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磨刀杀人

作者:罗大王 |字数:4860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极品全能学生无上神王绝世高手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你是什么神至尊重生吃神

    血如泉涌,迸溅到被子上,顺着被褥和刀刃一滴滴的流下,竟是神奇的没有滴到楚寒身上一滴。

    他只持着刀柄用力一甩,血珠滚落,警惕的双眼四下扫视着,丝毫不管那瘫倒在脚下的尸体。

    刺杀者只有一个吗?

    楚寒不知道,他又在这满是血腥味儿的屋子里待了足足有一刻钟,才跑出屋子,扶着墙呕吐起来。

    这种味道就像菜市场杀鱼的地方,是难闻,但是楚寒也不会在乎,可是此时,他闻着那股飘荡在空中的淡淡血腥味儿,竟是觉得比那生血回力丹的味道还要令人作呕。

    他靠着墙壁慢慢滑落,一屁股坐在地上,双目空洞的注视着前方,不知道在想什么。

    就在这时,一道闪电划破了整个天空,接着就是咔嚓一声响雷,惊天动地。

    暴雨随即而下。

    粗大的雨点,狂暴地撒落在屋顶上,黑沉沉的天像要崩塌下来。雷鸣电闪,狂风骤雨,大树弯折。

    只一瞬间,干燥的小院儿就已经变成了一片泥地。楚寒坐在坭坑里,任豆大的雨点打在他的脸上,冲刷掉刀上的血。

    他就这么坐在暴雨中,嗅着泥土的腥气,不顾渐渐变得冰凉的身体,只是握着刀。

    雨没有下多长时间,过了一会儿,他站了起来,重新回到屋中,燃起了油灯,晕黄的灯光照在他惨白的脸上。

    楚寒提起了谢宝通的领子,把他扛了起来,推门走到院子里,夜晚的百炼峰一片黑暗,四下望去,只有远处天柱峰上面隐约能够看到些许灯火。

    他第一次在这个时候走出自己的小院儿,四周不深的草丛里有蟋蟀和青蛙在叫,远处的房屋上有黑影一闪而没,虽然他并没有注意到。

    夜黑风高。

    楚寒顿了一会儿,确认没有人之后,他才踏上了那条小路,小路上很安静,静的诡异,走着走着,甚至连虫鸣声都消失了。

    楚寒扛着谢宝通的尸体来到了鹰嘴崖,可是下一刻,他却停住了。他的手握紧了刀,心脏再次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

    鹰嘴崖上有一个人,那人背着一把剑,背对着他,站在那不大的崖坪中间,似乎在等什么人?

    难不成在等自己?

    楚寒没有多想,他既没有前进也没有退后,不奢望对手没有发现他,只是握紧了手中的刀。

    “你杀的?”

    这声音有些清冷,又有些诙谐的意味,不过终归是熟悉的。

    “李师兄?”

    楚寒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在知道这个人是谁之后,心中的恐惧和紧张一下子就消失了,这种事情本身就让他感到恐惧。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楚寒接着问道。

    李师兄笑了一声,说道:“我白天都在睡觉,晚上出来溜达溜达怎么了,倒是你这小鬼,大半夜的杀了同门师兄弟,见到我竟然也不害怕。”

    楚寒眉头微皱,这位李师兄他平时经常见到,却是连一句话都没说过,如他所说,白天的时候他确实一直都在睡觉,不是躺在椅子上,就是趴在木桌子上。

    可是他刚才的样子,确实是在等什么人。

    “还愣着干什么?要做的事情快做,做完了赶紧滚。”他的声音忽然变得森冷严厉起来。

    楚寒微微一怔,连忙上前几步,将谢宝通的尸体扔进了大风渊,随即说道:“谢过李师兄。”

    李师兄点了点头,说道:“赶紧走吧,齐天宗虽没有宵禁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也绝称得上安,但晚上最好也不要随便乱走。”

    “多谢师兄教诲。”

    楚寒走了,他走的很快,比来时要快得多,至于李师兄为什么大半夜来这种地方,他没有一点儿知道的兴趣。

    他只知道,如果这位李师兄要杀他,无论那把剑平日里看着有多么吊儿郎当,只要一拔出来,无论自己的手中有没有刀,都是一定要死的。

    这位李师兄的武功到底有多高,比之那位杀自己父亲的剑客又如何,楚寒就不得而知了,他现在正在想另一件事。

    李师兄刚才跟他说,夜里尽量不要出门,可是为什么又跟他说,夜间的齐天宗绝对称得上安呢?

    楚寒不知道,他准备找个时间来探一探夜间的齐天宗究竟如何,只不过那个时间绝不是今日,他又回到了自己的小院儿。

    他打了一桶水,来到屋子里,给油灯添上油,就开始清理屋子里的血迹,至于那床被褥,他连洗都没洗,倒上一点儿煤油,就用火烧了个干净。

    直到那屋子里再没有了半点儿血腥味儿,他才停了下来,躺在床上,双目无神的看着漆黑的屋顶。

    困倦如潮水一般涌来,上下眼皮又开始打架,可是楚寒却在强忍着,睡觉,睡着了又会如何?

    他自嘲的笑了笑,终究还是闭上了眼睛。

    噩梦随之而来。

    第二天早上,楚寒的脸色依旧苍白,疲倦从心底升起,好在他握刀的手依旧无比的稳定,喝了几口井中打出来的冷水,他又开始练刀。

    没过多少时间,他就去吃早饭了。

    南宫海依旧早早的坐在了那里,不过楚寒注意到,瘦猴那一伙人的脸色绝不好看,他仔细思考了一下,谢宝通这个家伙,最近确实跟瘦猴他们走的有点儿近。

    难不成是他们的主意?也是,否则的话,谢宝通根本没有杀自己的理由,他刚知道有人下毒的时候,第一个怀疑的是宋宝清。

    楚寒坐了下来,之后聂云也坐了下来,她连头也没抬,只是坐在那里,然后就开始静静的吃饭。

    楚寒看了她一眼,然后也开始吃饭。他不知道聂云想要干什么,着实想不清楚,他也不想问,因为如果有事的话,聂云自然就会说。如果说他现在想问什么人什么事,那个人一定就是瘦猴。

    他没有抬头,也知道瘦猴现在在看着他。可是他没有兴趣在吃饭的时候做这些事情,他要问的事情,必然会亲自上门问个清楚。

    他站起身,握紧了刀,就立刻出了门,此时其他人还没有吃完东西。

    不过他并没有走上回去的路,准确的来说,这条路他虽然知道,但是却从来没有走过,路的尽头同样是一个小院儿。

    小院儿的主人正是瘦猴。

    门没锁。

    他直接就推门进去了,小院儿同样的简单,但是看起来也很是整洁,院子中央有一个和付飞那里同样的木桩,木桩上满是密密麻麻的刀痕。

    院子的一侧有一棵大柳树,大柳树下是一套和楚寒院子里一模一样的石桌和石凳,石桌上有一块儿磨刀石,旁边有一桶打好的清水。

    楚寒坐了下来,拔出了自己的刀。

    他算不上一个刀客,只能说是一个用刀的人,若说他是一个爱惜自己刀的人,那绝对不算的,起码和瘦猴相比他是这个样子。

    相比于不断的磨砺自己,他对自己的刀倒是没什么太多的要求,甚至从没打磨过这一把刀,仔细看看,刀锋确实不似开始时那般锋利了。

    楚寒伸手从水桶中捞起一捧清水,细细的抹在磨刀石上,洗掉了上面附着的灰尘和石屑。

    磨刀用水要足,而且要一面一面的磨,否则的话会损伤刀的刃口,从这里看,楚寒虽然很少磨刀,但真的很会磨刀。

    磨刀自然是为了杀人。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