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不眠夜

作者:罗大王 |字数:4902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极品全能学生无上神王绝世高手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你是什么神至尊重生吃神

    等楚寒醒来的时候,已是深夜。

    屋子里早已熄了灯火,一片漆黑,只有清冷的月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洒进来,很安静,人的感知似乎也在这黑暗中变的灵敏起来。

    躺在床上的楚寒睁开了眼睛,只抬头看了看头顶聚在一起的纱帘,微微皱眉,几乎立刻就注意到,这屋子里除了他之外,还有两个细微的呼吸声。

    但是他却没有心生警惕。

    他稍微动了一下,就感觉浑身的酸疼,所有的麻痒感觉都消失了,只是单纯的疼痛,疼的他倒吸一口冷气,两根眉毛似乎已经凝结在了一起。

    过了好半天,他才缓过劲儿来。

    这个时候,他才注意着这床的柔软,温暖,是他从未体验过的,甚至觉得有些不太舒服,让他直想着回去睡自己的那张硬板床。

    他微微偏头,打量了一眼所居住的环境。

    首先入眼的是两个姑娘,一身黑衣的聂云躺在柔软的垫子上,身上盖着一层青花薄被。一旁的蒲团上,苏酥盘膝打坐,像是在运功修炼,可是脑袋却低垂在一旁,双目微闭,呼吸均匀,微微的打着鼾,明显已经睡着。

    楚寒微微皱眉,很确定的是,他从未来过这间房子,但奇怪的是,他对这间房子,却有一种极为熟悉的感觉。那种感觉,就像你在里面生活过多年,用自己的双手和双脚去体会过这间房子的每一个角落。

    为什么会这样?

    气味儿。

    他忽然想起来了,这间房子的气味儿很熟悉,就像是,就像是红楼镇里面的怡红楼!

    楚寒的身体僵住了,一种彻骨的寒意直从脚底直升到头顶。自己醒的时候,动静虽不大却也不小,以聂云的警觉和苏酥的武功,不可能没有察觉到。

    他这才意识到,无论是聂云,还是苏酥,她们睡得都太死了。

    他想说话,想把她们叫醒,可是却无论如何都不能张嘴发声,有一种无形的恐怖从天而降,让他连控制自己的身体都做不到。

    窗子不知道是么时候开的。

    风息打着旋儿透过窗子吹了进来,楚寒盯着窗户,浑身打了个哆嗦,下意识的咽了一口口水。

    什么都没有发生,可他却总感觉发生了什么。

    也许是自己吓自己,人吓人,吓死人。楚寒这样想着,转过头,不再看窗户,可回过头来的他再次愣住了。

    屋子里多了一个人!

    那人就站在屋子中央,背对着自己,披散着柔顺的长发,一身,一身血红色的轻纱不知在身上缠了多少层,组成了一条连体的长裙,看着竟别有一分韵味。

    如果不是在这种情境下的话。

    楚寒瞳孔皱缩,浑身的寒毛乍起,刀!他的手下意识的就要去握他的刀,可是手中却什么都没有,他这才注意到,自己的刀藏在鞘中,如装饰品一般与那些名人字画一起挂在墙上。

    红衣的女人动了,似乎要转身,察觉到这一点的楚寒立刻屏住了呼吸。这红色的衣衫后面,藏着的究竟是一个普通的女子,亦或只是一骷髅鬼怪?

    楚寒不知道,从心底升起的寒意已经让他的心情低到了谷底,此刻他宁愿自己和苏酥以及聂云一样是睡着的,那样的话,他就不用经历眼前的这种恐怖,可不知道为什么,偏偏他是醒着的。

    红衣鬼女!

    他确信,眼前的就是那个让无数武林人士谈之色变的红衣鬼女,自己两次从她手中逃掉,终究这次要死了吗?亦或是真如那道士所说,得到龙珠的人必然横生灾祸?

    楚寒这样想着,眼前的人也终于转过了身。

    这张脸看着二十岁左右的样子,肌肤如玉,美目流盼,唯独那薄唇上似乎施了过多胭脂,带着一种血一样浓艳的红。明明满脸的淡漠与高傲,嘴角却偏偏勾起一抹撩人的笑意,似乎是在嘲讽,又带着某种异样的诱惑。

    她就这样看着楚寒,那双眸子和楚寒一样的漆黑,却又有如深不见底的水潭,能把一切都吞噬其中。

    要死了吗?

    红衣鬼女总不是那种你见到她外貌,就哭着喊着要嫁给你,一辈子对你死心塌地的女人吧。相比之下,楚寒更愿意相信此时对方更想杀了他了。

    楚寒心里这样想着,忽然涌起一抹冲动,想要把眼前的女子搂进怀里,管她是什么红衣鬼女,反正自己都要死了。

    可是他动不了。

    他何止不能伸出手臂,他简直连一根手指都动不了,现在终于确定,自己不是被点了穴道,就是中了某种使人精神迷幻的药物。

    四目相对,楚寒的眼中满是惊恐,红衣鬼女的双眸却依旧平静的厉害,开始时还有些好奇,可只看了楚寒一眼,便没有了什么兴趣。

    她转过了身,来到那梳妆台前,秀手从身上一扯,手中便多了一块儿红色纱巾。接下来小心翼翼的把桌上的菱花铜镜和首饰盒,以及凤冠和念珠收好包了起来。

    看她的动作,那宝贝的样子,谁也不会以为她是个小贼,只会以为这些本来就是她的东西,相比之下,楚寒倒是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占用他人房间,不请自来的恶客了。

    只是他为什么会在这里呢?

    楚寒也不知道,他只期待着,这个红衣鬼女真如传闻中那般,不到七月十五绝不会凶性大发,那样的话,这个女人倒还算是个长得极为耐看的美女,尤其是此时那小心翼翼收拾东西的小女人姿态。

    楚寒正发怔,房间里却忽然起了一阵风,等他再抬头看的时候,房间里却又什么都没有了,连带着那扇窗户都已经关上。

    走了吗?

    楚寒松了口气。

    他从床上坐了起来,身上又开始剧烈的疼痛,抱着膀子,一动不动的坐在床边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缓过劲儿来。

    他挪到墙边,伸手握住了自己的刀。

    噌的一声,银刃出鞘,刀光如雪。

    他微微皱眉,刀刃损毁的厉害,甚至连修补的必要都没有,任何一个铁匠师傅看到这把刀,一定都会告诉他,这把刀已经废了。

    可是楚寒依旧把刀收回了鞘中,放在床边,小心翼翼的躺在床上,他没有睡觉,也不想睡,只抬头看着面前的纱帘,任凭时间一点点过去。

    苏酥醒的也很早,虽说她喜欢睡懒觉,但那是在她那张专属的大床而不是在这狭小的蒲团上,她甚至有些怀疑,昨儿个自己是怎么了,竟然在这种地方都能睡着。

    “你醒了。”

    苏酥看着床上睁着眼睛的楚寒,脸上的那丝慵懒瞬间跑的干干净净,变成了一丝楚寒极为熟悉的,齐天宗弟子惯有的冷漠。

    楚寒嗯了一声,没有说话。

    苏酥也不在意,她继续说道:“你的伤很重,不过谁也不能确保杀手不会再来,所以我们需要回齐天宗,在天南,只有那里是安的。”

    这个时候,聂云也醒了过来,听到这话,她一句话没说,麻利的收拾起了行李。苏酥也不管她,说道:“你的伤还能不能赶路?”

    “能。”

    这个时候,楚寒忽然注意到自己的包袱整齐的放在房间的角落里,那打结的方式极为秀气,绝不是平时自己那一股脑的死结系法。

    包袱中除了银子和几件儿换洗的衣服,还有一个铜匣,铜匣中装着从苏炳手中拿到的龙珠。

    他的心忽又提了起来。

    苏酥究竟有没有发现这龙珠在自己手中?如果她知道,现在自己还可以解释,如果到了齐天宗,她发现苏炳没有回来,那么会不会怀疑自己?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