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红衣鬼女

作者:罗大王 |字数:6152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苏炳说这件事情很简单,可是楚寒倒是觉得很麻烦,不过没关系,苏炳说事情交给他,到时候他们两个只要照他的吩咐做就可以了。

    楚寒没有提出任何的意见,他只是打了一葫芦烈酒,随后就跟着苏炳上路了。几人先坐了两天马车,接着步行翻过两座山,三条河,终于又来到了一个有人烟的地方。

    可这里仍不是傲来国。

    “傲来国可真远。”独孤雁抱怨了一句,翻山过河,几天奔波,即便是苏炳,此刻也是疲惫的厉害,更不用说他了。

    唯独楚寒还好,他只是稍微有些烦躁,至于身体,有着朱果的不断滋养,甚至可以说越是劳累便越舒爽。只不过他也不能表现的太过与众不同,始终在假装一副被太阳晒蔫了的样子

    三人仍在赶路,之所以说是有人烟,那是因为前面不远处隐约看见有一座小镇,房舍屋瓦,鳞次栉比,一旁田垄,沟壑纵横。

    远远看着,就知道是一个极美的地方,南方乡村的傍晚,当晚霞消退之后,天地间就变成了银灰色。迷蒙的雾霭和压低的乌云相接着,像是给墙头、屋脊、树顶和街口都罩上一层薄薄的玻璃纸,使他们若隐若现,飘飘荡荡,很有几分奇妙的气氛。

    可随着天色渐渐变暗,众人离的更近,这种奇妙就隐约添上了几分诡异。

    镇子里太静了。

    苏炳不需要向导,因为他去过傲来国,来过这座小镇,在他的记忆中,这座小镇无比的繁华,即便到了晚上,四处也是灯火通明,尤其是镇子中那座让他朝思暮想的怡红楼。

    三个人,六只脚,踏在了这条满是灰尘的街道上,街道不长也不宽。小镇就是由两条这样的街道组成的,加起来一共两百多户人家。

    简陋的店铺,廉价的货物,善良的人家,朴实的人。只可惜,这沿街的店铺中,两百多户人家,却是一个人都找不到了。

    一个人都没有。

    街道两旁的房舍,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安静,死一般的安静,让人看不出任何活人的气息。

    “这,究竟是怎么了?”

    问这话的是楚寒,即便是他,看着周围的这等景象,也是毛骨悚然,浑身起鸡皮疙瘩,更是下意识的握紧了手中的刀。

    这个时候,有风吹过,街旁一只藤条编成的筐子被风吹着从身前滚过,发出吱吱的响声。

    苏炳没有说话,他的心已变得冰冷,手也变得冰冷。

    这地方究竟发生了什么?

    那些住在这里的人呢,难不CD死了?

    他不知道,也不愿意相信。

    他只说道:“我没读过多少书,却也知道,世上怪力乱神之事不可相信,不就是没有人嘛,难不成你想睡大街?走,跟我去怡红院,挑几张最大最软的床。”

    独孤雁干笑了两声,心里也是有些发毛,嘀咕着说道:“这鬼神之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啊。”

    楚寒说道:“我其实宁愿露宿荒郊野岭。”

    只不过苏炳已经这样选择了,他们也只能跟着,红楼镇,怡红院。一个简单的二层小楼,满挂着发黑的红灯笼,在漆黑的夜里显得那么的普通,那么的破落,让人根本想象不到它曾经的那种美丽。

    不过就算是那些灰尘都不见,那些灯都燃着,这座小楼也没什么特别的,它以前之所以吸引人,还是因为里面的姑娘。

    美丽动人的姑娘。

    脚踩在坚硬的地板上,虽然有些灰尘,却没有老化,给人一种脚踏实地的感觉。

    这镇子实在太过诡异,三人也是小心行事,选了三间相邻的屋子住着,如有事情发生,也好相互照应。

    可是等楚寒把灯油添上,点上火的那一瞬间,他只觉得整个人从脚底凉到了头顶。这张铺着红绸的桌子上没有一丝灰尘,这间房子里也干净的异常,仿佛有什么人一直在这里住着。

    但即便楚寒在这里站着,也感受不到任何活人的气息,他只觉得有些胸闷,甚至有些喘不过气来。

    他打开了窗户,有灰烬自窗棂上飘落。

    天空是浓烈的黑,几近是绝望的颜色,没有月光和星光,仿佛是乌云遮盖了天幕,一切都显得很不对劲。

    他又点了几盏灯,把整个房间照的灯火通明,似乎连一个能藏住黑暗的角落都不存在了。接着他就趴在窗子前,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几乎只是几个呼吸的功夫之后,他把屋子里每一个角落都检查了一遍,这屋子里空旷旷的,除了自己什么人都没有。

    他往那张大床上一躺,整个人就都陷了进去,过了没一会儿,他的脸色变得潮红,下面那刚开始发育的小兄弟也慢慢的支起了小帐篷。

    女人的气息,香粉味儿。

    虽然极力克制,但是下意识里,他的脑海中已经在想这张床上以前睡着一位怎样的女子,她的皮肤一定很滑嫩,香喷喷的,即便天冷的时候睡觉也不喜欢穿衣服,只用这被褥包裹着那滑嫩如玉脂一样的身体。

    这同样不对劲,外面的地上已经落满灰尘,灯笼已经腐化发黑,这么长时间没人住过,这张床不仅没有发霉,甚至还能闻到女人的香粉味儿。

    他无奈的苦笑了一声,站起身,把床上铺着的厚厚的羽绒褥子叠好,放在了柜子里,只留下了一张竹席,上面铺着一张毯子。

    他还是习惯睡硬板床,那种柔软的感觉让他觉得自己的四肢仿佛没了力气,整个人都会很不安。

    可是他这次躺下,香粉味儿依旧还在,枕头上面也有,不过这次他却没有起身,老老实实的闭上了眼睛。

    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虽然有些疲惫,但是他也不该睡得这么熟的,甚至还做了一个梦,梦中的情景异常的香艳刺激。

    以致于他醒来的时候,还是有些回味。

    天亮了,柔和的阳光顺着窗子照了进来,一切都是十分的温暖,只不过,坐在床上支着脑袋的楚寒却是无比的惆怅。

    屋子里,桌子上,哪里像昨晚看到的那么干净,反而处处都是灰尘,地面上,还有自己昨晚留下的脚印。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楚寒握紧了刀,推门而出,恰巧遇到了独孤雁和苏炳师兄,二人的脸色也不怎么样,尤其是苏炳师兄,直接连背上的那把剑都拿了下来。

    “真是奇怪,我昨晚睡得好好地,今天早上,桌子上摆着的两个空酒杯莫名被人倒满了酒。”独孤雁又看了一眼两人的脸色,说道:“莫非你们也遇到了诡异的事?”

    楚寒点了点头。

    苏炳却说道:“银子没了。”

    “啊?”

    独孤雁一怔,三人中,只有苏炳出门带了银子,这一下子没了,身无分文还需要再走几百里,想想都知道有多困难。

    听了这话,楚寒却松了口气,既然是偷银子的贼,那么就必定是一个人,只要是人,那么就总有办法。

    独孤雁也冷笑一声,说道:“装神弄鬼!”

    可是苏炳的脸色却瞬间变得煞白,冷声说道:“走,快些离开这里,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说完,他整个人就窜了出去,健步如飞,独孤雁和楚寒拼尽力在后面跟着,等到出了镇子的时候,仍被拉开了很远的距离。

    直到已经看不见了红楼镇的影子,三人才渐渐停了下来,看着苏炳的模样,楚寒和独孤雁都是有些莫名其妙,同时也有些好奇,究竟是什么事情,可以将一位内门的师兄吓成这个样子。

    没等两人开口,苏炳就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在那的应该是红衣鬼女。”

    “红衣鬼女?”

    “红衣鬼女!”

    楚寒没有听过这个名字,独孤雁却听过,当他听到这四个字的时候,打了个哆嗦,脸色比苏炳还要难看,说道:“既然是她,那我们还是再离远一些比较好。”

    苏炳叹了口气,说道:“如果她真如传闻中那般厉害,我们即便逃得再远,也不过是一个死字,此次既然她让我们离开了红楼镇,说明他要的只是银子,不是我们的命。”

    “红衣鬼女,是什么人?”

    独孤雁看了一眼楚寒,说道:“你竟然不知道红衣鬼女?”

    楚寒点了点头,说道:“我进入齐天宗之前,只是个普通的酒家童子,哪里知道这种人物。”

    苏炳说道:“红衣鬼女是约莫三年前在天南忽然出现的高手,据说她本是中州地界的高手,不知为何来了天南。被她盯上的人,十个有八个都要死的,而且那些死去的人,就像人间蒸发了一般,连尸体都找不到,就算侥幸没死的,也只说自己是见了鬼,一个红衣女鬼,至于他长什么样子,就真的无人知晓了。”

    独孤雁补充说道:“如果只是这样,那还不足为惧,只是这红衣鬼女每年的七月十五,都会出现在一处镇子或是村落,第二天早上,她所出现的地方,就会变成红楼镇这个样子。”

    楚寒怔了怔,回想了一下从昨晚到现在的经历,无处不让人惊悚诡异,心想这红衣鬼女如果真的是一个人,那么她也一定是一位难以想象的高手,如果她想要杀自己,自己恐怕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如果自己是七月十五当天出现在这红楼镇呢?

    想到这个问题,楚寒背后忽然升起一阵寒意,他知道自己的实力,如果他也在当场,和那些普通老百姓相比又有什么区别?一样也会从这个世上无声无息的消失掉。

    这个世界真的危险啊。

    楚寒这么想着,心里突然对内功升起了前所未有的渴望,他要变强,他需要能够确保自己安活在这个世上的力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