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偷情

作者:罗大王 |字数:4845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盛华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九龙圣祖

    三十名带甲的侍卫虽然是武英琪的手下,但本就在皇宫中任职,此刻更是分布在皇宫各处,反而是这一众高手,就算是伪装成宫女太监,也难免露出马脚,为安起见,此刻都藏在了这间屋子里。

    大皇子不在,剩下的人不熟,也就又重新分成了一拨又一拨。

    这屋子不大,却绝对算得上精致,也是,皇宫里的每一处建筑都是有讲究的,在这个世界,匠人对于房子的讲究,往往比医生之于病人还要严苛的多。

    只是再好的房子,常年不住人,宫女太监们自然也就懒得打扫,桌子墙壁落满灰尘,墙角椅腿挂着蛛网,随便一动,震起的灰尘呛得人直咳嗽。

    一个人如果练的了武,那么他的意志必然是坚定地,可是楚寒发现,意志坚定的人也是不愿意吃苦的。

    花折柳就是这么的一个人。

    他身上的袍子并不名贵,但是绝对一尘不染,他手中的宝剑分明没有出鞘,他却一天必然要擦拭五遍以上。

    此刻他眉凝纠结,脸上带着一丝烦躁,坐在一张已经被他擦了三遍的椅子上,低着头,极为认真且不高兴的在擦拭着他的剑。

    那是一柄有三尺长的利器,剑刃锋锐雪亮如镜,分明只是横在那里没动,却让站在他周围的人凭空感到一阵寒意,是以分明知道他不会向自己出手,却还是半刻不得放松。

    这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个人?

    一个剑客。

    楚寒一向认为,如果你想知道一个人是怎样的一个人,就一定要用自己的眼睛去看,不能去听别人说。

    自己眼睛看到的未必就真实,可总归能让自己相信。

    此刻他就在看着花折柳。

    准确的说,是在看花折柳的手。那是一双有些粗糙的手,手掌宽大,手指修长,握住剑柄的时候,手掌和剑柄之间再没有一丝缝隙。

    这只手非常适合握剑,这把剑很锋利,同样很适合杀人,花折柳,剑杀人,傲来国有名的剑客。

    楚寒清楚,眼前的这人,苏炳虽对他极为不屑,可花折柳的实力远在自己之上。此次刺杀,洗髓境的高手只有三人。

    除了武英琪,苏炳,之后就是他。

    “你杀过多少人?”

    问这话的是独孤雁,他的声音不大,屋子里也不是多安静,所以也没什么别的人注意到。

    楚寒想了想,说道:“其实不多。”

    独孤雁呵的笑了一声,说道:“我只杀过一个人。”

    只一个人?

    楚寒想了想,极为认真的说道:“那也不算少。”

    独孤雁自嘲的笑了笑,他觉得楚寒这话就是在嘲讽他,虽说楚寒本身没有半点儿这个意思,他只说道:“那个人对我很重要,如非迫不得已,我是绝不愿意杀他的。”

    楚寒说道:“只希望今晚一切顺利。”

    他不想再将这话题继续下去了,无论独孤雁杀的那个人是谁,他都不想再说,与人交心是一件让人很放松的事情,可是他心里藏着的事情,大都不是能够轻易告诉别人的。

    中午吃了点随身携带的干粮,一直到了晚上,天完暗下去,众人才推开门走出了屋子,星儿不明,象谁把细碎发亮的一把芝麻,撒满了天宇。

    夜晚的皇宫极度的安静,有如鬼蜮。

    更糟糕的是,楚寒迷路了。

    一行人分四路前往埋伏地点,他与苏炳一路,本不会有什么问题,但是刚转过一个巷口,苏炳就不见了。

    楚寒也是怔住了,黑暗中,他一身夜行衣衫,握着刀走着,如果被人发现,以他现在的装束,必然要被当作刺客当场格杀。

    可不知是运气,还是其他什么原因,一路走来,楚寒根本没有遇到什么人,仅有的几个小太监和宫女也没有发现他。

    皇宫中巷子极深,他走了一会儿,本想凭借记忆折返回原路,可是走着走着,才发现眼前的道路越走越偏。

    他看着不远处那座灯火通明的宫殿,颇有些无奈,这是他来到皇宫之后,第一次看到这座宫殿。

    这也说明,他已经不知道自己走到哪里去了。

    四下无人,鬼使神差的,他向着那座宫殿走了过去,没什么目的,他只是好奇。这里也是诡异的厉害,如此浩大的一座宫殿,竟是连一个侍候的下人都看不到。

    他悄悄的伏在窗户旁边,听着房间里面传来的声音,心底升起一股子怪异的感觉。那是女人动情的声音,娇媚酥人,让人忍不住心头燥热。

    可是傲来国的国王已经死了,新王未立,那么里面和女子缠绵的男人是谁,那位女子又是谁?

    好奇的楚寒借着窗户的缝隙向里面看去,看清楚之后,他的瞳孔微缩,心道这场景还真是香艳刺激的厉害。

    只见布置华贵的屋子中央摆一丈许圆床,粉红纱巾从屋顶垂落,一丈接一丈,一重接一重,透过那粉红的纱巾,隐约可以看到两个赤条条的人影蛇一般缠在一起,女子娇媚的呻吟喘息声不断自耳边传来,让楚寒根本无法移开自己的视线。

    应该说,他看得饶有兴致。

    不知过了多久,那床上的两个人终于停了下来,不过男人的手依然不老实,女子也毫不在意,伸手在他肩上轻轻抚摸,凑过樱桃小口,吻他的脸颊,渐渐从头颈而吻到肩上,口中唔唔唔的腻声轻哼,终于停了下不尽的轻怜密爱。

    男子说道:“我要走了。”

    女子轻哼一声,斥道:“我最恨你这双腿啦,迈步一去,那就无影无踪了。”说着在他大腿上轻轻扭了一把。

    男子吃痛,连忙告饶,说道:“宝贝,再等等,再等一段时间,整个傲来国都是我的,那么我们便不需要再这般偷偷摸摸的了。”

    这男子竟然是武元庆?

    楚寒心里是又惊又怕,可他仍站在那里没有动,连呼吸都放的平缓。武元庆是绝顶的高手,先前两人交欢时没有发现他,但现在就未必了。

    这女子又是谁?

    女子冷哼一声,说道:“我今天又见到武英琪那个小杂种了,他对我是愈发不恭敬了,每当我想到,我们的儿子被那个什么齐天宗的柳正则杀了,我就想把齐天宗的所有人都杀了,一个都不放过。”

    他们所说的那个人莫非就是那位在金钱镇死在柳正则剑下的傲来国五皇子?

    这女子难道是白天所见到的那位高贵端庄的王妃?

    楚寒觉得这件事越来越有意思了。二贤王武元庆想谋夺皇位,和王妃有染,甚至连堂堂傲来国的五皇子,都是武元庆的种。

    他心底叹息一声,武元庆谋划多年,对傲来国掌控极深,也难怪武英琪要用刺杀这种极端的手段了,正常斗的话,他只会死的不能再死。

    他站在原地没有动,黑衣,黑刀,藏在柱子后面的阴影里,有如一块儿冰冷的石头。

    武元庆推门走了出去,直向着黝黑的宫廷外面走。

    楚寒幽幽跟了上去,心底也是忐忑。直到现在,他仍没有什么把握,他没见过什么绝顶的功夫,不知道洗髓境到底有多强。

    他只见过武英琪手下的弩阵,五十步之内,一个齐射,威力比之前世所见的枪支弹药又哪里弱上半点儿?

    一想到这里,他竟又是有些期待。

    这武元庆号称傲来国第一勇士,他手中所掌握的武力,是否又真的能超脱凡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