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人断肠

作者:罗大王 |字数:5290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都市天龙至尊

    谢宝通是一个落魄的世家子,因为经营不善等种种原因,他的家族如今已经濒临崩溃,不过他也不在乎,因为他非嫡非长,家族就算彻底毁灭,对他也没有什么大的影响。

    不过他自己倒是一个有野心的家伙,也愿意为了自己的野心努力,否则的话,他也不会选择来齐天宗。

    也不会选择进入大河帮。

    他以前练过武功,虽然他不会自大到认为自己是楚寒的对手,却也相信,目前的自己,的确是大河帮里的第一高手。

    所以他很看不起瘦猴。

    他觉得瘦猴就是一个有些小聪明的蠢货,明明没有当首领的本事和气量,还非要当首领,早早的让给自己不好吗?

    弄的现在还要这么麻烦,不仅要杀楚寒,事成之后还要神不知鬼不觉的杀了瘦猴,之后再领导这些大河帮的蠢蛋。

    他这般想着,嘴里叹了一口气,脸上的笑意却是挥之不去,带着仍未完脱去的稚气。

    他今年已经十四岁了,已经开始发育,个子早早的长了开来,比其他的孩子,包括楚寒都要高了半头。

    他的手里提着一把剑,不是什么宝剑,十分的普通,不过时常打磨,锋利异常。

    剑这种兵器,开双刃,身直头尖,横竖可伤人,击刺可透甲。凶险异常,是一种单纯为了杀人而存在的兵器。

    谢宝通的剑法也是专门为了杀人而存在的剑法,他也杀过人,却很少与人交手。如果可以的话,这次他也不打算出手,因为他见过楚寒的出手,正面交锋,没有丝毫的把握。

    可谁说杀人就要武功?

    谁说武功不如人就杀不了人?

    想到这里,谢宝通脸上的笑意更浓,在他看来,就算是独孤雁也一样,眼前的这些家伙终究只是一些孩子,哪里见识过江湖的险恶?哪里玩的过他?

    ……

    第二天.

    楚寒吃过午饭,回到了自己的院子,吱嘎一声,推开木门,不过刚迈出第一步他就停住了。

    他的神色没有丝毫的变化,只是握着刀鞘的左手微微用力。

    院子里一个人都没有。

    那棵夏天遮不了阳光,冬天挡不了寒风的歪脖子树依旧安安静静的立在那里,树下是被太阳晒得滚烫的石桌和石凳。

    院墙跟下的大水缸里是楚寒早上提前打好的冰凉的井水,水缸旁边是一排摆的整整齐齐的石锁。

    一切看起来都和自己走的时候没有任何的变化。

    可楚寒偏偏感觉有哪里不对,他眯了眯眼睛,看着空旷的院子,确认这院子中一个人都没有之后,他就走到了院子中央开始练刀。

    也许是自己多虑了。

    他这样想着,可却也是留了个心思,毕竟多小心一些,怎么都不为过。

    拔刀,出刀,他赤裸着上身站在太阳底下,神色无比的认真。上一次适应多出来的五十斤力量,他用了三天,这次过了差不多快五天,他觉得还是无法完美的掌控他的刀。

    刀身上灌注的力量已经超脱了他的掌控,如同一个阴险的恶魔,如果掌控的不好,连他自己都要一起吞噬。

    刀锋呼啸,让人胆寒。

    时间一点点过去,楚寒也停了下来,拿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汗,走到水缸旁边,用木瓢舀了一瓢凉水就要往肚子里倒,可是水到了嘴边,他就停了下来。

    鼻头微微耸动,皱了皱眉,水中有一种淡淡的草腥味,如果不是因为特地留了个心思,可能也不会在意,可是如今仔细闻了闻,这味道好像还有些熟悉。

    断肠草。

    可水缸里看不到任何一丝草屑。楚寒微微一怔,冷笑一声,心道还真是险些着了道,懂得下毒,确实不错,只不过还不尽完善,手法还是太过幼稚了。

    他把水瓢重新放进了水缸里,推开木门向外走去,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吃过午饭之后,他又回到了院子里。

    院子中的摆设没有任何的变化,水缸中的草腥味稍微重了一点点,院子中的树叶有两片被人踩烂了。

    那脚印绝不是自己的。

    楚寒握紧了刀鞘,脚步慢慢变轻,凉风骤起,树叶飘飘摇摇地随风漫飞。

    这院子中不存在任何可以藏人的地方,如果有人,那么一定藏在自己的屋子里,可屋子中真的有人吗?

    楚寒也不知道,他的心砰砰直跳,神色却是没有丝毫的变化。

    现在的他就仿佛一个幽魂,沐浴着夕阳的最后一丝光明,在空中飘荡着,连脚步都没有一丝一毫的声响。

    他还没有进门,屋子里的摆设样子,就部浮现在了他的脑海里,如果那个人在屋子中,那么他会藏在哪里?

    床是硬木板床,底下是堆砌的石头,藏人的可能性不大。难不成藏在洗澡的木桶里,或者说就藏在门后面?

    楚寒也不知道,他这样想着,自己的心已经砰砰直跳。微风拂过他额前的短发,他甚至可以清晰地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他停在了门前一步的地方。

    他的手紧紧的握着刀柄,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此时,太阳已经完的沉了下去,天空变得黑暗,隐约能够看见飞驰的云。

    不知过了多久,他忽然闪身进屋,身子微弓,随时都可以拔刀,可是进屋的一瞬间他就愣住了。

    门后面没有人,不仅没有人,这个屋子里除了他自己留下的气息之外,竟然什么都没有。

    那个给他下毒的人,根本没有进过这间屋子。

    他终于松了一口气,整个人无力的躺在了床上,看着发黑的屋顶,那里有一只拇指大小的胖蜘蛛在织网。

    织一张大网,不知道最后谁会掉进去。

    他闭上了眼睛,整个人平躺在木板床上,即便是睡觉的时候,刀柄仍旧紧紧的握在手里,只要他想的话,随时都可以拔刀。

    深夜。

    天空是浓烈的黑,几近是绝望的颜色,没有月光和星光,仿佛是乌云遮盖了天幕。

    寂静的院子里忽然多了一个人,这个人同样也是一身的黑衣,提着一把剑,正是谢宝通。

    他看着院子中掉在地上的水瓢,一路上纷乱的落叶,嘴角浮起一丝冷笑。他是来看看楚寒死没死的,但是现在看来,楚寒即便没死也快了。

    他走到门前,微微皱了皱眉头,又是转身看了一下院子,回过身来,看着这道漆黑的木门。

    门后面有什么?

    是一具已经倒地的尸体,还是一把扑面而来的刀?

    就连谢宝通自己都不知道,不过他愿意赌一赌,他的胆子很大,而且准备充分,剑已出鞘。

    他的剑上也涂满了毒药,见血封喉,若是交手,即便是以伤换伤他都愿意,因为对手是必死的。

    他推开了门,随时都准备出剑,可是面前却没有斩来的刀锋,门后面也没有藏着人,地面上也没有倒地的尸体。

    只是床上躺着一个人,他的眉头紧皱,双目紧闭,似乎正在经历某种极大的痛苦。但即便是在这个时候,他的手依旧紧紧的握着刀。

    谢宝通慢慢的向着床边挪了两步,轻轻的抬起了自己的剑,只需一瞬间,他的剑就可以飞掠而出,直取人命。

    可是就在他即将出剑的那一刻,一大片的黑影迎面扑了过来,大惊之下,他一剑刺出,将那黑影洞穿。利刃切入人肉的声音清晰的在耳边响起,可是他的一张脸却在此时纠结成了一团,上面写满了痛苦和恐惧。

    对死亡的恐惧。

    那飞来的黑影是一张棉被。

    棉被两侧是两个人,一个是谢宝通,另一个自然就是楚寒,他扶着谢宝通的身体,另一只手却是慢慢的转动了一下刀柄。

    谢宝通嘴里涌出血末,瞳孔瞪得老大,却也没了作用,刀锋插进了他的心口,已经搅碎了他的心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