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能杀人的人

作者:罗大王 |字数:4724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都市天龙至尊

    楚寒面色愈发的苍白,抬起头直视着苏妙人的眼睛,心道内力在自己体内,以这苏妙人的修为,定然能够看得出,这个时候还装不知道,纯粹就是找死。

    他咽了一口口水,伏在地上,用额头抵着地板,恭敬的说道:“回禀师祖,弟子这次随苏炳师兄去傲来国执行任务,失败之后不知为何,竟被那傲来国五皇子擒住,弟子侥幸逃脱,去找苏炳师兄,无奈在大皇子府中转了很长时间也没找到苏炳师兄的人,只找到了他的包袱。”

    苏妙人冷笑一声,看着眼前这个伏在地上的少年,说道:“你是说,那离火一线天的功法是你在包袱中找到的,现在那包袱呢?”

    楚寒连忙说道:“正是,弟子一时好奇,便忍不住看了几眼,后来被人发现,弟子恐齐天宗秘籍落入贼人之手,就一把火将那秘籍给烧了。”

    苏妙人说道:“既然烧了,那你又是如何修炼的这离火一线天?”

    楚寒没有动,他只感觉扑面的炙热从天而降,直落到他头顶,他甚至能够闻到自己头发的焦糊味儿。可正因如此,他反而不那么紧张了。

    他说道:“回禀师祖,弟子烧掉之前,已经看过了那离火一线天的功法,后来侥幸逃脱之后,耐不住心中好奇,照着记忆中的功法修炼起来,只是可能有疏漏,导致修行一直不畅,不知犯下大错,还望师祖饶恕。”

    他又听到了水声,再度闻到了茶香。

    苏妙人轻声说道:“那你倒是厉害,记不清楚的功法都敢随便修炼,也不怕走火入魔。”

    楚寒刚想说话,忽然觉得自己说不出话了,他这才发现,苏妙人那些略显苍老的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锁住了他的颈子。

    一个每天醉心茶道书籍的老人,他的手能有多少力气?

    楚寒不知道,他只清楚,这只锁住他喉咙的手上面是一层薄薄的茧子,平日里看不出来,可是与皮肤一接触,那种坚韧而粗糙的感觉再清楚不过。

    “师祖。”

    慢慢的,楚寒觉得自己无法呼吸了,他的脸涨得通红,看着眼前的苏妙人,心中忽然升起了滔天的恨意,他不甘心,不甘心这种生死由人掌握的可笑命运。

    可是苏妙人然不理会他的挣扎,一手搭在他的心脉上,过了大概两三息的时间,忽然笑着说道:“确实有些差错,不是正宗的离火一线天。”

    他脸上刚浮现出一丝笑意,随即这笑意僵住,转瞬变成惊诧骇然之色,忍不住脱口说道:“你的内力怎么会这么强?”

    话还没说完,走神之间,一股强劲的力量从楚寒脖子处爆发,直接震开了苏妙人的手。

    楚寒终于得以喘息,可气尚还未喘上一口,就开始咳嗽,趴在地上剧烈的咳嗽,面前的地面而尽是森森的血点儿。

    他没有注意到,苏妙人的眼瞳已经快眯成了一条线,只听着那冰冷的声音从天而降,说道:“快说,你做了什么,以你的年纪,打娘胎里就开始修行都不可能有这么强的内力。”

    楚寒又咳嗽了一声,心里冷笑的同时又开始自嘲,谎言这东西,只要开始,除非被拆穿,就永远没有结束的时候,因为你为了圆一个谎,又要去说无数的谎。

    他说道:“弟子也不知道,只是据家母所说,弟子出生之时异象颇多,产房屋顶终日被一股青色云气笼罩,持续一天之久,刚一诞生,就有一水桶粗细的长角大蛇口衔一赤色果实给了家母,家母用汤匙捣碎之后就部喂于弟子吃了,自那以后,弟子就觉得丹田之内似有一股温热之气,自修炼这离火一线天之后,内力瞬间暴涨,弟子差点儿死了。”

    匆忙间撒了个小谎,这话说出来楚寒自己都不信,但是他在大皇子府里也看过两篇经史典籍,由于生产力水平不高,科学技术欠发达,对于自然现象和偶发事件的解释能力不足,记载中很多的人和事都具有神秘色彩。

    与南宫海交谈时,也常听他提起那些名震江湖的高手,各种事迹传说中已经将他们神话,失踪的说是武破虚空,被雷劈死的说是羽化登仙,总之都是怎么耸人听闻怎么来。

    但这些都只是他的猜测,在他看来,以苏妙人的精明,可不会相信这种事情。

    可是他抬起头的时候,却怔住了。

    眼前的苏妙人眼睛瞪得老大,垂在身侧的手隐隐有些颤抖,过了老半天,才张嘴说道:“你说的都是真的?”

    楚寒心里一怔,才知道这苏妙人竟然信了,连忙说道:“家母临终时所言,切不敢忘,只记得家母还叮嘱弟子,说你以后必定飞黄腾达,万人之上,可时过境迁,弟子依旧庸庸碌碌,实在是不孝,让九泉之下的母亲失望了。”

    苏妙人深吸了一口气,重新盘膝坐在了蒲团上。

    楚寒见此,暗中窃喜,知道自己这条小命八成是保住了,可是这颗悬着的心还是不能放下,前路如何,就看接下来这苏妙人怎么说了。

    苏妙人又恢复了那种宠辱不惊的平静神态,说道:“这般看来,你也是一个有着大气运的人物。”

    楚寒说道:“气运是何,弟子不懂,还望师祖解惑。”

    苏妙人笑了一声,说道:“你这小家伙,倒是勤学好问,也罢,我就给你讲讲,这人活在世,都有着自己的一分气运,前路如何,成就如何,生死如何,都是上天注定的。我本看你面相乖戾,断定你此生定难成就大事,可没想到,你一出生上天就赐予你如此深厚的福报,看来这观人相面,却有不准之处。”

    楚寒连声称谢,又夸赞了一番师祖博学,这才注意到,摆在那茶几上的书,正是一本《气运说》,不禁有些庆幸。

    人世间生活着很多人,有种地的农民,做买卖的商人,修补物件儿的手艺人,他们都是这芸芸众生中的一员。

    可众生之中,有一些人却不安于从事这些职业,他们选择了另一条路——读书。

    楚寒向来很喜欢读书人,如果连前世也算上,这世上读书比他多的人估计没有几个。

    这一次岂非又是书本救了他的命?

    苏妙人说道:“你那离火一线天的功法暂时不要修炼了,依照你那错漏百出的心法,这样练下去,不出一个月你就要爆体而亡,这样,从明日起,你白天来这里找苏淼,由他亲自教导你。”

    听了这话,楚寒面露喜色,连忙说道:“多谢师祖。”

    苏淼是内门师叔,这样一来,他岂非跟柳正则一样,提前一步享受了内门弟子的待遇?

    苏妙人说道:“先不要忙着谢我,我只是给了你这么一个机会,日后如何,就部看你自己了。”

    楚寒走了。

    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外的风雪里,苏妙人脸上的笑意也渐渐消失,变得冷如寒冰,握在手中的书卷渐渐变得暗黄,随手往桌子上一扔,一本旧唐版本的《气运说》就变成了飞扬的灰。

    苏淼的身影不知何时出现在他的身畔,躬身行礼,黑着脸说道:“父亲看那楚寒所说到底属不属实?”

    听了这话,苏妙人只是一笑,说道:“不过信口胡诌。”

    苏淼一怔,随即说道:“那方才为何不杀了他?”

    对于自己这个儿子,苏妙人有着足够的耐心,他脸上表情不变,重新从书架上摘下了一本书,慢慢的说道:“苏炳应该已经死了。”

    听了这话,苏淼一怔,随即面露震惊之色,说道:“苏炳已是洗髓境界,而且任督二脉已开,即便在天柱峰八代弟子中也称得上数一数二,即便是十个楚寒也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听了这话,苏妙人摇头笑了笑,说道:“也许他的运气不太好。”

    苏淼皱了皱眉头,说道:“那父亲为何要我来教导他,难不成你想让我收他为徒?”

    苏妙人叹了口气,点了点头,说道:“正是如此,天柱峰,还是需要一个能杀人的人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