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你很强?

作者:罗大王 |字数:5215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都市天龙至尊

    美景如梦似幻,可惜只是昙花一现,如同梦中泡影,很快,所有的光与影,连带着云端的仙子和花车都消失了,仿佛一切都只是楚寒的幻觉。

    但是楚寒知道自己很清醒,他用手心摩挲着冰凉的刀鞘,寒风透过裹得不是很紧的衣衫,抚摸着他的皮肤。可是他觉得,这一刻自己的心竟然仿佛是热的。

    仙子消失了,随之出现的是另一伙人,他们和楚寒离得很近,走在不远处的小路上,目标则是眼前的天柱峰。

    这一队人绝不像是齐天宗的弟子,因为他们身上穿着成套的,连脸都遮盖着的漆黑铁甲,虽然空着手,可腰间却悬着制式的长刀,背上也背着强弓。

    他们一行十六人,沉默的走在漆黑的小路上,如同幽灵一般,甲片的叶子哗哗的响着。相比之下,最前面领头的那个人倒是更加奇怪了。

    他身着一身青色儒装,身材颀长,即便已经累得气喘吁吁,仍旧无处不显露出高贵的气质,但是那张脸上却是常透露出一种病态的苍白,高挺的鼻子下面是淡如水的薄唇,整个人的气质显得有些阴冷。

    这一队人又是什么人?

    双方隔得有点儿远,自己又一身黑衣,是以他站在那里,对方也没有发现他,就算发现,楚寒也不担心,毕竟这里是齐天宗。

    他保持着约莫二十丈的距离,始终跟在这一队人的身后,顺着这条路一直走,慢慢的,路两旁的景物连他都感觉到了陌生。

    这里已经不是外门弟子经常活动的地界了,可是即便如此,仍旧没有任何人来阻拦这伙人一下,这一点就连楚寒也有些疑惑,毕竟他对齐天宗,也是十分的不了解。

    一行人又走了一会儿,终于停住了,他们来到了天柱峰的山门前,被两个提着剑的青衣弟子拦住。

    那名儒生连忙上前行礼,跟那两名天柱峰的青衣弟子说着些什么,过了好一会儿,才得以继续前进,不过只有他一人,那十六名甲士部都留在了外面候着。

    这下子楚寒也没法继续跟进去了,他沿着原路返回,继续在这黝黑的小径上走着,远远的看到了李师兄的小木屋。

    小木屋燃着灯,可是楚寒自己却不知道里面到底有没有人,他打算回去了,因为在他看来,黑夜中的齐天宗确实没有什么特别的。

    可就在他转身的那一瞬间,他整个人都僵住了。一把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而直到现在,他仍没有感受到那个敌人的存在,可他知道,那人就在背后。

    “外门弟子,你叫什么名字?”

    从说话的声音来看,背后的人年纪不大,不过却是绝对的警惕。楚寒不敢大意,老老实实的说道:“楚寒。”

    “大半夜的,出来做什么?”

    “睡不着,出来转转。”

    楚寒此刻已经冷静下来,看样子,齐天宗也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般疏于防备,黑暗中,自己所看不到的地方总有些所看不到的力量。不过既然是齐天宗的弟子,那么自己应该没什么危险。

    “睡不着?”背后那人一声冷笑,架在脖子上的刀微微用力,说道:“那你跟着傲来国的使臣来这里做什么?”

    傲来国的使臣?

    楚寒微微一怔,说道:“我见他们不像是齐天宗弟子,担心是图谋不轨的歹人,所以偷偷跟上来看一看,不过发现他们和天柱峰的师兄在谈话,料想是我猜错了,所以此刻正打算回去。”

    他感觉到自己脖子上已经有鲜血流了下来。

    脖子上的那把刀停住了,过了许久,背后的人没有说话,那把刀却是悄无声息的移开了。楚寒没有听到任何的动静,等他转过身的时候,周围又是空旷的,静悄悄的一片。

    伸手在脖子上一摸,湿漉漉的,有些刺痛,虽只是划破了些皮,但鲜血仍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他快步回到了自己的院子,没有多想,只是躺在床上开始睡觉,他像往常一样度过每一天,就这样,在齐天宗的第二个月悄悄地过去了。

    他领到了第二份资源,和第一个月一样,没有丝毫的变化,只不过这一次并没有出现什么争抢的情况。

    日子是平淡的。

    楚寒的刀法每日都在变强,但是在力量上,他是却始终没有什么进步,如果说易筋境的力量足有五百斤强悍,那么到底是自己达到五百斤力量之后就可以进入易筋境,还是进入易筋境之后力量就会增长到五百斤,他还是不清楚。

    所以他去问了南宫海,答案是后者,可是如何进入易筋境,他仍旧不得而知,这一点问南宫海也没有用。

    他甚至去翻看了黄皮子的透骨钉秘籍,发现那东西,也不比自己的水寒刀高明到哪里去。修炼了几天,没有得到什么启示,倒是学会了这一手透骨钉,虽不比当时黄皮子力可贯石,在人身上打个窟窿却并非什么难事。

    时间到了第三个月,事情发生了转变。

    一群人再次聚集在一起,像前两个月结束时那样,来领下一个月所需的资源,可是这一次,内门来的人却不是方勇。

    “我叫苏炳,天柱峰弟子,你们可以叫我苏师兄。”来人一身象征着内门身份的青衣,后背背一方正铁剑,身子瘦长,面色一直不变的冷峻。

    他看着眼前一百多号人,毫不掩饰眼中厌恶的神色,说道:“今日我来这里,是想选两个人,跟我外出去执行宗门任务,你们之中,谁的武功最强。”

    此话一出,无人说话,也无人站出来,毕竟谁也不知道这宗门任务究竟是怎么回事。

    见到这个样子,苏炳冷哼一声,说道:“任务完成之后,协助我完成任务的人,有机会得到一门内功心法。想清楚了,没有内功心法辅助修炼,你们即便修炼一辈子也难以突破到易筋境,更别说进入内门了。”

    听了这话,楚寒一怔,易筋境界竟然需要内功心法辅助,如果这样的话,这任务倒是可以去。

    还没等他上前一步,便有十几人率先出列,很显然,缺少内功心法的人并不在少数。

    可是此时,苏炳的眉头却是皱的更紧了,他带着隐隐的怒气,冷声说道:“我已经说了,我要的是你们中最强的两人,你们十几个人都是最强的吗?”

    太阳高高悬在头顶,可是空中却升起一股莫名的寒意,让人觉得冷,什么都冷,从脚底到大腿,从手指到肩胛,从鼻尖到胸口,整个人都冷了下去。

    走在前面的十几人面对着苏炳,感受最为直观,双腿发软,脸色难看至极,仅一个照面的功夫,稍微有些不自信的人都在向后退去。

    这时另一个人走了出来。

    这个人是独孤雁。

    独孤雁一走出来,立刻又有几人心生动摇之意,向后退出,这就不禁让苏炳多瞧了两眼,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独孤雁。”

    “嗯,你算一个。”

    独孤雁没有说话,默默的站到了苏炳的一旁,独孤家作为武学世家,所藏典籍无数,自然不缺一门武功心法,但是他却没有修炼,因为那不是最好的。

    这是他来齐天宗,也是他久久没能突破到易筋境界的原因。

    齐天宗有七峰,七种绝学,天柱峰上的便是这世间数一数二的内功,离火一线天。

    所谓易筋,“易”是变通、改换、脱换之意、“筋”指筋骨、筋膜。就是改变筋骨,通过修炼丹田真气打通身经络,就是易筋境界的真意。

    可人体经络无数,人力有限,部打通实在是痴人说梦。而能打通经脉的多少和种类,前人虽有经验传给后辈,可是归根究底,除了和所花时间有关,再就是个人内功的强弱。

    “还有没有人!”

    苏炳又喊了一声,他扫视了一圈,又有几个人跃跃欲试,不过这次楚寒把握住了机会,率先站了出来。

    苏炳打量了一下楚寒,浑如刷漆的剑眉紧皱着,很显然,眼前这个用着齐天宗制式黑刀的家伙在他眼中并没有什么实力。毕竟才三个月,这个时间段,外门弟子中即便有高手,那也都是原本的世家子弟。

    而修炼齐天宗提供的水寒刀法,别说三个月,即便辛辛苦苦练上三年,也绝入不了他的法眼。可奇怪的是,他注意到,在这个少年走出来的一瞬间,人群中蠢蠢欲动的人物又少了几个。

    他看着楚寒,说道:“你很强?”

    楚寒也看着苏炳,想了想,极为认真的点了点头,说道:“我很强。”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