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离火一线天

作者:罗大王 |字数:5593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都市天龙至尊

    这下子苏炳终于确定,自己的运气确实背到了极点,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师弟,还是一个居心叵测的。

    他强自镇定,笑了一声,说道:“楚师弟,只有内门弟子可以修行七绝,这是齐天宗的规矩,如果被人知道我坏了这个规矩,不只是我,连你都要死。”

    楚寒依旧直盯着他的眼睛,说道:“你不说,我不说,还有谁会知道。”

    苏炳眯了眯眼睛,说道:“楚师弟,要知道,天下没有不漏风的墙。”

    他的手悄然移向了剑柄,他是洗髓境,而楚寒只是易骨境,双方实力相差太大,所以即便身受重伤,苏炳依然有把握杀死楚寒。

    只不过楚寒死了,他走出这大山的机会也就小了不少,为此,他犹豫了一瞬,但就在这一瞬间,岩洞里传出一声惨嚎。

    声音凄厉无比,穿云裂石,惊起了大片的鸟雀。

    苏炳头顶冒着冷汗,瞪着眼睛看着自己的手,自己那被钉在岩石上的手,手心处是一根锋利的透骨钉,伤口处血流不止。

    与此同时,他腿部的伤口也开始变痒,从开始时其实就痒了起来,只不过都被他忍住了,直到此时,这麻痒的感觉直让他崩溃。

    他咬着牙,不去想这些事情,看着眼前的楚寒,说道:“楚师弟,你做出这样的事,宗门绝饶不了你。”

    这话刚说完,楚寒手中的铁刀就已经到了他的脖子上,冷笑了一声,说道:“那是宗门的事情,苏炳师兄,你还是先考虑一下你自己吧,你现在有两个选择。”

    听了这话,苏炳一怔。

    楚寒继续说道:“一是生,二就是死。当然,是无比痛苦的死去。”

    苏炳头顶青筋暴起,冷声说道:“你给我腿上上的药不是什么家传的金疮药。”

    楚寒鄙夷的看了他一眼,说道:“当然不是,我早就跟你说过了,我是卖酒的。”

    “那是什么?”

    苏炳的眼神开始慌乱。

    楚寒冷哼一声,说道:“你还真的是天真啊,你想想是什么?”

    苏炳怒道:“我操你老母!”

    楚寒仍旧看着他,说道:“骂完了没,骂完就把离火一线天的功法给我原原本本的背出来,否则的话,我不动手杀你,你也会死,你这条腿会慢慢的一点点烂掉,会流浓水,会生出蛆虫,到时候你可能会发高烧。不过你放心,我虽不是医生,但发烧这种病我还有办法解决,不会让你这么轻易死的。”

    苏炳明知楚寒在恐吓他,可听着楚寒的话,他的心底仍冒起一阵寒意,咬着牙说道:“你该死。”

    楚寒呵的笑了一声,说道:“这世上不该死的人可不多。”

    苏炳的心彻底冷了下来,不过不愧是齐天宗内门弟子,他的大脑也冷静下来,思考了一瞬,说道:“我怎么确定你得到离火一线天的功法之后就会放过我?”

    “我为什么要保证?”

    “你!”

    “开个玩笑,不要介意。”楚寒再次激怒了苏炳,因为他深知,人在愤怒的时候,想事情往往不会再那么细致,他说道:“我当然不会杀你,失踪了一名内门弟子,怎么也不是小事,我可不想惹上这种麻烦。哦,对了,到时候,功法的事情,我相信你也不会说的吧,苏炳师兄。”

    苏炳看着楚寒的眼睛,怎么也无法相信,眼前这个让他心胆惧寒,恨得牙痒痒的家伙竟然才不到十四岁。

    你是魔鬼吗?

    苏炳这般想着,说道:“你在我腿上放的到底是什么?”

    楚寒说道:“一点儿小东西,在这岩洞外面就可以找到解药。”

    苏炳咬了咬牙,似乎在做最后的思想抗争,过了一会儿,他说道:“那你听好了,离火一线天的内功心法:盘坐宁心,松静自然。唇齿轻合……丹田气暖,肾如汤煎。气行带脉……。”

    楚寒点了点头,拿出一根透骨钉,苏炳说一个字,他就在一旁的石壁上刻一个字。

    深夜。

    楚寒就着火光,看着石壁上所刻功法以及内力运转所经筋脉,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多谢师兄,但是师弟愚钝,劳烦师兄照着这石壁上所刻之字运转功法,给师弟示范一下。”

    苏炳一怔,说道:“你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

    苏炳皱了皱眉,说道:“我受了伤,没法子运行内力。”

    楚寒看着苏炳的眼睛,冷笑一声,说道:“是不行还是不敢,难不成照着你所说的这功法运行内力,还会爆体而亡不成?”

    苏炳看着楚寒那双满是嘲讽的眼睛,心里也是厌恶的厉害,想着你只是个易骨境,装什么装,就算我运行内力你又能知道什么?

    随即他说道:“好,那我试一下。”

    说着他便闭上了眼睛,雄浑的内力在体内运转,这个时候,楚寒的手也搭上了他的心口。

    现在的楚寒,可不再是什么武道门外汉,虽说从没修炼过内力,但是他却也对内力有了一定的了解,他只需要看苏炳运行一个大周天的过程,便知道他所说的这功法对不对。

    可这苏炳不知道,在他眼中,楚寒只是个一朝得势的易骨境。

    楚寒注意到,苏炳在运行内力的时候,他的呼吸最先开始变化,呼气吸气的方式,时间,都跟平时有所不同,这就是积存内力的方式?

    楚寒的精神很集中。

    苏炳也一样,他当然可以运行内功,但是他刚才所说的也并不完是谎话,他确实受了伤,照正常的方式,内力行至右腿完阻塞,既前进不了也无法回流,需要小心再小心。

    一个大周天,他用了半个时辰,待他睁开眼睛,楚寒也睁开了眼睛,楚寒看着苏炳的眼睛,竟是下意识的想要避让,那瞳孔中仿佛有火焰在燃烧,有惊雷在酝酿。

    可他终究半步未退。

    苏炳的精神恢复了些,他嫌恶的看了一眼楚寒,极为不屑的说道:“现在行了吧,我的师弟。”

    楚寒点了点头,说道:“苏炳师兄,你很不老实啊。”

    “怎么?”

    苏炳眼皮一跳。

    楚寒看他这个样子,笑了笑,说道:“你最后说气聚中庭,稳坐心阙。可整个周天运行下来,也不见你内气行至中庭心阙两地,反而是气归丹田,凝发散于双眸。”

    看着楚寒脸上的笑意,苏炳心底一颤,自己随口改了两处,实在没有想到,竟然被楚寒一个易骨境的小子给看破了。

    他再难像之前那般镇定,只支支吾吾的说道:“我……我记错了。”

    “哦?”楚寒冷哼一声,说道:“那现在记起来了没?”

    苏炳头上已经冒出了冷汗,说道:“记起来了,是气归丹田,功成法明。”

    楚寒点了点头,却并没有放下自己的刀。苏炳一怔,抬头看着楚寒,说道:“功法已经给你了,还不快给我解药!”

    他此时只觉得整条腿上有千万只蚂蚁钻来爬去,在啃噬他的血肉,过了这么一会儿,那种麻痒的感觉已经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钻心的疼痛,直疼的他面无血色,头冒冷汗。如果不是这痛苦难以忍受,他甚至还不想妥协。

    可是这个时候楚寒却说道:“什么解药?”

    苏炳一怔,说道:“我腿上的解药,你不是说外面就有吗?”

    听了这话,楚寒终于忍不住笑了,看着苏炳,说道:“师兄你怎么这么天真,我说什么你都信!”

    苏炳咬牙,说道:“你!”

    楚寒握紧了手中的刀,五根手指摩挲着那漆黑的柄,蠢蠢欲动,说道:“师兄,该上路了。”

    听了这话,苏炳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他看着眼前的楚寒,大声吼道:“你不能杀我!杀了我的话,宗门绝不会放过你的。”

    楚寒说道:“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只要你死了,谁又知道是我杀的你?谁又知道我得到了离火一线天?”

    看着楚寒脸上的冷意和眼中的决心,苏炳目眦欲裂,头皮发麻,想要反抗,却是发现自己连动一下都做不到。

    他只哭着说道:“你说过,不杀我的。”

    楚寒嘲讽的笑了笑,说道:“我还说过要当一个好人呢。”

    夜空昏暗的厉害,一刹那,巨大的闪光撕裂了黑暗,似剑刀相击,似山崩地裂,银亮的闪电贯通天地。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