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潮涨潮落

作者:罗大王 |字数:5133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都市天龙至尊

    楚寒站在那里,他的身后是青碧色的河水,河边是成行的岸柳,风息也是温驯的,从繁花的山林里吹度过来,带着一股幽远的澹香,连着一息滋润的水气。

    虽无人烟,但绝对算得上一个好地方,在这里,无论做什么事情,总能让人心情愉悦。

    这样的地方,岂非也很适合杀人?

    楚寒这样想着,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他从未与易筋境高手真正交手,心中也并无多少自信。他只是看着眼前的阿七,没说话,握紧了手中的刀,漆黑的刀。

    阿七眼皮一跳,但此时四名身手同样不弱的小弟也跟了上来,分站在他的两侧,有如他坚实有力的臂膀,他心底刚刚升起的一丝慌乱也平复了。

    他眯了眯眼,说道:“你是谁?”

    楚寒没有回话,他手中的刀握的更紧了,眼睛也不再只看着阿七,细细打量着对面的每一个人。

    他没反应,阿七就动了,他绝不是一个喜欢废话的人,他相信,只要制住了他,就算是一个铁人,自己也有办法让他开口。

    刀出鞘,电光乍起,劲风割面。

    楚寒眼皮一跳,脚下一动,干硬的地面瞬间被踩出一个小坑,整个人瞬间向后退去,速度不可谓不快,但就是这样,几根头发仍被刀风斩落。

    阿七的一刀很强,刀上灌注的力气绝不止数百斤,削筋断骨,不费吹灰之力。即便楚寒的手已经覆上了刀柄,他仍没有出刀的把握。

    他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刀法简单,出刀自然能够更快。

    但是只有一次机会。

    简单的一刀,倾尽力,一刀不成便要被人杀死,这不仅是杀人的刀,也是有去无回的刀!

    阿七也不急,他本就没想着可以这么简单就解决对手。随着楚寒的后退,他也是飞身跟上,一刀重过一刀,一刀快过一刀,似乎是想要凭借连绵不绝的刀势将楚寒压垮。

    然而楚寒根本没有还手,他只是不断的躲闪,实在躲闪不了,就以刀鞘硬挡。

    他的力气和对方相当,内力虽然无比充沛,但是每次出手,却总有一种力不从心的感觉,庞大的内力就在那里,但是他所能使用的,就只有那一小部分。

    他没有低估自己的敌人,却是高估了自己。

    难不成他今日要死在这里?

    楚寒咬了咬牙,他不相信,他的眼睛盯着阿七的手腕儿,身子左摇右晃,脚底步伐从未停顿,手中的刀随时准备出鞘。但观察的越是细致,他越是发现,无论经验还是招数,眼前的这个家伙都在他之上。

    更别提,他的周围还有四个人,四个跟他一样,也是易筋境的杀手,他们不像自己,都是一步步稳扎稳打到的易筋境,又有谁的实力会在自己之下?

    楚寒想到了这一点,但他仍不相信自己会死在这里,在他看来,自己体内那股庞大的内力一定有使用的方式,只是欠缺一个契机。

    而且他的刀仍未出鞘。

    阿七不知疲倦的挥刀,看似狂风暴雨般的攻势之中,他其实一直留了分力气。他的小心谨慎已经刻进了骨头里,绝不会因为大意给对手半点儿的机会。

    一击必杀吗?

    阿七心中冷笑,他看出了楚寒的想法,眼中除了杀意,更涌现了几分嘲讽。因为无论在什么武功之中,这样都是不对的。

    即便是傲来国最著名的武元庆,他的刀术堪称霸道无双,可即便是他手中的霸刀,也不会像这般极端。如果你第一击不能成功,空门必开,到那个时候,又如何去闪避敌人的攻击呢?

    楚寒的脸色苍白,他的左手握着刀鞘,右手紧紧的抓着刀柄,因为用力过度,他的手也是苍白的。他在抑制自己拔刀的冲动,即便敌人的刀锋已经撕裂了他的衣衫。

    他当然知道自己刀法的弱点。

    可实际上,他所真正学过的刀术,就只有水寒刀,那种锤炼基础的刀法,欺负一下大河帮的同门还可以,现在的话,其中的任何一招搬出来与人交手都是自寻死路。

    而且在楚寒看来,如果一刀就可以杀死敌人,他根本没有反击的机会,不得不说,这是一种极端的思想,极端的刀术。

    可是他此时的敌人不止一个,他已经退到了河岸边,无路可退!

    那些杀手或许年轻,但是他们的武功也都是千锤百炼。

    只一瞬间,楚寒就感受到了潮水般杀气忽然涌起,顷刻间,他拔刀了。

    闪电般的寒芒刺破了稚嫩的阳光,风中涌出厉鬼般的嘶鸣,半空中飞扬的落叶被一刀两断!

    楚寒终于不再低着头看阿七的手腕儿,他抬起头,直视着杀手阿七的眼睛,于是阿七退缩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觉得那一刻,那双眸子里是炽烈的火,是翻滚的熔浆,是无上的威严。

    楚寒的刀果然更快,可是这一刀绝杀不了五个人,甚至连只杀死阿七一个都做不到。因为阿七虽然慢了,可他的刀依旧很快,足够保住自己的命。

    五把刀中,有四把刀同时砍中了楚寒。

    楚寒的瞳孔微缩,那一瞬间,他感觉时间都被放慢了,耳边传来刀锋撕裂布昂的声音,冰冷的刀锋渐渐触及皮肤,寒毛乍起,刺痛生出。

    也就是在这一瞬间,他体内内力几乎疯狂的运转起来,不光是经脉中存留的,甚至是丹田内那海量的内力。

    那平日里听宣不听调,‘装模作样’的内力,此刻不用楚寒动念,便自行运转,争先恐后的从丹田内涌出,顺着经络涌向楚寒的身体各处。

    清凉的空气眨眼间就变得燥热无比,飞舞的断叶尚未落地,和风一吹,就化作飞灰飘扬远去。

    一瞬间很快。

    也可以很慢。

    对于几个杀手来说,这一瞬间就无比的漫长,因为发生了太多的事,让他们根本无法理解。这一刻他们都看见了楚寒的眼睛,那燥热的火几乎要将他们的灵魂烧成飞灰。

    剧烈的冲击从刀尖传来,刀身颤抖,这种颤抖由刀柄传到了他们的手上,顺着胳膊蔓延而去,只听噗的一声,四人吐血倒飞而出数丈之远。

    唯独杀手阿七还站在原地,那原因,不是因为他的武功比其他几名杀手高多少,纯粹就是因为他的刀没有触碰到楚寒的身体。

    眼前的这个家伙是谁!

    瞬间的愣神之后,阿七寒毛乍起,整个人只觉得如芒在背,头皮发麻,眉头凝在一起,肌肉也拧做一团,后退的同时,一刀斩向楚寒的脖子!

    多年生死间挣扎逃生的经历让他一瞬间就挥出了最强的一刀,可他的心里仍没有半点儿的底气,眼前的这个家伙,方才所展现出来的,是压倒性的恐怖。

    那一瞬间,他甚至感受到了死亡。

    可他这一刀挥出,与眼前这年轻人的刀对砍在一起,结果却大出所料。对方被自己这一刀击退,脸色苍白的厉害。

    禁术?

    江湖中确实有着一些付出很大代价而换取搏命一击或者短时间内功力提升的手段,可是因为不被江湖正道看做武功正途,一直被列作禁忌。

    阿七虽然没有见过,却也听说过。

    看着对面那个站在对面,喘着粗气的年轻人,即便是以他的直觉和判断力,此刻也拿捏不准究竟是该进还是该退了。

    楚寒站在阿七面前两丈的位置,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阿七,他的身上升起了大量白色的蒸汽,皮肤微微有些泛红。他的手腕儿挫伤了,一用力就痛。

    越痛楚寒就握的越紧,那种钻心的痛感直入了他的脑子里,让他痛苦的同时格外的清醒。

    自己还是和之前一样,不能主动调用那股超乎常人的内力,但是似乎,他的内力能够被动反击?想到这里,楚寒的心里忽然有种怪异的感觉。

    有内力护体,他虽然不会死,可是如此巨大的内力一瞬间涌出,他自己的身体也要承受撕裂般的痛楚,如同潮汐涨落,潮涨时威能无限,潮落时,楚寒感觉他的身体几乎被掏空。

    否则的话,面对阿七的这一刀,楚寒绝不会如此狼狈。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