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武德

作者:罗大王 |字数:5348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杀人的刀,很适合你。”李师兄如此说道,那语气不知道是夸赞还是嘲讽,但是很显然,楚寒并不在乎。

    他道了声谢之后,便拜别了李师兄,回到了自己的院子。

    院子里有人在等着他。

    “你总算回来了,一早就不见你,听人说一早看见你去了天柱峰,怎么,没事吧?”南宫海看见楚寒起来,随即起身,可是看到楚寒的样子,又是一怔,“你这衣服,是怎么回事儿,你知不知道,按照宗门规矩,在江湖上冒充齐天宗的内门弟子是死罪?”

    楚寒没有立即回答,走到石桌前坐下,鼻头微动,发现了什么,伸手拿起桌上的酒壶,一仰头,浑浊的酒浆在月光的映衬下成了琥珀色,在空中练成一线,直落入他的嘴里。

    他的眼中骤然一亮。

    烈酒!

    不知过了多久,反正壶中的酒没有喝完,他放下酒,看着一旁的那棵歪脖子树,说道:“天柱峰的苏淼收了我当弟子。”

    “苏淼?”

    南宫海一怔,似是想起了什么,肥嘟嘟的身子忽然跃起,满脸惊骇的喊道:“你是说翻天龙王苏淼!”

    “只是苏淼。”

    楚寒没听过什么翻天龙王,倒是觉得这个称呼傻傻的,只觉自己有些累了。

    好在有酒。

    他完不理会南宫海的震惊,又提起酒壶,说道:“谢谢你的酒。”

    可南宫海不乐意,楚寒没听过苏淼他可听过,天南地域练武之人,有谁没听过翻天龙王苏淼,那个以内功称雄,年轻时混迹江湖,行侠仗义,在赤水湖泽一带闯下天大名号,与一剑西来落南天的名侠燕落天齐名的男人。

    他一把拽起楚寒的领子,说道:“怎么,你不会在逗我吧,你怎么会认识苏淼,还让他收了你当徒弟,话说你是不是根本不叫楚寒而是叫苏寒,你一定是苏淼的私生子对吧。”

    “你够了。”

    似是习惯了他这个碎嘴的样子,楚寒竟然少见的不生气,他只看了看手中的刀,心道自己很久没有练刀了。

    他站起身,握住了刀柄。

    南宫海退了两步,有些迟疑,说道:“我听说苏淼有个女儿,你不会是把他女儿给钓到手了吧。”

    “滚!”

    楚寒平静的心忽起波澜,皱了皱眉头,下意识间刀已出鞘。

    南宫海见他这个样子,却是丝毫不怕,撇了撇嘴,说道:“呵,别生气,你这闷葫芦,一点儿玩笑都开不了,哪有女孩儿会喜欢你?要喜欢也喜欢本少爷这样的,不仅英俊潇洒,玉树临风,还他娘的才高八斗,家世显赫。”

    楚寒冷哼一声,说道:“你这头死肥猪,如果哪个女孩儿看上你,那么一定是她瞎了眼,不对,还得是个聋子,不然你话这么多,烦也得被你烦死。”

    “哈哈哈哈哈……”南宫海一怔,忽然笑了起来。

    楚寒说道:“你笑什么?”

    南宫海还在笑,过了好半天,他才捂着肚子站直了腰,看这样的楚寒,说道:“真没想到,你这个人毒舌起来比我还厉害。”

    楚寒说道:“我一向喜欢直接动手。”

    “恭喜了,兄弟。”

    “嗯。”

    南宫海走了,留下了一壶好酒,满心祝福。

    醉人不过花共酒,花是丽人酒是愁。

    楚寒很想喝酒,但是此刻却停住了,因为院子里又来了一个人,最近他的院子似乎总是十分热闹。

    聂云从门口走了进来,径直来到石桌之前,看着桌子上的酒,皱了皱眉头,忽然说道:“我听人说,酒是穿肠毒药。”

    “嗯。”

    楚寒只是点头。

    和楚寒一样,聂云永远一身的黑衣,只不过,楚寒是刀不离手,而她是剑不离手。她说道:“如果你想练成绝世的武功,凭临绝顶,俯瞰群山,就不要喝酒,这东西只会毁了你。”

    楚寒忽然问道:“你喝过酒没?”

    聂云一怔,可还没等她说话,楚寒便一手勾起了酒壶,嘴对着壶嘴,咕咚咕咚的灌了起来,直到壶中酒尽,他的脸上也泛起了一丝红晕,这才低着头看着眼前的聂云,笑着说道:“你这么关心我干什么?”

    聂云皱了皱眉头,说道:“你醉了。”

    楚寒摇了摇头,说道:“还早。”

    聂云瞥了瞥他身上的青衣,说道:“恭喜你,成了内门弟子。”

    听了这句话,楚寒的心中忽的涌起了一阵烦躁,但正是这种烦躁让他忽然惊醒,他最近心里一直很烦躁,仿佛有一团火在烧着,随时都要喷薄而出。

    “谢谢。”

    楚寒复又恢复了平静,见他这个样子,聂云也点了点头,觉得心中一颗石头落了地,冲他笑了笑,说道:“你没事就好,我先走了。”

    聂云笑的时候脸上荡漾着两个深深的小酒窝,笑容没有一丝妩媚,脸上不施丝毫妆容,可却又那么动人,她嘴角上扬的美丽的弧度,似乎令一切的悲伤都消失了。

    楚寒看着这笑容怔住了,这一刻,他只觉得这笑容这么美,美到令他的心发颤,自己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啊?他怔怔的向着。

    看着楚寒的样子,聂云的眼中闪过一抹愉悦和狡黠,说道:“我走了。”

    她向来也是个说话算话的人,说走就走,不带丝毫迟疑,楚寒也没有挽留,他只站在原地,如同一个呆子。

    造孽。

    第二天一早,楚寒上了山,来到了苏淼的院落,师兄弟三人恭恭敬敬的坐在蒲团上,苏淼训完话,便让吕聪和肖无义离开了,只留下楚寒一人。

    “今天仍是打坐静心吗?”

    楚寒已然很是平静,昨天坐了一天之后,他就觉得自己待在那里的时间绝不会短,好在只一个人的话,他也未必时时都要坐着,在那里练刀也是个好地方。

    然而他却猜错了。

    苏淼坐在他的对面,腰背挺得笔直,说道:“今天以后,你不用去了。”

    楚寒一怔,脸上忽然露出狂喜之色,看着眼前的苏淼,说道:“您要教我离火一线天了吗?”

    屋子里十分的安静。

    不知何处传来苦涩的古琴声,带着几分冷冽的气息,明黄的蒲团上坐着的中年人,身前横着一张长桌,桌上摆着一壶清酒和一只晶莹剔透的薄胎杯。

    闻着酒香,楚寒一下子断定是天南很少见的醉花酿,这酒很淡,而空气中酒香浓郁,料想苏淼在这里一定自斟自酌许久。

    桌旁立着的香忽然断了一截,直直向上飘起的青烟乱了一瞬。

    苏淼摇了摇头,说道:“今天,我要教你武德。”

    说完这句话,苏淼只觉得心里少有的轻松,苏妙人说要把楚寒教导成一个杀人的魔鬼,可他却不认同,这毕竟是他自己的徒弟。

    即便不是一个令人满意的好徒弟,他还是希望他好好地。

    “武德?”

    楚寒有些疑惑,他不明白,自己只是想练个武,为什么昨天练静心,今天学武德,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忽然间,他的头皮发麻,紧跟着就是一阵剧痛。

    抬起头,这才发现,苏淼的手中多了一根黑色的尺子,单看那厚重的样子,就能感觉到它的坚韧。

    “用心听,日后若练武有成,反而有武无德,为师亲自杀你。”

    看着苏淼认真的样子,楚寒心中一凛,随即屏息凝神,恭声说道:“是,谨遵师教。”

    见他这个样子,苏淼也点了点头,说道:“尊自然、法天地、爱家国、孝父母、敬师长、严律己、宽待人。上善若水,利而不争;施恩不图报,受恩记心间。古圣人有言:有三宝,持而保之,一曰慈,二曰俭,三曰不敢为天下先。慈故能勇,俭故能广,不敢为天下先,故能成器长……”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