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红衣劫

作者:罗大王 |字数:4969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盛华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九龙圣祖

    “我们在这里呆了多长时间了。”独孤雁大口的喘着粗气,低着头,只觉得浑身的力气都耗尽了,“一个月?”

    楚寒也没有抬头,他的眼睛中布满血丝,仍在看着那个佝偻的背影,说道:“一个月的话,你早就饿死了。他才吃了三顿饭,所以我们才在这里待了一天。”

    独孤雁呵呵笑了一声,不再说话。

    这样楚寒倒也乐得清闲,他知道独孤雁绝没有如此脆弱,他只是想说点什么,以此来证明自己还活着。

    楚寒偏偏又不愿意说话,朱果的药力虽说可以帮他恢复体力,但是他也会饿,饿的时间长了,再如何的灵丹妙药也无法填饱饥肠辘辘的肚子。

    他已经很饿了,肚子咕咕的叫着,可是偏偏眼前的景象又让人忍不住发疯。

    驼子当然会睡觉,但他似乎连睡觉的时候都是睁着眼睛的,那双眼睛也不知道能否看到东西,黑暗中瞪得大大的,一句话不说,阴森而又恐怖。

    他当然也会去拉屎撒尿,可是他拉屎撒尿也只在一旁,没有丝毫的遮掩,楚寒不知道自己还能否等到那个所谓的机会。

    他只是等着。

    地牢里看不到太阳,气氛沉闷,他只能根据驼子吃饭的次数来判断时间,现在约莫是第二天的晚上,天黑没多久。

    想着想着,他自己的上下眼皮也不知不觉的合上了。吊在这木十字上,脚不沾地,很难睡着,但是他实在太累了。

    人可以忍住痛苦,但往往很难忍受住困倦。

    不知过了多久,他睁开了眼睛,偏头瞥了一眼身旁的独孤雁,他也睡着了,连带着地上的那个驼子。

    他睡得很死,趴在地上,四仰八叉,与其说是睡了,还不如说是已经死了。

    楚寒也不知道为什么,绝好的机会就这样来了,他活动了一下酸麻的臂膀,轻微的晃动了一下身体。随后,他腰部猛地发力,整个人一转,随即咔嚓一声,木屑纷飞,楚寒重重的栽倒在了地上。

    这动静可不小,可是那驼子依旧没有醒,反倒是独孤雁醒了过来,他看着地上的楚寒,先是一惊,随后又瞥了一眼一旁熟睡的驼子,脸上表情由惊转喜。

    楚寒没有理会他,慢慢的站了起来,走到自己的刀旁,脚尖一挑,雪亮的刀便从鞘中飞了出来,从半空落下,割断了楚寒左手的绳子,同时在他的左臂上划出一道血痕。

    独孤雁忍不住叫了一声漂亮,他现在浑身酸麻,几乎已经没了力气,实在是没想到,楚寒竟然还能做到这种事。

    空出一只手,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他解下身上的绳子,收好自己的刀,随后又将独孤雁给救了下来。

    最后,他才把刀放在了那驼子的脖颈上,冰凉的锋刃直贴着他的皮肤,可驼子仍没有察觉分毫,只趴在那里,似乎是真的醉死过去了。

    死人是没有感觉的。

    只不过驼子并不是醉死的,楚寒用刀拍了拍他的脸,这才发现,他的脖子已经断掉了,咽喉下面有着几道青紫色的指痕。

    他是被人活活掐死的。

    但最古怪的是,即便如此,他的脸上也带着笑容,身上也迅速的积了一层灰,像是已经死了很多年的干尸。

    楚寒绝不相信过了很长时间,他觉得甚至他就只眯了一小会儿,最关键的是,在这阴冷潮湿的地牢里,无论过多少年,都不会积下这样干燥的清灰。

    两人对视了一眼,寒意自脚底直冲头顶。

    独孤雁说道:“这武元庆还真是有些手段,没有想到,连红衣鬼女都能为其所用,眼下看来,武英琪要与他相争,实在是太过自不量力。”

    楚寒冷声说道:“他们争他们的,我们还是赶紧走,虽然不知道红衣鬼女为什么不杀我们,但是这里绝不是久留之地。”

    独孤雁点了点头,说道:“走。”

    两人说走就走,拿着兵器,小心翼翼的走着,可是直到走过阴暗狭长的地牢,推开门来到了府上,两人也没有见到除那驼子之外的任何一人。

    已是午夜,黑暗如风扑来。

    周围寂静的可怕。

    他们本来要死的,这皇子府就是他们的死亡之地,可是此时,谁也没有想到,这皇子府本身也已经死亡。

    今天不是七月十五,皇子府也不是那些普通老百姓聚集而成的村镇,这里有无数的高手,甚至还有武英琪,花折柳那样的人物。

    可是此刻,他们在哪里?他们是不是已经从这个世上消失了?

    所有人吗?

    独孤雁不知道,楚寒也不知道,就在昨日,这偌大的府邸还灯火通明,一片辉煌气派。可是到了如今,却显得一片破败,像是已经废弃了几十年,没有丝毫生机。

    周围是死一般的寂静。

    打破这寂静的是一声刺耳的鸣啸。

    剑鸣!

    此声过后,正西处一面石墙瞬间被一剑切开,化作无数碎块儿堆砌了一地。石墙后面,武英琪站在废墟之上拔剑怒吼。

    “红衣鬼女,你给我出来!”

    武英琪自然没有死,虽然发现的时候,府上的客卿和下人已经少了三分之一,但总算还不是那么迟。

    他背后站着的人是花折柳,这个男人依旧握着剑,可脸上却只剩下了苦笑。

    他的衣服上满是灰尘,剑刃上沾满不可思议的铁锈,他发誓,自己一生绝没有这么狼狈过,就算他有一天死在别人的手中,他相信自己也是干干净净的去。

    直到今日他遇到红衣鬼女,他整个人几乎已经绝望,在这无言的恐惧面前濒临崩溃,而到了这个时候,他甚至连他的对手都没有见着。

    或许见到才好,更多的时候,恐惧总是源自未知。

    花折柳知道对方利用了他的恐惧,但是他没有什么办法,又有谁可以轻易克服自己的恐惧呢?

    楚寒和独孤雁也很无奈,他们站在那里,对面就是提着剑的武英琪和花折柳,之间没有任何的阻隔。

    很显然武英琪看到他们也愣了一瞬,说道:“想跑?受死!”

    武英琪已经举起了剑。

    楚寒和独孤雁已经握紧了刀,或许这并没什么用,但是显然,两人绝不会坐以待毙。

    武英琪怒从心头起,提剑就要杀人,可偏偏这时,半空中飘出一道丈许红翎,直吓得他刚刚跃起却又立刻落下。

    宝剑利刃横空,剑光飞舞,剑气四射,眨眼的功夫,那飘来的红翎便被绞成了漫天的碎屑,可也仅是如此。

    红衣鬼女在哪里?

    武英琪不知道,一直按剑而立,随时寻找机会准备出手的花折柳也不知道,他们什么也没看见。

    他们方才的注意力部被楚寒和独孤雁吸引了,可就这么一分神的功夫,这红绸就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飘了出来。

    空气中飘扬着淡淡的香粉味儿,清雅高贵却又透露着几分诡异。

    再看着前方,楚寒和独孤雁呢?已经不在了,他们原来站着的地方空空如也,武英琪握剑的手更紧了。

    他不知道这两个齐天宗的师弟是逃走了还是已经遭了红衣鬼女的毒手,这两人本就不重要,死了他也不关心。

    武英琪实在没有想到,自己的那位叔叔,竟然请得动红衣鬼女这样的人物,他已经不再想着他的叔叔是如何做到的了,他只是在拖时间。

    他在等天亮。

    等到太阳出来,一切邪祟都将灰飞烟灭。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