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杀手

作者:罗大王 |字数:6013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盛华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九龙圣祖

    身子暖和,心里也立刻踏实起来,楚寒心想不详又如何,大不了自己回头就把这龙珠给卖了,换成银子,银子总归不能是不详的了吧。

    何止,银子简直是这世上最好的东西。

    楚寒这样想着,也是撇了撇嘴,一头钻进了这布庄。外面看着门市狭窄,可真到了里面,他却发现这儿还真的别有一番天地。

    只见迎面横着一个拱形的柜子,上面满铺着一层一层颜色各异的布料,看一旁垂吊木牌儿上所标的字样,有些是蜀州来的锦缎,有些是傲来国的丝绸,甚至还有中州来的货物。

    这些布料都不错,可只一看价钱,即便店掌柜再如何口口声声说什么物超所值,楚寒也绝不愿意多瞧上一眼。可此时两个女人的注意力此刻显然不在这些布料上。

    原来啊,这拱台之后,还有一间房子,二者之间没有砌墙,只用一层烟雾般的薄纱拢着,楚寒刚想跟进去看看,便被一旁的老板娘拦了下来。

    头戴红花,满脸富态的老板娘抓着他的手,笑着说道:“这位客官,那边啊,可都是姑娘家相聚谈心的地方,你可不能过去。不过若有喜欢的,跟我说,我给您留意留意。”

    这个喜欢,肯定不是衣服,而是里面的姑娘。听了这话,楚寒根本没什么说话的欲望,脸上的表情冷冷的,说道:“不麻烦,那我就在这里等着好了。”

    看他这副样子,老板娘也是一怔,冲他笑了笑,转过身就去招呼其他客人。

    打通手足十二正经之后,他的个子长了不少,高足有一米七,除了脸庞还带着些许稚嫩,看着已经有几分成人的影子。

    隔着轻纱,他看着里面两个女子模糊的影子,听着她们激烈的讨论着这衣服怎么样,布料怎么样,颜色是不是太艳了,穿出去像不像狐狸精。

    现在的女孩儿怎么懂得这么多?楚寒有些无奈,头一回发现,平时连话都不多说一句的聂云此刻竟然也把此事谈的头头是道。

    夜。

    已是深夜。

    似乎也是累了,出了布庄,在街上逛了没多会儿,苏酥就困了,看着长街两旁的景致直打哈欠,顿时没了什么再逛下去的心思。

    而聂云,她此行出来不像是执行什么任务,更像是在陪这位大小姐一起散心。

    送两人回了住的地方,楚寒也回了自己的客栈。

    他从里面将门栓上,关好了窗户,这才打开包袱,摸出了铜匣。刚一打开,柔和的光晕就从黑暗中发散了出来。

    还是颗夜明珠。

    楚寒嗤笑一声,随即往床上一躺,看着手中这颗橙黄色的珠子,里面似乎还有着些许的杂质,虽说夜明珠本就值钱,但就凭这东西,也算得上龙珠?

    他将这东西收好,随即在床上盘膝坐下,运气再行带脉,进而聚成一股,直到冲脉,那种行云流水的感觉才遇到了阻塞。

    照理说,易筋境界的武者,只要自己内力足够,开辟经脉不要太过着急,往往都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可是眼下楚寒已经反复试了十几次,却连半点儿成功的迹象都没有。

    他感觉得到,自己的内力绝对足够,甚至冲开剩下的几条经脉也是绰绰有余,可是每当内力经过带脉,向冲脉进发的时候,总有一种使不上力的感觉。

    他尝试减小了一下一次性搬运内力的量,可是效果并不显著。

    那种感觉,就像你和别人打架,力一拳打出,只要打中,就能把别人打死,可是等你这一拳打出去,你才发现,你的拳头离对方还有一尺远,极为的难受。

    他睁开了眼睛。

    如果他没有朱果的药力,所产生的内力此时只有一丝,经带脉而积聚在丹田之内。那样的话,他就会像其他人一样,按部就班的修行,以求来打通其他的经脉。

    可如果不单单是奇经八脉,甚至于手脚十二正经,皆如这般,那岂非自己不断修行,最终内力却只能存于丹田,而无法使用半点儿?

    那样的话,最终会有什么后果?

    楚寒微微凝眉,本质上丹田只是人身体上的一个位置,但是按照习武之人的理解,它更像是一个独立的神奇天地,只进不出,那么会有什么后果?

    他冷哼一声,心道这苏炳果然还是不老实,自己修行的这离火一线天还是有问题,否则的话,他完按照功法修炼,绝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

    一想到这里,他的心情就有些烦躁,带着些许燥热气息的内力在体内运转,搬运周天,连带着他的体表都冒出了丝丝的白气。

    他推开了窗子,西北风呼呼地刮着,好似人在伤心地哭泣。

    即便是在这个时候,孔雀屏依旧张灯结彩,四处街道一片灯火通明,可是终归是晚了,路上的行人也只剩下了那么三两个尚在挑着担子售卖东西的小贩儿,而且已经准备收摊。

    唯独屋顶上还是一片漆黑,不远处的黑暗犹如浓烟,滚滚而来,又像是数个人影在屋顶奔跑,灵巧矫健有如猿猴。看到这里,楚寒怔了一下,伸手便握住了身边的刀。

    有什么人会在这个屋顶上,穿着一身夜行衣行动。楚寒不清楚,但他却是很感兴趣,想着自己这是遇到了什么劫富济贫的夜行侠士,或是什么流芳百世的梁上公子,亦或是什么风流一世的采花大盗。

    不过楚寒自己知道,这只是自己的想象。

    更多的时候,只是一群杀人越货的强盗。

    可强盗也分很多种。

    一种是聚在一起手持兵器劫道的流民,这种强盗人人喊打,无论是官府还是江湖门派和他们都不对付,始终活不长久。另一种高级一点,喊着口号,骑着快马,本着杀富济贫名义劫掠富户养肥自己,却偏偏还能引得百姓一片叫好。

    这是两个极端,当然还有另一种,就是眼前这些。

    他们黑衣遮面,手持快刀,武功高强,往往杀完人之后还能做到来去无踪。和前两种相比,作为强盗,他们实在是专业太多。

    楚寒发誓,如果这群家伙的目标不是聂云和苏酥他们的客栈,他绝对会安安静静的在原地看热闹。

    这群人想干什么?

    答案很快就揭晓了,楚寒刚刚从窗户窜出去,远远的就看到长街上客栈里冲出来两个人。

    这两个人正是苏酥和聂云,聂云还好,只是头发有些乱,一身衣衫还算完整。而苏酥就不一样了,估摸着睡得正香突然遇袭,匆忙只在贴身小衣外面披上了一层外袍,看着极为狼狈。

    可狼狈归狼狈,却是无人敢小瞧她手中的那把剑。

    面对七个黑衣人的合围,苏酥此时挺身站在了聂云身前,手握一柄无骨软剑,冷声喝问:“你们是什么人,竟然敢来找本小姐的麻烦。”

    夜色里,七名黑衣人也不知是谁出的声,说道:“姑娘可是齐天宗的苏酥小姐。”

    听了这话,苏酥一怔,说道:“你们认识我?”

    “不认识。”黑衣人顿了一下,说道:“不过杀的就是你,不要反抗,或许还可以给你一个痛快!”

    苏酥皱了皱眉头,她今年虽说只有十四岁,境界却也达到了易筋境。可细细打量了周围几名黑衣人,七股不弱的内力波动,眼前,竟也是足足七个易筋境的高手。

    敌人也是有备而来。

    她只转头对着身后的聂云说道:“今晚凶多吉少,怕是连累你了。”

    聂云没有看她,也没有说话,她只是紧紧的握着手中的剑,同时牙齿紧紧的咬住嘴唇,浑身都在抖,似乎已经害怕到了极点。

    苏酥没有管这些,现在不要说保护聂云,她已自身难保,看着眼前七把明晃晃的刀,冷笑一声,说道:“本小姐可不会那么轻易的死在这里,想要杀我,那就看你们的本事了!”

    说完面对七人,她竟然抢先出手,身形有如鬼魅一般前掠而去,竟是在原地留下道道残影。手中长剑一甩,竟然有如仙女手中的彩带,让人完看不透剑刃的轨迹。

    这是什么样的剑术?

    楚寒此时正在屋顶,他没有立刻出手,就是想看一下这苏酥的底细。按道理是,齐天宗只有玉屏峰上有女弟子,可是楚寒却从聂云出手之间,感受到了离火一线天的灼热内力。

    那剑术和轻功也绝对是世间顶级,这女子还真的不简单。

    楚寒这般想着,仓促之间,七名黑衣人当先一人直接被苏酥刺中肩膀,对方的实力也不弱,可是连这一剑的轨迹都看不破,又如何能挡住这一剑?

    看了这一剑,楚寒却皱了皱眉头。在他看来这很不应该,以苏酥所展现出来的剑术,这一剑分明可以刺穿黑衣人的喉咙,此刻却只是伤了他的肩膀。

    “愚蠢。”这是楚寒的评价。

    可黑衣人这边却被这一剑吓了一跳,大声喊道:“一齐出手,不要给她机会!”

    其余六人六把刀,每一把刀都毫无怜香惜玉的心思,一招一式之间,虽无苏酥手中之剑那么细致,招式也不如她精妙,但是都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狠辣。

    形势再变,苏酥几乎只是眨眼间的功夫就陷入了守势,虽然她剑法诡异超绝,内力也在这些黑衣人之上,但双拳难敌四手,只守不攻,落败只是时间问题。

    而且楚寒注意到,即便是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候,她依然在护着聂云,护着一个身份低微,毫不相干的外门弟子。

    如果只有她一个人,她是不是还有着闯出去的机会?

    他笑了一声,不禁想到了把他们推入火坑的苏炳。

    同样是内门弟子,差别怎么就这么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