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斩断一切

作者:罗大王 |字数:4794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盛华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九龙圣祖

    杀手甲和杀手丁是两个非常聪明的人,相比于其他杀手,他们俩做事的时候更喜欢用脑子,而不是手中的刀。

    他们已经追踪了苏酥几天,在他们看来,楚寒和苏酥两女只是偶遇,即便是同门,也未必有肯为之拼命的感情。

    那么他究竟为什么拼命呢?

    杀手甲觉得自己想到了,他站在那里,对着楚寒说道:“那妮子是长得俊俏,但只要你在这江湖走上一遭,你就会发现,这世上有胸有屁股的好女人多的是,英雄豪杰,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

    两个人不停的说着,然而楚寒却只是站在那里静静的看着他们,一动不动,他的脚仿佛生了根,眉头紧皱着,布满血丝的双眼中满是痛苦。

    他觉得自己的脑袋很胀,似乎有什么东西炸开,传出轰鸣的响声,像是有天神在他的耳边打鼓。

    恍惚间,他又看到了血。

    手上的血。

    刀上的血。

    他抬起头,看着他的眼睛,眼前的两个杀手的脸色也变了,他们重新握紧了刀,他们先前为什么要放下刀?

    楚寒觉得很累,不想去想了。

    他的脑中此刻竟只剩下了一个念头,不能!决不能让他们活下去!

    他的手指动了动,那是刺痛的感觉,浑身上下每一个部位似乎都在痛。可就是如此,他感觉到力量重新回到了他的身体,漆黑的刀柄被他紧紧的握在手里,仿佛握住了世界的权柄!

    杀手甲和杀手丁同时动了起来,他们分走两翼,动作几乎同步,两把刀,从两个完不同的刁钻角度同时刺出,除非你是佛家的不动明王,肉身坚不可摧逾越钢铁,否则的话,你要防御一把,就势必不能防住另一把。

    可看着这样的两把刀,楚寒的心底却隐隐升起一抹不屑,一模一样的手法,方才的五把刀都没有把他怎么样,这两把刀又能做什么呢?

    楚寒又用了同样的方式。

    他的身体斜斜的撞了出去,径直来到了杀手甲身前,几乎是想也为想,只看着眼前杀手的刀,他的刀就自然而然的挥了起来。

    这一刀仿佛出自他的灵魂。

    挥刀之前,结果如何,即便是楚寒自己也不知道,可当这一刀挥出,他就又一次嗅到了血的气息,从那湿润的空气里,从干燥的泥土草屑间。

    模糊的感觉骤然清晰起来。

    无论是杀手甲还是杀手丁,他们根本不能看清这一刀的轨迹,轰然间,空中传来金属崩裂的巨响。

    杀手丁倒下。

    生死相争,高下立判。

    可战斗不会因为一个人的倒下而结束,几乎是这一刀结束的同时,楚寒旋身,用尽力气,可是这紧随而至的一刀仍在他的背上撕开了一个大口子。

    一招得手,杀手甲立刻拉开了距离,他手中的武器只有近战的刀,可他却不愿意再靠近楚寒半点儿。回想起刚才那一刀,别说出手杀死对方,他连内心的惊悸都压制不住。

    他身上也有伤,可是与楚寒相比,绝不算重。他不是狼,而是一条鬣狗,他已经在敌人的身上留下了足够多的伤疤,现在只需要等对方的血流干,根本无需战斗,赢得人就是他。

    到了此时,他已不指望从楚寒口中问出什么。

    作为一名杀手,楚寒的生死和这次任务无关,杀死他对他来说似乎没有任何的意义。可是他知道,自己今天非得杀死楚寒,正如楚寒也非得杀死他一样。

    相比于杀手甲,楚寒对自己的情况更加了解,火炭般灼热的内力在后背汇聚,灼烧的痛楚清晰的传到了他的脑海里,只是几个呼吸的功夫,整齐的刀口就在高温的炙烤下结了痂。

    这伤口长足一尺,疲惫和失血让他脸色苍白,眼睛也产生了眩晕,目光稍微及远,一切就开始变得模糊,他甚至看不清眼前的杀手甲。

    楚寒的心底隐约升起一抹恐惧。

    他告诉自己,他要死了,虽然他不想这样,但是不知为何,异常冷静的心却在无时无刻的告诉他,自己要死了。

    他已经没有了继续战斗下去的力气,甚至不需要对方出手,自己一个过度的动作,便有可能重新撕裂背上结痂的伤口,到时候,光失血就会要了他的命!

    但他不甘心!

    已经杀了这么多人,死在这里,让他怎么甘心?

    “试一下!”

    他在心里这样说道,似乎是在给自己打气,自己也不是完没有力气,自己手中还能拿得起刀,这样不就够了吗?也不算毫无还手之力。

    那么,又怎么能就这么死掉呢?

    他的目光落到了手中的刀上,刀刃崩开了几个口子,这把刀果然如当初预料的那一般,够锋利,足以切开人骨,可是却不够坚韧。

    他已经连敌人的样子都看不清,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影子,可是他还有一刀的机会,只因他还有挥动一刀的力气,此举就是在赌博,赌注是自己的命。但当你不赌也会没命的时候,这场赌博怎么看来都是赚的。

    在一刀之内结束战斗,了结一切。

    看不清敌人,他就不看,他只看着自己手中的刀,他的目光,他的所有的精力都集中到了那点点的刀锋上,只有一刀,将一切都斩断!

    下意识里,他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动了起来,手腕儿,手肘,腰和腿,那细微的变化连他自己都无法察觉,所有的一切,都在支撑着他使出那一刀。

    斩断一切的刀!

    这一刻,杀手甲觉得呼吸一滞,不只是呼吸,连带着身体,像是被某种看不见的东西压制住了,可是明明,眼前的这个家伙站在这里连动都没动。

    不,他动了!

    楚寒忽然跑了起来,说是跑也不准确,因为他只踏出一步,只一步,就跨越了几丈的距离,来到了杀手甲身边。

    杀手甲也出刀了,虽然不相信,他甚至还未察觉究竟发生了什么,但那逼人的杀气在眼前升起,不出刀就要死,他不得不出刀。

    只是一瞬间,楚寒闪到了杀手甲的背后,刀光带起血花飞舞在半空,他的身体摇晃了一下,忽然间半跪于地,只以手中刀尖撑地才没有摔倒。

    剧烈的一击完抽走了他的力气,这一刀算不上完美,最后的那一刻,刀锋走偏了,可这一刀就是他所能做到的一切,而且结果并未有什么改变。

    他轻轻的趴在地上,尽可能的不牵扯到伤口,只趴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任凭内力在体内运转,修复着受损的经脉和内脏。

    只能说离火一线天不愧是世间顶级的内功心法,只运行了一个大周天,他体内的伤势不说好转,但终归算是稳住了。

    可楚寒知道,内伤稳住,外伤却无法好转,若是再像方才胡乱的用内力烧灼伤口,纯粹是自寻死路。

    他已经流了太多的血。

    剧烈的疼痛让她的身体几乎麻木,他把自己的脑袋趴在地上,张开嘴巴,咀嚼着地上的草叶,任凭苦涩的汁水在唇齿间回荡,提醒他还活着。

    他身上的伤已经足以让他死去,虽未伤到要害,但失血却是致命的。他很累,想要闭上眼眯一会儿,可是他自己也知道,他绝不能在这里闭上眼睛。

    内力在体内有条不紊的运转,由急促渐转为平缓。

    不知过了多久,远处的景物重新变得清晰,也不知哪里来的力量,支撑着他站了起来,用刀鞘撑着地面,一瘸一拐的向着孔雀屏走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