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意想不到的相遇

作者:罗大王 |字数:5807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风吼着,雨又下起来,越下越大。

    雷隆隆的滚过。

    急风暴雨把苇子都快按到水里了。雨点儿打在荷叶上,像珠子一样乱转。平静的水面起了波浪。

    天连水,水连天,迷迷蒙蒙一大片。

    楚寒躲在一棵大树下,大口的喘着粗气,雨水顺着他成绺的头发不断滴落。时间距离他和独孤雁分头逃出大皇子府,已经有两天了。

    这雨也下了两天,期间偶有停顿,漫天的乌云也不曾裂开过半点儿缝隙,连成一片直压向地面。

    他浑身的衣衫都已经湿透,左手提着刀,头顶的树叶虽密,却也无法完阻挡这瓢泼般的大雨。

    这条路是回齐天宗的。

    齐天宗要送他去死,不过可笑的是,到了现在,他除了齐天宗,竟然也无处可去。

    他或许可以找一个地方,隐姓埋名,庸庸碌碌,却安安稳稳的过完这一生。楚寒并不讨厌这样的生活,他会酿酒,会种地,能做很多事情,即便没有武功他也能活的很好。

    可是这样就真的安吗?

    自己那个酒鬼老爹隐姓埋名了这么多年,还是死在了那把绣着金蔷薇的剑下,那么那个人什么时候又会找到自己?

    再等十三年?

    又或只是明天?

    楚寒不知道,等雨小一些,他又站了起来,眼神中带着疲惫,却又无比的坚定,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在这浑浊的泥水里。

    刀光一闪,一条逃窜的水蛇被其斩首,随手撸掉蛇肚子里的脏东西,便一口一口的嚼了起来,味道让他直皱眉头,却也被他细细的嚼碎,然后咽到了肚子里。

    忽然间,脚下传来细微的震动,他低头一看,脚下的积水也震荡起来。

    发生了什么事?

    楚寒皱了皱眉头,忽然间,背后传来了隆隆的雷声,楚寒猛地转头,脸色瞬间变得苍白无比。

    那不是雷声。

    肆虐的洪水夹杂着折断的树枝和石块从山谷奔泻而下,不断冲入早已翻腾汹涌的河流中,先前楚寒避雨的那棵树,此时已经不见了踪影。

    若是他晚走一步,此时已经死了。

    他深吸了一口气,任凭那巨响在耳边轰鸣,一口一口的嚼着蛇肉,低着头继续走,就这样,慢慢的走着,直到中午,雨水竟然奇迹般停了下来。

    他又走了一会儿,才发现,不是雨水小了,而是他此时所在的地方根本没有下过雨的痕迹,地面上甚至能够找到干燥的木柴。

    楚寒停了下来。

    这里没下雨,但天气绝算不上好,呼啸的山风像撒野的泼妇,在山谷里暴跳,在树梢上打滚。

    浑身湿透的楚寒被这风吹着,只觉得已经冷到了骨子里,忍不住浑身直哆嗦。

    不远处有一座凸起的石山,那里有个岩架,他打算去那里避避风,顺便生点儿火把衣服烤干。

    想到这里,他就动了起来,可是越靠近那座石山,他的动作就变得越慢。他的眼眸越来越黝黑,冷漠,如同捕猎的老鹰般锐利。

    他的心砰砰直跳。

    他的手已经悄然覆上了刀柄。

    刺鼻的血腥味儿让他无比清醒,他的脚下横七竖八躺着几条野狼,这群畜生在这山林中纵横无敌,可是此时却是连尸体都残破不堪,有的少了半个脑袋,有的直接被利刃腰斩。

    楚寒又走近了一些,他听见了那粗重的喘息声,就躲在这石头后面,那是受伤的困兽,极度危险。

    不过在这种地方受了伤,没有人照顾,没有草药,根本别想活着走出这连成一片的大山。

    楚寒最终还是来到了石头后面,对方显然也察觉到了楚寒的靠近,紧紧握住了手中的剑,四目相对,两人都是一愣。

    苏炳!

    石头后面的人竟然是苏炳!

    楚寒心砰砰的跳着,实在是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里遇见他,先前,他还在想着,如果在齐天宗遇到苏炳会怎么样。

    但是看着苏炳脸上渐渐升起的狂喜,他的心也随之平复,用略微有些惊愕的语气说道:“你怎么在这里啊,苏炳师兄。”

    能在这里遇上楚寒,苏炳也是没想到的,只不过他很高兴。本来拿到了龙珠,他就直接出了巴子城,打算回齐天宗。

    可是还没走两天,就开始下雨,遭遇了山洪,九死一生才脱身,这没多久,又遇到了山林中出没的狼群。

    靠着手中铁剑,硬生生杀出一条血路之后,即便是他,也已经筋疲力尽了。而且他的腿还受了伤,右腿小腿处被野狼撕下了一大块儿肉,到现在还没有止血。

    而出门只带了银子,没有带任何药物的苏炳师兄,也知道这样下去,自己很难再走出这片大山了。

    说运气的话,他似乎已经差到了极点。

    他本来几乎已经绝望,可是谁能想到,他竟然在这里遇到了楚寒,武英琪那个家伙难道没有抓他们?

    “师兄你受伤了。”

    苏炳点了点头,说道:“能在这儿遇到你真是太好了,快去帮我找一些消炎止痛的药材,再重新帮我包扎一下伤口。”

    他这般想着,楚寒却蹲了下来,仔细瞅了瞅苏炳,他身上有很多伤口,但是最严重的,还是这条腿。

    看了两眼,他点了点头,说道:“师兄,你在这儿等会儿,我去去就回。”

    说完,楚寒便提着刀离开了岩洞,一头扎进那呼啸的山风里。

    不一会儿,他就回来了,不仅带来了药草,还带来了一堆柴火。

    过了大概一刻钟的时间,火终于生了起来,跳跃的火苗将温度辐射到岩石上,楚寒终于再次感受到了温暖。

    苏炳也一样,那柄宽厚的剑被他放在一边,上面满是淋漓的血迹。他自己则背靠岩石坐下,嘴里嚼着清热解毒的药草。

    直至此刻,他的伤口没有半分的好转,可他的心里却充满了希望,感觉浑身都充满了力气。看着楚寒,笑着说道:“独孤雁呢,他没跟你一起走?”

    楚寒把狼肉切成块儿,架了一个石板在火堆上头,把狼肉放在上面烤,听着苏炳说话,他答道:“他受了伤,任务完成之后,我们找不到苏炳师兄,就决定他先留在巴子城等你的消息,我独自回齐天宗报信。”

    听了这话,苏炳一怔,说道:“武元庆死了?”

    楚寒也是一怔,耸了耸肩,说道:“当然死了,他确实厉害,看不见的情况下竟仍能躲开大部分的弩箭,只被刺中了小腿,受伤之后持刀迎战武英琪和花折柳也是丝毫不落下风,等杀了他的时候,武英琪手底下的人也死伤殆尽。”

    说到这里,楚寒的眼中满是唏嘘,忽然又悲愤的说道:“苏炳师兄,那天晚上你去哪了?如果你在的话,以你的剑术,我们本没有必要死那么多人的。”

    苏炳说道:“皇宫地形复杂,我迷了路,一转身看你也不见了,运气又不好,和那些大内侍卫纠缠在了一起。不过既然任务完成了,那就好。”

    楚寒点了点头,扯下洗的干干净净的布条,准备给苏炳重新包扎伤口。

    “这是什么?”苏炳指着楚寒手中的白色粉末说道。

    楚寒没有抬头,只说道:“祖传的金疮药。”

    听了这话,苏炳笑了笑,说道:“楚寒,你放心,等回到齐天宗,我一定给宗门的长老说,给你记一个大功,保你日后能进入内门。”

    楚寒也笑了,说道:“那就多谢师兄了。”

    伤口包扎好了。

    耳边山风巨龙般的吼着,身旁飘来一阵阵肉香,楚寒的衣服干了,他站起身,换好衣服,重新拿起了手中的刀。

    他说道:“我记得师兄是天柱峰的弟子。”

    苏炳一怔,笑着说道:“对了,你不是想学习内功吗?那就来天柱峰,天柱峰的离火一线天,可是天下数一数二的内功,到时候我还可以照拂一下你。”

    天色渐暗。

    借着闪动的火光,苏炳看着眼前的这个师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竟有些紧张。

    楚寒说道:“多谢师兄,我确实对离火一线天很有兴趣。”

    苏炳将嘴里发涩的草药咽下,失血令他的脸色苍白的厉害,但是听了这话,他仍是笑了两声,说道:“等三年后宗门大比,以师弟的本事,成为天柱峰弟子必不是什么难事。”

    他话才刚说完,楚寒就摇了摇头,苏炳此时才看清了楚寒的眼睛。黑色的瞳孔中一片冰寒,森冷的杀气让人心惊肉跳。

    只是他的语气依旧平淡的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居高临下的看着苏炳,说道:“三年太长,不如你现在就把离火一线天的心法给我。”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