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阁楼

作者:罗大王 |字数:4903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白天的孔雀屏少有那么安静的时候,就像是被红衣鬼女袭击过的鬼镇,只不过这个时候你向两旁的店铺看去,隐约能够看到一些人影。

    他们不愿出门一步,只通过垂下的竹帘亦或是关闭的门窗向外看着,少有胆大且喜欢热闹的,甚至会沏壶好茶大大方方的坐好,边喝边看。

    只是街上摆摊儿的小贩儿,倒是早早地都收了摊子。

    凉风骤起,枯黄的树叶飘飘摇摇地随风漫飞。

    镇子上的居民对即将到来的危险有着敏锐的嗅觉,楚寒却不是太在意,应该说,失血已经让他的意识开始有些模糊,除了脑袋里的一阵嗡鸣,世界上的一切声音对他来说似乎都消失了。

    眼皮越来越重,本就虚弱的身体似乎连站起来都需要费尽力气,晕倒之前,他只感觉到自己被什么人扶住了,没有料想中那么惨的重重摔在地上。

    细数楚寒短暂的一生,大概这辈子都没有享受过如今这种生活,只可惜,作为一名昏迷人士,他现在什么都不知道。

    苏酥大小姐大方的用一千两银子甩在酒楼掌柜的脸上,指着他的鼻子说这间房子她包下了,吃穿用度绝对要用整个天南最好的,这一千两只是定金,若是让本小姐满意,我给你一万两。

    孔雀屏虽小,却也是四通八达,来往人物三教九流非同小可。

    但是即便如此,掌柜的依旧没有见过如此豪爽的小姑娘,虽说那浑身是血的客人他实在不想接待,但俗话说得好,有钱能使鬼推磨,何况自己是个大活人。

    天南最好的东西?呵,大不了糊弄糊弄就过去了。

    可是这个时候苏酥又说话了,她见掌柜的答应,顿时眉开眼笑,澄澈的眸子闪着兴奋,说道:“那掌柜的,你可不能骗我啊。”

    掌柜的也是满脸笑容,连忙摆手,说道:“小姑娘,我们做生意的,最注重的就是童叟无欺,否则的话,我们怎么可能在孔雀屏挣下这么大一片家业?”

    苏酥点了点头,说道:“嗯,谅你也不敢。你可知道齐天宗?”

    掌柜的一怔,放在胸前的大手一颤,试探着问道:“难道,你们是齐天宗的弟子?”

    苏酥点了点头,拍了拍掌柜的肩膀,说道:“嗯,算是吧,齐天宗天柱峰峰主苏妙人是我亲爷爷,他老人家最疼我了,若是我不高兴了,他老人家一定更不高兴。”

    说完,她还皱紧眉头,故作愁苦之状。

    可是真正愁苦的是掌柜的,他已经想哭了,可是面对着这小姑娘,却不得不挤出满脸笑意。苏妙人的孙女,呵呵,这钱还真不好挣啊。

    掌柜的心里哀叹。

    齐天宗在天南,就是俗世皇帝之于百姓的地位,在掌柜的看来,即便没有那一万两银子,齐天宗的大小姐也不可能和这群来往客商一样住在客栈里面。

    所以,楚寒养伤的地方就换成了掌柜的自己购置的一间阁楼,幽静却不偏远,视野开阔却又不人迹罕至。而且他买了之后,因为太忙,一天也没住过,一切都保存着原主人离去时的样子,只让下人每天打扫。

    走进屋子,环往四周,明媚的阳光从竹窗洒下来,那的桌子上也洒满了阳光。桌上摆着一张微黄的素绢,旁边放着一枚端砚,笔筒里插着几支毛笔。

    窗边的瓷盆中栽着一株娇艳的珍珠梅。转过头去,是闺中女儿都有的梳妆台,上面摆着一面用锦套套着的菱花铜镜和大红漆雕梅花的首饰盒,还有一顶金镶宝钿花鸾凤冠和一串罕见的倒架念珠,似乎在暗暗昭示着房间的主人不是一般女子,也不知是遭了什么灾劫,离去的时候竟然连这些东西都没有带走。

    挑起璎珞穿成的珠帘,那一边是寝室,檀香木的架子床上挂着淡紫色的纱帐,整个房间显得朴素而又不失典雅。

    看这房中布置,纱帐后面躺着的,定是个姣好柔弱,喜爱诗词的才女,可偏偏,此时里面躺着一个男的。

    这男人正是楚寒。

    楚寒身下垫着三层羽绒蚕丝被,被镇子上最好的医生诊治过,吃过了最好的药,可是此时他仍紧皱着眉头。

    皱着眉头当然不是因为不高兴,因为此时的楚寒,自从昏迷之后连一次都未醒过,按照大夫的话,就是他着了梦魇,即便伤好了,一时半会儿也醒不过来,虽说这种话更像是那个算命的道士说出来的。

    床边站着一个黑衣的女子,正是聂云,她的手中提着剑,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盯着楚寒,脸上的表情也不会有丝毫的变化,唯有等楚寒头上的毛巾变烫了之后,才会拿下毛巾在一旁的冷水里洗上一洗,重新给他敷上。

    寝室中间摆着一个明黄的刺绣蒲团,蒲团旁边燃着两根立香,屋子里没有风,可袅袅飘起的青烟却是飞舞的如同一团乱麻。

    好在这香味淡且和善,否则的话,这屋子里此时一定是呛人无比。

    蒲团上坐着的正是苏酥,她轻呼出一口灼烈的热气,睁开眼睛,双目中暗红色的隐约火苗渐渐淡去,说道:“他的伤怎么样了?”

    聂云说道:“回禀苏师姐,烧已经退了,只是还始终皱着眉头,似乎很痛苦。”

    苏酥闻言起身,慢慢的走到床前,澄澈的双眸此刻带着些许朦胧的雾气,看着眼前的楚寒,明明满手的绷带,拳头却依旧紧紧的攥着。

    她的心也微微颤动,轻声说道:“他的梦,一定很痛苦吧。”

    聂云没有说话,苏酥也不在意,她本就不指望有谁会回答她的话,她只是想说,但是此时她却破天荒的看向了聂云,打趣的说道:“你们同是外门弟子,一定很熟吧。”

    聂云摇了摇头,说道:“没怎么说过话。”

    “哦?”苏酥的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笑意,说道:“不熟的话,你为什么这么关心他?从他回来之后,你就寸步不离的照顾着,要说同门情谊,外门弟子之间的关系,我虽没经历过,却也不是不知道。”

    聂云的脸色没有半点儿的变化,她的脸上只有冷漠,微低着头,从不让人看清她的眼神,说道:“照顾他,是师姐吩咐,师妹不敢违命。”

    苏酥点了点头,忽然问道:“你是不是喜欢他?”

    聂云说道:“绝没有。”

    苏酥的脸上有些失望,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说道:“没意思。”

    说着,她伸手捏了捏楚寒的脸,叹了一口气,说道:“那些杀手的尸体处理的怎么样了?”

    聂云说道:“我拿钱找了几个城中乞丐,让他们把那些尸体都堆在一起烧成灰,连灰都倒进了城外的河里喂了鱼,绝不会被任何人发现。只是?”

    “只是什么?”

    聂云偷偷的瞧了一眼苏酥,说道:“只是我不明白,那些尸体为什么要处理的如此小心仔细,而且太过仓促了,若是细查,定能从尸体上找到些许蛛丝马迹。师姐亲自去查探过那些尸体,难道那尸体上面有什么古怪?”

    听了这话,苏酥的脸色一冷,说道:“那尸体自然没什么古怪,这事不是你该问的,记住,那些人是我杀的,楚寒是替我挡刀才受的伤,这一点,回到齐天宗无论谁问你都要这么说。”

    估摸着是听出了苏酥语气中的冰冷,聂云神色一凛,连忙低头称是,小巧玲珑的心思此刻却是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唯独留下楚寒,一个人在那不断循环的黑暗世界中徘徊,梦里,分不清白天还是黑夜,头顶明明一片漆黑,四周没有半点儿灯火,可仍能清晰的看到四周的景色。

    他一个人漫步在无人的古镇里,周围的阴影中,时不时飞掠而过一道红色的影子。

    奇怪的是,即便那红色的身影从他的身边飞过,嗅到风中的残香,他也看不清那纱巾下的人影,他简直变成了一个瞎子,只能看到没有生命的死物。

    一块儿巴掌大小的纱巾落到了他的头上,如同新娘子的红盖头,他劈手扯下,惊骇的扔在地上,低头一看,才发现他的手上都是血。

    猩红的,粘稠的血。

    整个世界似乎都是无尽的血色,血色中刺出银亮的剑尖。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