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师叔召见

作者:罗大王 |字数:5142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盛华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九龙圣祖

    百炼峰隶属于天柱峰,长久以来一直是这一支外门弟子生活和修炼的地方。

    这一个月来,新来的外门弟子,外出执行任务的,也陆陆续续的回到了宗门,多数都顺利完成,拿到了些宗门任务的奖赏。

    虽不丰厚,但是聊胜于无。

    少有一些不走运的丢了性命,知道来历,宗门便写上一封家书带上两件儿衣服送回家乡,家里若是来人,就把尸体接回去,不来也能给立个衣冠冢。

    百炼峰不高,但地方绝对不小,这几天人逐渐多起来,才渐渐由冷清变得热闹,尤其是此刻,山峰那石坪之上,人声鼎沸,更是热闹的厉害。

    “三尺青锋挑灯,一杯浊酒醉人,奈何美人离乱,英雄迟暮,一代豪杰铁皇宋芊雪就这么死在了宵小的手中!”

    着黑衣的少年手持醒木在木墩上一拍,手中木棍击打着的鼓点儿也是渐渐平缓。

    周围聚着百十号人,或蹲或坐,甚至于一向独来独往的柳正则,此刻也立在不远处的一块儿大青石上,聚精会神的听着。

    四周静了一瞬,雷鸣般的掌声随后响了起来。

    “再来一段儿!”

    “是啊,这评书比起南山老范的都差不了多少,马远豪,没想到还有点儿本事。”

    听了这话,马远豪撇了撇嘴,说道:“呵,张潇,想知道我有什么本事,就不要只站在那里说,来打上一架,保管你知道的一清二楚!”

    叫张潇的少年大笑了两声,就要上前,可是马远豪却被南宫海拉住了。胖胖的南宫海拍了拍手中的铁盘儿,如个街头卖艺的艺人那般大声嚷道:“各位,远豪这书说的精彩,大家也都听了,那么这说好的东西可也不能少啊。”

    “放心,少不了!”

    “就是,那东西没什么用,还难吃,扔了还舍不得,我们才不宝贝呢!”

    “得嘞。”南宫海大笑着把手中托盘儿往前一递,挨个人面前走过,不多会儿,盘子中就多了数十颗浑圆的丹药。接着他笑道:“好,既然如此,容我们的说书先生喝口茶,再来给你们说一说这名动江湖,每逢七月十五来人间索命的红衣鬼女!”

    人群中一片叫好声不断,在无边的欢闹中,轻柔的脚步渐渐踏上石坪,男人挑着眉,一身青衣,双手垂在身侧,沿着人群的外围饶了小半圈儿,最后才走到人们面前。

    吵闹的声音都消失了,大家没有一个人见过他,可看他的衣服,也知道他是内门来的师兄。

    他带着些许不屑之色的眼睛扫视了一圈儿,直到看到柳正则才多了些许认真,笑着说道:“是柳师弟啊,听闻你被一剑峰的师叔收为了关门弟子,不在那待着,怎么又回这百炼峰了。”

    柳正则瞥了他一眼,说道:“按照规矩,三年之内,我依旧是外门弟子,一剑峰没我的房子。”

    “呵呵,这我差点儿都忘了。”青衣的年轻人转头看向了马远豪,一张脸骤然变得阴冷无比,说道:“如今这外门弟子,不练武改说书了,难不成以后我齐天宗要改成戏班子?”

    一听这话,马远豪涨红了脸,南宫海也是满脸悻悻之色,他虽不怕这内门的师兄,却也知道招惹了他们绝没有什么好果子吃。

    “你来的真不巧,错过了最精彩的一段儿。”柳正则出乎意料的说话了,一双眼睛看着眼前的内门师兄,不屑之色毫不掩饰。

    这位师兄冷哼一声,不想跟他争执,说道:“楚寒在不在!”

    一听楚寒二字,南宫海立刻站了出来,拱手说道:“这位师兄,楚寒他外出执行任务,尚未归来,不知道您找他有什么事?”

    青衣的师兄眉头一皱,说道:“不在?不可能,苏师叔让我来找他,那么他就一定在。快说,他在哪,耽误了事情,惹得苏师叔不高兴,保管你吃不了兜着走。”

    南宫海也是眉毛一挑,就要与他理论,可是这个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从石坪外面传来。

    “我在这里。”

    石坪之上骤然变得极静,某一刻,脚步声忽然从石坪之外传来,伴随着轻微的咳嗽。

    踏

    踏

    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去,锁定在一个方向,在那走上石坪的狭小石阶上,脚步声正是从那个方向传来。

    着黑衣的年轻人缓缓踏上石坪,此人正是楚寒,他的脸色仍旧苍白,不时的咳嗽着,可是他那双孤独,带着绝无可能驯服的野性的眸子还是从未变过。

    被他那阴冷的目光盯着,只会让人不舒服。

    这位内门的师兄也是,他先前还在想,苏淼师叔为什么会无缘无故召见一个外门弟子,可是现在,他觉得楚寒这个样子见了苏淼师叔绝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楚寒走到他面前,说道:“师兄,有什么事?”

    这位师兄把一个木牌塞到他的手里,说道:“中午之后,拿着这块儿令牌自己去天柱峰,上雪峰之顶找苏淼师叔,他老人家要见你。”

    苏淼?

    师叔?

    楚寒表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是一怔,他不知道苏淼是谁,却也知道这件事绝对和苏酥那个丫头脱不了关系,难不成是自己杀苏炳的事情败露了?

    可是如果苏酥想要害自己,自己在路上不知道已经死了几百回,根本不可能有活着回到齐天宗的机会,就是现在,他身上的伤还没有好。

    他说道:“师兄,敢问这位师叔找我究竟是为了什么事。”

    可是这位师兄明显没有苏炳师兄那种热情劲儿,不光不请楚寒吃饭,甚至连话都懒得回,只冷冷的说道:“这种事情,你自己去了就知道了。”

    说完他便走了。

    这个时候南宫海拍了拍楚寒的肩膀,故作埋怨的说道:“我说楚寒啊,你这家伙不够朋友啊,什么时候回来的,连说都不说一声。”

    楚寒可不吃这一套,而且南宫海正好拍中了他的伤口,惹得他眉头直皱,楚寒扯下了他的手,说道:“刚回来,怎么,你们两个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

    说着他瞥了一眼旁边的马远豪,长得极为白净瘦弱的马远豪撇了撇嘴,直接把脑袋转了过去。

    他开始收拾东西,见不打算说书,周围的人也渐渐散去。

    南宫海四下瞅了一眼,小声的说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酒虫犯了,你可不知道,这下山买一趟酒多麻烦,不仅买酒需要银子,你还得打点那个李师兄,我们这一场赚的银子,有九CD进了他的肚子。”

    说着南宫海一脸心疼,楚寒也瞥了一眼马远豪手中的铁盘儿,里面装的东西他也很熟悉,心里有些古怪。这才过了多长时间,足以让外门弟子以命相搏的东西,就变得如此不值钱了。

    楚寒说道:“这东西又不值钱,你们换它有什么用?”

    听了这话,南宫海嘿嘿一笑,那副贪财的模样说不尽的猥琐,他说道:“这东西对我们没什么用,可是用来补充气血亏空,却是难得的宝贝,金钱镇又有专门的销路,一颗足以卖上十两银子。”

    十两。

    听了这个数字,楚寒也是一怔,咽了一口口水,顿时不再对这个开始卖艺换酒的家伙抱有任何同情,说道:“回头买酒的时候算我一壶。”

    “没问题。”

    “嗯,我再向你打听一件事。”楚寒说道:“独孤雁有没有回来?”

    听了这话,南宫海一怔,说道:“他不是跟你一起出去的吗?怎么,出了什么事?”

    楚寒微微皱眉,有些担心那个高傲的家伙,不知道他是路上出了什么事情,还是根本就没有逃出那个大皇子的府上。

    他只说道:“没事。”,可是心里却没由来的烦躁。

    刚回到齐天宗,苏酥就和他们分开,被几个内门弟子接着上了天柱峰,而他自己则是和聂云一起回了百炼峰。这时候料想聂云应该已经回到了自己的院子。

    天气渐寒。

    无端的风吹过树梢,呜呜的呼叫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