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花前月下

作者:罗大王 |字数:4538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极品全能学生无上神王绝世高手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你是什么神至尊重生吃神

    楚寒离开了天柱峰,之后立刻回到了自己的院子,这么长时间不在,院子中积了许多灰尘和蛛网,他看了一眼,没有说话,提起水桶便去水井边打水。

    金灿灿的朝晖,渐渐染红了东方的天际,远远望去,高高的天柱峰被灿烂的云霞染成一片绯红,一天就这么过去,此刻前所未有的静谧。

    楚寒在走神,虽说他的一手拿着抹布,一手提着水桶,看着极为认真的在擦拭着院子外面的石桌石凳。

    太阳逐渐消失在地平线上,金灿的阳光在小院儿中拉出两道长长的影子。

    看着地上的影子,楚寒左手握紧了挂在腰间的刀。

    这个时候,温婉柔和,风铃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这里是齐天宗,你要不要这么紧张。”

    楚寒没有回头,但他握刀的手却渐渐松开,继续开始擦拭桌子,微微皱眉,说道:“师姐来这里干什么?”

    听了这话,苏酥笑道:“我来看你啊。”

    楚寒只觉得脸上一热,他竟然脸红了,一想到这一点,他自己都觉得丢人,幸好是背对着苏酥,不然又要被这个什么都不懂的小丫头取笑。

    苏酥浑不在意,用听着有些慵懒,却极为酥人的声音说道:“听说今天下午你去了天柱峰顶见了我爷爷。”

    听了这话,楚寒直起了身,转身看着树上的这个小丫头,只见她换了一身水蓝色的长裙,坐在身后的矮墙上,脚蹬棉底布鞋,洁白的小腿露在外面,在墙下面欢快的摆着。

    红颜祸水。

    楚寒在心里骂道,看着苏酥的眼睛,点头嗯了一声,就这样看着她,也不说话。

    苏酥也看着他,没有半点儿的害羞,大大的眼睛里满是狡黠之色,可怜两世处男的楚寒在一个还未发育完的小姑娘面前缴械投降,失了心志。

    他的脸红了,苏酥咯咯的笑了起来,夕阳下,两人的影子约拉越长,逐渐融合在一起。

    苏酥说道:“我爷爷找你做什么?”

    楚寒说道:“他说感谢我救了你,还有,他让我以后跟着一个叫苏淼的修行。”

    “我需要你救?”苏酥忽的一怔,大叫道:“等等,什么叫苏淼,那是我爹,我爷爷让你跟着我爹修行?”

    “你爹?”

    楚寒一怔,忽的平静下来,点了点头,说道:“你以后也在天柱峰修行吗?”

    苏酥撇了撇嘴,说道:“怎么可能,我是女的唉,在齐天宗,女子肯定是要拜入玉屏峰的啊。”

    楚寒嗯了一声,转过身继续擦桌子,入夜,月色在阴云的遮盖下忽明忽暗。

    苏酥就这么坐在矮墙上,看着楚寒把屋子里里外外都收拾了个干干净净,也不觉得烦,只是似乎有些心事,试探着说道:“你杀人的样子很可怕。”

    楚寒忽又回过身,他想起了苏酥那天与几个杀手交手的样子,以她的实力,如果果断一些,那些杀手在她手中也未必能讨得了好。

    和楚寒不同,苏酥无论内功,轻功,还是剑法,都是齐天宗最顶级的武功,同境界的武者,在她面前甚至交手的一瞬间就已经注定了失败。

    他说道:“怎么,你不敢杀人?”

    苏酥坚决的摇了摇头,说道:“杀鸡我都不敢。”

    楚寒似乎觉得自己有了答案,问道:“你想学杀人?”

    苏酥又摇了摇头,他抬头看着天上被乌云遮住一半的月亮,说道:“我不会杀人的,也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要杀人,楚寒,你杀人的样子真的很恐怖,看到那些杀手的尸体,我实在不敢想象他们是死在你手中的,只要一想起那个画面,我就觉得害怕,你以后不要杀人了好不好?”

    楚寒看着苏酥的眼睛,同样极为认真的摇了摇头,说道:“不好。”

    “为什么。”

    “我不杀人,别人就要杀我。比如那些杀手,如果我不杀了他们,此刻你已经死了。”

    苏酥忽然怔住了,两人就这般对视着,过了好久,她才苦笑了一声,说道:“以后不用你替我杀人了,如果这样的话,我情愿死的是我自己。”

    楚寒看着眼前的女孩儿,忽然觉得好奇怪,越发觉得自己看不透这个小姑娘了。她的剑明明是凌厉无双的,可她的人却又那么善良,善良到楚寒只看着她就觉得无地自容。

    只因她是光明。

    而自己是黑暗。

    光明所到之处,黑暗无处藏身。

    楚寒低下头,他感觉到了女孩儿的悲伤,他很想说这不是你的错,和你没有半点儿的关系,可是他却始终没有说出口,因为他觉得两人之间隔着很远的距离。

    远到穷极一生都触及不到。

    这时耳边忽又想起了熟悉的笑声,他抬起头,却发现苏酥已经背对着他,那背影娇小,柔弱,却异常的坚强。

    她说道:“送我回去,我怕黑。”

    “好。”

    楚寒放下东西,重新提起了自己的刀,几步就来到苏酥身旁站着,宛如一个大家小姐身边跟着的护卫。想到这里,他心中有些别扭,可是他却又无法反驳自己的心。

    怕黑吗?

    黑暗有什么可怕的啊。

    踏上了那条熟悉的小路,女孩儿身上淡淡的香味儿飘扬在鼻尖,楚寒怔怔出神,看着眼前深不见底的黑暗,一无所知的前路。心中喃喃自问:黑暗有什么可怕的,可怕的,是人心吧。

    他复又变成了那个冷酷无情的人,拿着一把冷酷无情的刀,把苏酥送到了天柱峰旁边的玉屏峰,此一去,相见不知几何,也许不见最好。

    楚寒这般想着,怔怔的站在那里,看着苏酥远去的背影,忽然间,苏酥转过了头,对他扮了个鬼脸,摆着手喊道:“好好跟我爹修行,等你的武功足够好了,也许就能不杀人也可以解决问题了。”

    楚寒一怔,随即转身。

    他也不想杀人,可是有些人不得不杀,他自觉已明白了一切,果断的迈出步子,于黑暗中渐渐远去。

    等他重新回到自己的院子,已是深夜。

    他脱下衣服,漆黑的衣服下是染成血色的绷带,他忍着疼痛,龇牙咧嘴的将缠绕了很多圈儿的绷带取下,换上新的绷带和药,又慢慢缠好。

    等一切结束,他觉得自己身的力气已经用尽了。

    灼烫的内力在体内奔腾不息,犹如江河,运转之时,楚寒甚至感觉能听见那浪花奔涌的声音,那一刻,他觉得自己几乎拥有无限的力量,可以做到一切。

    这样的功法也是错的吗?

    那等自己有了完整的离火一线天功法,能够驾驭这六十年淳厚内力的时候,自己又该强到什么地步?

    苏淼啊苏淼,楚寒嘴里念叨着这两个字,竟是少见的有些期待。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