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秋风秋雨愁煞人

作者:罗大王 |字数:5040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都市天龙至尊

    楚寒听得很认真,几乎要把苏淼说的每一个字都记住且刻到骨子里,他不得不这样,不然的话,那把尺子就会落下来。

    他不敢躲。

    当然也躲不过。

    似乎是为了不把他打傻,那把黑色的尺子并不一直往楚寒头上招呼,时不时的打向他周身要穴,总之是哪里疼往哪里打,而且有时就算楚寒分明已经聚精会神的听了,那尺子仍会落下。

    楚寒向来很佩服这些有学问的人,所以他很佩服苏淼,但与此同时,他也觉不喜欢这位师父,任谁平白无故的打了自己一个时辰,让自己浑身酸疼,动一下都困难无比你都绝对不会喜欢他的。

    见他已疼的龇牙咧嘴,苏淼满意的点了点头,看他脸上那惬意的笑容,楚寒很有理由认为,他只是想打自己打的开心一点,什么教自己武德都是说着玩的。

    可正因如此,苏淼的话他记得无比牢固,但记住归记住,即便记在心里,刻在了骨头上,苏淼教他的东西,真的能影响他吗?

    楚寒也不知道,也许这正是他骨子里不愿意思考的。

    “楚寒。”苏淼的神色忽然变得严肃无比,那张国字方脸上写满了认真,直让楚寒除了他的眼睛无法去看别的地方,他说道:“我虽教你武德,但说实话,你若想练成绝世的武功,必须做一个无情的人,这一点作为师父,我虽不愿讲,但不能欺骗你。”

    听了这话,楚寒忽然怔住了。

    他张了张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他只看着苏淼,不知道这话是什么意思。

    “武道之神是自私的。”苏淼说道,“如果你想有所成就,就必须心意,奉献出自己的一切,否则的话,你将前功尽弃。”

    楚寒忽的握紧了手中的刀,闭上了双眼,迟疑了一会儿,开口说道:“我知道了。”

    苏淼点了点头,忽然起身,说道:“走,我们去看看你的两个师兄。”

    楚寒点头,可是微微一动,剧痛便自浑身各处传来,青筋一下子就爬满了额头,这剧痛胜过刀砍斧劈,让人根本无法忍受。

    见他这样子,苏淼哈哈一笑,一拂手便在屋子里带起一阵清风,扯着两缕沉香散发出的青烟到了楚寒身下,竟是神奇的将他托了起来。

    浑身血液一流通,楚寒舒服的几乎呻吟出声,这才发现,自己身上虽然剧痛,但前阵子受伤导致的淤血却是被那把黑色的尺子给打的散了许多。

    他抬头看了一眼苏淼,而苏淼却已经推门而出。

    院子里,两位师兄迎面相对,动也未动,汹涌的杀气却惊得树上的鸟雀都僵住了,仿佛他们不是在试手,而是在进行生死的对决。

    即便苏淼来到了院子里,他们也不理会,他们的眼中只剩下了彼此。

    大师兄吕聪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双臂自然垂下,宽大的袖子将他的双手遮住,让人看不清他手腕儿的动作,可同时也让人疑惑,穿着这样的衣服,如何能灵活的动作?

    二师兄肖无义双腿分立,侧身迎敌,他的手中拿着一杆枪,七尺七寸的枪,阳光的侧照下,枪锋上的刃闪着银光,紫檀的枪杆儿一动不动,唯有那锋刃尾部的红缨随风飘摇。

    相比于二师兄肖无义的阴鸷冷酷,这杆枪倒是有个雅致的名字,叫做细春寒。

    春寒料峭。

    此刻楚寒的目光几乎部集中在了他的身上,没有办法,这惊人的杀气几乎部都是从肖无义的手中,从他那杆手中的枪发出。

    相比之下,站在那里的大师兄就如狂风暴雨中的一叶扁舟,几乎不用肖无义出手,就快被这杀气压垮。

    可是吕聪脸上只是淡然。

    反而是肖无义极度的认真,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翻天龙王的亲传弟子,究竟有多强?

    阳光一闪,照到了吕聪的眼睛上,大师兄的眼神微有变化,只一瞬间,他神色悚然一变,脚下立刻向后退。

    可是几乎是同一时刻,银光一闪,枪出如龙!

    细春寒洞穿空气,那凝固的钢铁上,不知如何凝聚除了如此深邃的杀机,直刺向吕聪的喉咙,吕聪退的再快,也不可能快过这一枪。

    楚寒的心砰砰的跳着,这一刻他的呼吸已经停住,因为在他看来,这一枪威力之强,有去无回,根本连收枪都做不到,肖无义当真要杀了吕聪?

    还是当着师父的面?

    可他还没来得及思考,那根本毫无可能收住的一枪便收住了,何止收住,反而回掠,二师兄那原本抓着枪尾的手已经握住了长枪的中段。

    细春寒在他的手中旋转起来,空中忽然起了阵阵嗡鸣,无数道细碎的光晕射出,弹在地上,仔细去看,楚寒骇然的发现,那竟是无数根钢针。

    柔和的阳光下,钢针闪着淡绿色的光,带着逼人的寒意抖落在地,明显带着要人命的剧毒,大师兄竟是使暗器的,可是在那一枪出手之后,楚寒便一直盯着两人,直到肖无义手中的枪被迫防守,他也没看出大师兄如何出的手。

    那宽大的袍子下面,究竟隐藏着多少杀机,让人看不透也猜不透。

    而那几乎看不见的针,又如何被肖无义一根不漏的防住,亦让他叹为观止。

    两人之间顿时平静。

    平静中酝酿着极度的不安。

    肖无义站在原地,皱紧了眉头,长枪滞在身前,一动不动,过了好半天,他脸上才显出一抹极为痛苦的神色,说道:“我输了。”

    说完这句话,楚寒有些疑惑,因为在他看来,两人明显势均力敌,只不过才出了一枪,二师兄又如何输了?

    “承让。”

    这句话是出自大师兄的口,他的脸上仍带着淡淡的笑意,绣袍微动,借着阳光的照射,楚寒才发现,二师兄的枪上缠绕着某种极细的,几乎看不见的丝。

    那丝极细却又极为坚韧,以如此巨大的力道绷在那枪锋之上,仍不会断裂。

    吕聪说道:“师弟手下留情,若是真的生死相搏,以师弟的个性,那一枪必然会洞穿我的喉咙,而不是挡我那些见不得人的小手段。”

    听了这话,肖无义皱了皱眉,冷声说道:“输了就是输了,已然落入了蜘蛛的网中,即便苍鹰也无法逃脱。”

    “可细春寒不是苍蝇,细春寒就是细春寒。”

    正如肖无义不是别人,肖无义正是肖无义。

    苏淼也点了点头,说道:“聪儿你不必自谦,输赢为师已看在眼里。”

    他转头看着肖无义,说道:“无义,你的枪法也有进步,明日,由你教导你师弟的刀法。”

    听到这里,肖无义皱了皱眉,似乎有些不情愿,但仍是张嘴说道:“是。”

    这一点楚寒也未料到,相比于阴鸷的二师兄,他对温和的大师兄更有好感,但师父说话,他也只好抱拳说道:“辛苦师兄。”

    如果可以的话,楚寒想今日就可以修炼,可他的身体实在太疼了,动作一大似乎就要抽筋,无奈之下,苏淼也只好让他提前下山,泡泡药浴,期待可以化开淤血。

    楚寒一点儿都不想动,原本轻松的下山路,他每一步走起来,都感觉双腿都在颤抖,可他仍咬着牙,回到了百炼峰。

    一回到百炼峰,他就感觉到了不对劲。

    这个时候,人们本该都留在自己的院子里练武的,可他们却部都集中在了那狭窄的山道上,围在一起,堵住了道路,七嘴八舌的议论着,似乎是发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

    他甚至看到,有着青衣的内门弟子自远传飞奔而来。

    楚寒也凑了过去,看着人群中那个奄奄一息的身影,他的瞳孔皱缩,神色陡然一紧。

    独孤雁回来了。

    他果真没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