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背后的剑

作者:罗大王 |字数:5485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都市天龙至尊

    这动静不小,几乎只是一瞬间,就吸引了街上百姓的注意,目光汇集之处,只见一个穿黑衣的男子在屋脊之上快步奔跑,时而踢下一两块儿被踩碎的青瓦。

    “大哥,是昨晚的那个人!”

    说这话的人长得纤瘦,面相猥琐,正抬着一根手指指着屋顶上的楚寒。

    姑且称他为杀手甲,至于他身旁那位国字脸的中年人,显然是这伙人的老大。

    相比于一众杀手甲乙丙丁兄弟,江湖上同样没谁知道他,不过在杀手界,他也算是有着不小的名头,虽然杀手并不需要这东西。

    人们不知道他的名字,只叫他阿七。

    杀手阿七。

    阿七以前是一个很厉害的杀手,现在也不错,他最厉害的地方,就是能够活到现在。

    阿七下令道:“追!”

    杀手甲很听话,可是杀手乙却是个很有主见的人,他说道:“大哥,小心是调虎离山之计。”

    阿七一听,确实,可是眼前这几个都是他正在提携的后辈,他可不打算失了面子,冷声说道:“没关系,这么找下去也不是办法,抓住他,自然能问出那个天柱峰大小姐在哪。不过为了以防万一,你去那家客栈看看,切记,不要打草惊蛇!”

    “是!”

    就这样,按照计划,五人去追楚寒,留下一人在客栈中调查楚寒窜出去的房间。

    一经行动,街道上就纷乱起来,楚寒窜上房顶,视野开阔,他虽不会什么轻功,但是凭借深厚的内功,倒也是身轻如燕,健步如飞。

    他的目的是引开他们,必然不能这么快的逃开。

    所以阿七就产生了一个错觉,前面这个人跑的并不快,可他运起轻功,飞檐走壁,左右腾挪,偏偏就是追不上。乃至于身后的小弟都被他甩开了一段距离。

    阿七心生警罩,他能活到今天,靠的除了一点点运气,还有就是他的小心谨慎。

    直觉告诉他,眼前的这个人绝不简单。

    孔雀屏不算小,但也不大,没多会儿,楚寒就已冲出了镇子,一闪身,出了大道,向着一边的荒郊野地冲了过去,而客栈这一边,杀手乙也起了别样的心思。

    新生代的杀手乙在众多的杀手中,绝对算得上极为优秀的。

    他武功不低,聪明,谨慎,眼光深远,唯一的缺点就是没做过什么让他声名远播的大活。

    齐天宗的苏酥绝对算是一个大活,一个成功之后,可以让你名动八方,却也足以让你心惊胆战的大活。

    因为干完这活,你必然会面对齐天宗不死不休的追杀,在天南,这几乎已经宣布你生命的终止。

    可杀手乙愿意赌一赌。

    因为在他看来,也有武功不高,却也躲过齐天宗追杀的人物,例如黄皮子,例如岳老三,这两个人偷了齐天宗的宝物,齐天宗把整个天南闹得沸沸扬扬,不也活的好好的?

    他可从来没听过他们死了的消息。

    大白天提着刀在街上走,这是最低端的杀手才会做的事。可杀手乙并不介意,历史证明,那些名留青史的杀手,多用的是这般手段。

    他走进了客栈里,满脸冰冷,一众客人落荒而逃,唯有老板一个人畏畏缩缩的躲在柜台后面。

    杀手乙走过去,提起了他的领子,老板吓得几乎要喊了出来,事实上,如果不是刚上完茅厕,胆小的他此刻必定已经屎尿横流。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老板大声喊着,只听“啪”的一声,杀手乙一巴掌甩在他的脸上,他半张脸立刻高高的肿了起来,说道:“少他妈废话,我问你,你这二楼最右边一间上房,是不是住了两位姑娘?”

    老板顿了一下,连忙摆手,带着哭腔说道:“大爷,没有啊,那间房里住着的是位小伙子,是打南边儿山上下来的猎户,就一个人,可不是什么小姑娘。”

    听了这话,杀手乙冷哼一声,将胖老板扔在地上,一脚踢昏了过去。

    作为一名杀手,他却从来不乱杀无辜。这绝不是因为怜悯,杀手没有也不能有怜悯之心,这些都是他们所要利用的东西。之所以不杀无关之人,只是不想惹麻烦。

    他握着刀柄,悄悄的摸上了楼。他的鞋底是牛皮的,可是最下面却是垫了一层厚实的棉垫儿,走路时,绝不发出任何的声音。

    上了第二层,走在那长长的走廊里,他更加小心,每一步都极为的轻微,精力集中,丝毫没有分散。

    如果他没猜错,面前的这间屋子里有两个人。一个是目标苏酥,另一个不知道,不过应该只是齐天宗的外门弟子,不足为惧。

    苏酥的武功他领教过,正面对敌,他绝不是对手。

    但也正因为昨晚交手,他知道苏酥受了伤,内伤,因为她自己逆转气血搏命一击而受的内伤。

    那一时半刻或许还算不了什么,但是拖到现在,怕是整个人已经躺在床上动不了了。

    说来这也是楚寒的疏忽,他昨晚一直看着苏酥出手,却并没有看出苏酥如何受的伤,否则的话,他绝不会犯这样的错误。

    杀手乙回想了一下昨晚见到那个小姑娘的样子,心道生的还真是标致,真是可惜了。

    他是一名杀手,虽不是什么好色之徒,却也绝不是正人君子。

    只是这是他的原则,和目标接触,向来只有刀和血。

    他也是个人,有父母,有朋友,只是那都是很遥远的事情了。他的父母期望他继承家业,做一个铁匠,他不愿意,逃出了家,发誓要闯出一片事业。

    杀手乙已经五年没有回家,想念家中老父,亦思念家中老母,只是他觉得自己是个男人,既然选择了出来,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

    要么荣归故里,要么客死他乡。

    这是宿命。

    他推开了门,一双眼睛盯着床上的苏酥,当然,对方也看着他,澄澈的眸子里满是平静。

    苏酥仍躺在床上,脸色苍白,手中剑已出鞘。

    她是否还有还手之力?

    这个问题杀手乙也不知道,但这世间之事,你所要做的,本就不是每一件都有绝对的把握。杀手乙自己本身就是易筋境,虽说比不得苏酥,但在杀人这方面却也算得上老道。

    他相信,任何人在面对死亡的前一刻,眼中都会有后悔以及恐惧。可是此时,他从眼前这个小姑娘的眼中,所看到的只是戏谑和嘲讽。

    为什么?

    他不知道,他瞥了一眼靠在床边,瑟瑟发抖的另外一个小女孩儿,她已经满脸的泪痕,害怕到了极点。

    可杀手乙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他不记得聂云的样子,却隐约记得,苏酥身边儿跟着一个拿剑的小女孩儿。可眼前这个小女孩儿手中没有剑。

    自从他进入这个房间起,他就只感觉到了一把剑,苏酥手中的剑。

    另一把剑呢?

    他正想着,一低头就看到了。血红的剑尖从他的胸口透出,有鲜血缓缓流下,他整个人都是一怔,尚未感觉到疼痛,只看着那剑尖一旋,杀手乙就一命呜呼了。

    杀手乙倒下了,苏酥看着他背后站着的那个瘦小的影子,脸上终于浮现了些许笑意,随即笑意消失,轻轻说了一声:“抱歉。”

    聂云没有说话,她只抬起袖子去擦脸上的血,可是这一擦,反而将那本只是星星点点的血涂得满脸都是。

    苍白的脸。

    猩红的血。

    聂云体会着脸上湿粘的感觉,没有再去试着擦拭,只站在那里,收起了剑,神色平静无比。

    倒是苏酥,比起聂云这个杀人者,她这个旁观者反倒是紧张的砰砰直跳,没有办法,她这一辈子从没有杀过一个人。所以她才会在昨天晚上‘错失’楚寒认为的良机,才会对聂云说出那句抱歉。

    聂云只说道:“没什么可抱歉的。”

    另一边,一直逃跑的楚寒终于停了下来,这里是一片空地,四周零星的种着几棵松树,一马平川,回头远眺,隐约能够看到孔雀屏的影子。

    “逃啊,怎么不逃了!”

    阿七终于追了上来,他也没有一个人追的太紧,路上刻意等了一下同伴,是以他刚停下来,刺客甲丙丁戊就跟了上来,眨眼的功夫,就对楚寒形成了合围之势。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