最中间的那个葫芦,说道:“看一看。”

    “看有什么用,再看也不是你的。”

    楚寒这次终于转过身,一双眼睛盯着宋宝清,上下打量了他两眼,着重看了一下他手中的刀。

    刀鞘是精致的小牛皮,上面镶着几块儿温润的玉石,刀鞘金贵,里面的刀更是好刀。

    “你看什么?”

    宋宝清眉头皱的更厉害了,他看楚寒极不顺眼,没什么理由,就是讨厌他那淡漠的眼神。楚寒说道:“那葫芦为什么不能是我的?”

    听了这话,人群中一下子多了不少嗤笑声,他们都看的很清楚,这些资源绝对算不上珍贵,出了齐天宗,以他们的背景势力,还真不一定能看得上眼。

    只是在这齐天宗中,还真的算是一个烫手山芋,无论谁拿了,都势必会得罪其他人,不拿的话,他们也不想被其他人得到。

    宋宝清也想笑,可是却笑不出来,他看着楚寒,楚寒也看着他,两双眼睛之间似乎有火花炸开雷电升起。

    他眉凝纠结,语气里透漏了一丝烦躁,他当然见过楚寒出手,可是正因如此,他才不知道楚寒为什么敢站在这里这样跟他说话。因为在他看来,以楚寒的实力,绝不会是自己的对手。

    他说道:“就你那三脚猫的功夫,有你原本的东西还不够?或者说,你是想帮你那胖兄弟南宫海?”

    一听这话,南宫海不乐意了,但是楚寒根本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点了点头,说道:“你的意思是说,只有拿在自己手中的,才是自己的,对吧。”

    宋宝清长舒了一口气,说道:“就是这个意思。”

    他的左手握着那精致的刀鞘,右手拿着装百草回回液的葫芦,双手一摊,不大的眼睛死盯着楚寒。

    楚寒说道:“可我觉得拿在手中的东西也未必就是自己的。”

    说着,他把手中的葫芦放在了地上,然后拧了拧脖子,舒展了一下筋骨。然后他就动了,动的那么突然。

    他的右手握住刀柄,身子前倾,压低,几乎只是眨眼间的功夫,两人之间那本就一丈多一点的距离被他一冲而过。

    待刀完出鞘,刀刃已经架在了宋宝清的脖子上。

    然而宋宝清现在才刚刚反应过来,他能感受得到,那冰冷的锋刃紧贴着他的皮肤,只需要稍稍一动,就能够割断他的气管,了结他的生命。

    他说道:“楚寒,你,你要干什么!”

    任谁都听得出,他的声音不像刚才那般自信了。有谁的脖子上驾着一把刀还能面色如常?一定是有的,不过绝对不是宋宝清,即便他平日里自觉地胆子也不小。

    楚寒说道:“你刚才说,只有拿在自己手中的东西才是自己的,是不是?”

    宋宝清不知道楚寒是什么意思,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却是不小心碰到了那寒冷的刀锋,又或者那只是他的错觉,反正他整个人都一个激灵。

    楚寒不管这些事,他只说道:“其实我觉得,东西即便拿在自己手里,也不一定是自己的。”

    “什,什么意思?”

    楚寒说道:“你手中的东西是谁的?”

    宋宝清一怔,脸涨的通红,满头青筋俱现,明明已经生气愤怒到了极点,却是连一句狠话都不敢说。

    他第一次近距离看楚寒的眼睛,漆黑的瞳孔中毫无波动,有的只是冷漠。即便这样,他也不相信楚寒敢一刀杀了自己,可是他不敢赌。

    他深吸了一口气,冷声说道:“你的。”

    楚寒点了点头,说道:“我也这么认为。”

    宋宝清说道:“你现在可以放下刀了吧。”

    楚寒说道:“可以,不过你先放下我的葫芦和丹药。”

    此话一出,四周鸦雀无声,众人吃惊的看着楚寒,看着气的浑身发抖的宋宝清,完没有料到,事情竟然会变成这样。

    石台上的三份资源一份也没少,可是楚寒一个人就有了两份,大家的利益没有收到影响,又有谁会不识趣的站出来阻止他呢?

    宋宝清放下了葫芦和丹药,楚寒也就放下了刀,然后宋宝清就拔刀了。可是还没等他的手碰到刀柄,楚寒的刀就重新回到了他的脖子上。

    漆黑的刀。

    绝望的刀。

    宋宝清现在也几乎接近绝望。

    “信不信我宰了你。”

    楚寒伏在宋宝清耳边,低声说出了这句话,这个时候宋宝清才浑身一震,只觉一股难以言喻的寒意从心底冒出,让他手脚僵硬,动弹不得。

    直到楚寒拾起自己和他的东西扬长而去,他才长出了一口气。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