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王妃

作者:罗大王 |字数:5151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盛华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九龙圣祖

    花折柳开了话茬,众人也纷纷效仿,举杯痛饮,先前虽然退缩,但是这些人在武英琪失势的时候选择来跟随他,也未必不是真心。

    楚寒也很高兴,酒很不错,他很满意,虽然即便是这个时候,他的左手依旧紧紧的抓着刀鞘。

    他的人好像已经和这把刀融为一体。

    吃饭的时候,人们仍不忘说话,甚至可以说,人们本就是为了说话,只是在偶尔的间隙才吃上一两口。

    就算是身边的苏炳和独孤雁,二人虽很少发表意见,却也是支起耳朵,聚精会神的听着,桌上的一双筷子几乎没怎么动过。

    楚寒不同。

    在他眼里,人活着,吃饭便是头等大事,他吃饭很有特点,动作不快,却是始终不停。吃一口菜,喝一口酒,往往一口便是一杯,而那雕青花的秀气酒壶瓶口细窄,瓶身虽精致肚量却不大,一壶下来又能有几杯?

    是以楚寒菜还没吃几口,一壶酒就喝了个精光。

    所以他理所当然的摸走了独孤雁桌子上的那一壶,一杯接一杯的继续喝,等这壶酒喝完,他也吃了个八分饱。

    然而等他抬起头,才发现,众人仍在边吃边聊,桌子上的食物甚至没有怎么动过。

    独孤雁轻声说道:“你还真是来吃饭的不成?”

    楚寒点了点头,说道:“就算要杀人,也要吃饱了才有力气。”

    独孤雁冷哼一声,说道:“吃饱了是有力气,但是喝醉了可就不一样了。”

    楚寒摇了摇头,说道:“这点酒喝不醉。”

    酒也喝够了,饭也吃饱了,楚寒觉得很无趣,今天是九月十二,离最近的九月十五还有三天,也就是说,他们还有三天的时间来准备。

    楚寒瞧了一会儿,借口上茅房退了出去,可等他刚走没两步,他就注意到,自己身子后面跟了一个人。

    这人一身便装,腰间却配着长刀,是大皇子府上的奴才,他只是在楚寒身后不远处跟着,被发现了也不在意。

    见此,楚寒微微一笑,心道这大皇子心思还真是缜密,为了防止秘密泄露,竟然做出这种事。估摸着剩下的三天时间,大家都要活在别人的监视中了。

    楚寒脸上没什么表情,他果真去了一趟厕所,只不过之后也没有回去,他再次回到了那间所谓的武库,喜儿那丫头不知跑哪里去了,取而代之的是另一个稍大一些的姑娘,黛眉小嘴俏脸微胖,莹莹一握的小腰上缠着一条绿色的丝带,那俊俏模样让人只看一眼就要脸上发热。

    楚寒也一样,他是一个正常的男人,不过好在,他意识到自己尚在被监视,而且自己来这里可不是来调戏小姑娘的。

    他继续开始看书,《内力周天经络走向》,这本书他上午就已经看完,现在正在看第二遍。看了这么多书他才发现,这个世界的对武功的研究已经到了一种十分精深的程度,无论是实践还是理论,都极为完备。

    虽然自己现在并没有修炼内功,但是自己可以当一个理论的大师啊。楚寒这样想着,脸上显出几分得意之色。

    那漂亮至极的丫鬟瞧着楚寒看书的样子,掩嘴笑了笑,随即便退出了屋子,在她看来,满脸稚嫩的楚寒还只是个孩子的年纪。

    可男人一旦下定决心做什么事情的时候,他就不是一个孩子了。

    接下来的两天,楚寒每天白天都要和大皇子府上负责行动的高手操练,此间高手,三位洗髓境,八位易筋境,至于楚寒这样的易骨境,那则遍地都是。

    此外,还有三十名副武装的甲士,他们的作用,甚至要大过易筋境的高手,因为他们身上装配了足足三十架强弩,五十步之内,穿云破甲,即便是身怀金钟罩铁布衫这样的横练硬功,在这弩箭面前也要被射成刺猬。

    而晚上,楚寒洗了个澡之后,便会躲进武库之中,点着油灯看书,独孤雁来看过一次,只瞥了一眼这些书的名字就走了,很显然,他不明白楚寒为何看得这么津津有味。

    没人管他。

    虽说给他安排了他应该做的事情,但是很显然,这次的任务他的作用实在是无关紧要。最让他不明白的也是这一点,既然如此,苏炳为什么还要带着他跟独孤雁呢?

    楚寒留了个心思。

    到了第三天,一行人都换了衣服,打扮成了宫中的太监或是侍卫,从皇宫运杂物的小门中偷偷进了宫。

    约莫刚吃完早饭的时候,一群人就约定了埋伏的地点,那是一个前后通路的巷子,两边是筑的厚实红色漆墙,约两丈高,上覆黑瓦。

    这岂非就是武元庆的死地?

    然而到现在,楚寒都没见过武元庆,这位所谓的傲来国二贤王。只要事情一切顺利的话,他应该就要死在这里了。

    他们这一行只有十人,由武英琪亲自带队,来此查看。只是此时,不远处忽然出来慢悠悠的脚步声。

    楚寒下意识的抬头望去,一行数十人,是着青衣的太监和穿纱裙的宫女,他们走路的姿势是那样的谨小慎微,可是偏偏动作还完一致,极其自然,远远看着,带着一股难以言喻的威严。

    可是这威严真正来自的,是他们抬着的一明黄色的雅致小轿,轿子露天,藏不住任何的东西,自然也挡不住人们好奇的视线。

    轿子上坐着的是什么人?

    楚寒好奇的看了过去,只看一眼,他就怔住了。这轿子上坐着的是一个女子,一双丹凤眼微微向上飞起,说不出的妩媚与凌厉。衣饰华贵端庄,体态纤秾合度,肌肤细腻,面似桃花带露,指若春葱凝唇,万缕青丝梳成华丽繁复的缕鹿髻,只以赤金与红宝石的簪钗装点,反而更觉光彩耀目。

    他心里赞叹一声,果然是丽质天成,明艳不可方物。

    这个高贵端庄的女子又是谁?

    楚寒正想着,只听得身旁武英琪微微低头,朗声说道:“英琪见过王妃。”

    王妃,眼前这位妩媚的妇人看着年纪也不大,难不成竟是成熟稳重的大皇子的母亲?

    楚寒不知道,因为他此刻和其他人一样,都跪伏在了地上,低着头,眼中所能看到的东西只有地上极为平整的石砖。

    石砖的缝隙里有一只蚂蚁,正努力的拖着一根细碎的草叶,不知道爬向藏在哪里的蚁洞,丝毫没有注意到,上方有一个巨人在看着他。

    楚寒现在一身淡蓝色服饰,腰束一深蓝色丝带,俨然一个宫中的小太监,还是最不起眼的那种。

    王妃“嗯”了一声,并不叫“起来”,也不说话,她的眼中不仅没有这些跪在地上的奴才,甚至连站在那里放肆打量着她的大皇子也不在意。只意态闲闲地拨弄着手指上的一枚翡翠嵌宝戒指,看了一会儿,又笑着对武英琪说:“英琪,你从齐天宗回来足有两年光景了,先前还好,这两个月,怎么都不来给本宫请安了?”

    她的声音有些慵懒,却每一个字都带着无上的威严,地上的每个人虽然跪着,却无一人是她的奴才,无一人看着她,却都记住了她的样貌。

    只要他们中任何一个人出手,都能让轿子上这个高贵的妇人血溅五步。

    可是人们只是听着她说话,就觉得肩上仿佛按着了两只手,四下里人人屏息凝视,心脏咚咚跳动。

    这岂非就是皇家的威严?

    武英琪笑了一声,说道:“我住在宫外,王妃深居宫中,常常来往,多有不便,今日,英琪不就来跟王妃请安了吗?”

    王妃笑了一声,说道:“就你会说,不过本宫奉劝你一句,你父王刚刚去世,切不要多生事端。”

    武英琪低头说道:“王妃教训的是。”

    可他的心里却在冷笑,只想到,若不生事端,难道白白看着本应属于自己的王位落到武元庆那个乱臣贼子的手中,白白的看着你们踩在我的头顶上?

    王妃点了点头,一扬手,那顶轿子便是渐渐远去,这个时候,地上跪着的一群杀手才站了起来。

    他们随着大皇子来到了一处阴暗偏僻的库房,在这里有一个箱子,他们从箱子里拿到了自己的兵器。

    楚寒再次握住了那把刀。

    漆黑的刀。

    又有谁,会死在这把刀下?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