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羞辱

作者:罗大王 |字数:4880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极品全能学生无上神王绝世高手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你是什么神至尊重生吃神

    宋宝清的双目盯着眼前的刀锋,冷汗自额头滴下。就在他停顿的这一瞬间,楚寒动了,他瘦小的身子猛地下蹲,然后兔子一般向后跃出,头也不回的直接撞到宋宝清怀里,头顶在了宋宝清的下巴上。

    只一瞬间的功夫,宋宝清已经头昏眼花,他身子晃了晃,过了好几息的时间才看清眼前的景物。

    然后他就瞪着面前一丈外站着的楚寒,满脸都是愤怒,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因为他知道,刚才那一会儿,足够楚寒杀他好几次了。

    可是楚寒都没有动手,他只是在那里,右手紧握着刀柄,左手却变得空空如也,既没有那漆黑的刀鞘,也没了那把小巧的利刃。

    刀鞘被扔在了地上,可那把小刀呢?

    宋宝清不知道,看着楚寒满脸淡然的样子,他觉得自己又受到了羞辱,他不服,可他不知道自己还应不应该继续。

    决斗的话,到这里自己已经输了。

    这个问题楚寒替他想了。

    他说道:“继续,你不出手的话,我就要出手了。”

    接着,宋宝清就怒吼一声扑了过去,相比于之前一招一式的沉静,此刻他的刀已经变得毫无章法。

    如果说刚才宋宝清的招式还能对他造成一点点的威胁,他能脱身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自己的冷静,那么现在,宋宝清的招式已经差到让楚寒皱紧了眉头。

    看着这样的刀法,楚寒摇了摇头,左闪右避两三刀之后,他就出刀了。这一刀自下而上撩起,径直斩中了宋宝清的刀刃,只听噌的一声,宋宝清便被震得蹬蹬蹬向后退了好几步才稳住身形。

    刚一稳住,他一咬牙,便又要向前冲去。

    这个时候楚寒说话了,他看着眼前的宋宝清,皱着眉头说道:“你能不能认真一点,宋家刀法,就是这种样子?”

    就是这种样子?

    听见了这几个字,宋宝清如遭雷击,整个人都是一颤,他没有去看楚寒,一双眼睛只盯着自己手中的刀。

    在天南一带,威名如雷贯耳的宋家刀法,到了自己手中,当真就是如此不堪?

    他不相信,不想相信,可他的手却开始颤抖。

    楚寒微微皱眉,他出刀了,他的刀很快,这一刀就算杀了宋宝清,他也反应不过来,但他只是用刀背砍中了宋宝清的刀,用了力。

    足以切金断玉,削铁如泥的利刃一瞬间就脱手而出,宋宝清的瞳孔微缩,他的手被震得发麻,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他没有爬起来,只是低着头,略有些颓然的坐在那里。

    看到这种情况,楚寒摇了摇头,转身就走。

    宋宝清忽然抬起头,看着楚寒的背影,大声喊道:“楚寒,你究竟想要干什么!特地跑来羞辱我的吗?”

    楚寒刚好走到门口,捡起了放好的资源,听了这话,微微一怔,随口说道:“你如果这么以为的话,那就是吧,谁让你那么弱。”

    身后传来一阵歇斯底里的怒吼,也不知道宋宝清究竟还能不能重新振作。

    楚寒回到了自己的院子,眉头紧皱。他很意外,没有想到,宋宝清竟然这么弱,这种实力,比南宫海也要差上许多。

    他又仔细的回忆了一番交手的过程,心情稍微好了一点,宋宝清虽然弱,但是宋家刀法却是有很多可取之处。

    刀法和剑法,确实是有区别的。刀为“百兵之胆”,“刀招沉猛”,与剑相比,刀法大开大阖,变化较少而威力不减。今天与宋宝清交手一番,确实发现自己模仿南宫海诡道剑法,虽然有些收获,但实际上却也算走上了弯路。

    回想着宋宝清出手的过程,他又练了一会儿刀,不断的尝试修改自己出招的方式,不知不觉间,时间一点点过去。

    南方的八月间,骄阳似火。中午时分,太阳把树叶都晒得卷缩起来。知了扯着长声聒个不停,给闷热的天气更添上一层烦躁。

    楚寒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整理好衣服,提着自己的刀来到了食堂。

    今天的食堂有些奇怪。起码楚寒自己是这样感觉的,平时他虽不喜与人说话,但对周围的环境确是时时关注着。

    他总觉得周围有很多人都在悄悄的看着自己,而事实上,确实如此,有些人的动作遮遮掩掩,有些人确是毫不掩饰的打量着他。

    楚寒打好饭,还没坐下,一旁的南宫海就说话了,不大的眼睛里满是兴奋,说道:“行啊,兄弟,平时没看出来,没想到你那么牛逼。”

    楚寒拿起筷子,开始吃饭,边吃边说道:“发生了什么?”

    他被周围人的眼神看得很不适应。

    南宫海拍了拍楚寒的肩膀,笑道:“发生了什么?这你还要问我,听说你今天早上特地到宋宝清那里狠狠地羞辱了他一顿,难不成还是假的。”

    楚寒一怔,说道:“我只是找他切磋武功。”

    “呵呵。”南宫海摆了摆手,说道:“切磋武功?早上宋宝清叫的跟杀猪一样,说什么此生若不杀你,誓不为人,我平日里也跟你切磋了不少武功,怎么就没这样?”

    楚寒不说话了,专心吃饭,这种事情解释不清楚,在他看来,也没有必要解释。虽然那个黑衣人在杀死他父亲之后,就仿佛人间蒸发了一般没有半点儿动静,但是楚寒知道,以自己现在的武功,那个人一旦出现,自己几乎没有反抗的机会。

    他只有不断变强。

    这个时候,桌子上又多了一个人。这下子连楚寒都抬起了头,看着眼前眉清目秀的小姑娘,有些意外。

    “呦呵,稀客。”南宫海敲了敲桌子,看着眼前一身黑衣的聂云,说道:“一向独来独往的聂家娘子,今天竟然来我们这一桌坐着了,是来看我的,还是来看我这兄弟的?”

    聂云瞥了他一眼,没有理他,同样开始专心的吃饭。她吃饭的时候和楚寒同样的认真,不过却有着很大的区别。

    身为一个姑娘家,她饭里的肉比楚寒的还要多,吃起来也是毫不含糊,虽然慢,但是绝对不浪费一点。

    和以前一样,她不说话,楚寒也绝不会主动开口,他也在吃饭,吃完饭还要练刀,今晚还打算再尝试一下生血回力丹和百草回回液的效果,那么忙,哪里有时间和一个小姑娘打打闹闹。

    很快,他就吃完了,起身向外走去。看了一眼聂云,南宫海想要喊住他,可是聂云自己都没有开口。

    过了一会儿,聂云也不声不响的走了,手中提着一把三尺长的宝剑,那剑和她的身子一样,又高又瘦。

    这把剑又如何?

    南宫海忽然有些好奇,他知道聂云的剑法,那剑法绝不出奇,比自己家传的诡剑不知差上多少。

    可是楚寒的刀法不也是同样的不入流功法?

    楚寒回到了自己的院子里,关于聂云的事,他没有多想。现在,他所关心的事主要是自己。

    一颗生血回力丹就让他生出了五十斤的力气,让他实力大增。他虽不想显示自己与他人有所不同,但是这并不影响他对力量的渴望。

    一个月之前,他还只是一个从没练过武的孩子,可是现在,仅仅一个月的功夫,从小习武的宋宝清和南宫海就已经不是他的对手,而且他还远没有拿出力。

    他没有练刀。

    他的眼前是一个足有一百斤重的石锁,这种东西,齐天宗外门到处都是,甚至走路路上都能捡到。

    他单手握住石锁上的木柄,扎稳马步,呼喝一声,石锁拔地而起,竟被他单手提了起来,横在与胸齐高的位置。

    过了大概有十息的时间,他随手把石锁扔在地上,脸憋的通红,坐在一旁大口的喘着粗气。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