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南国之雪

作者:罗大王 |字数:5838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都市天龙至尊

    独孤雁五岁开始习武,天赋异禀,百年难遇。

    独孤家是武学世家,家学丰富,各种武功应有尽有,如果不是因为他一定要学离火一线天,如今就算如柳正则一般踏入洗髓境也不是不可能。

    由此也可以看出,独孤雁不但追求完美,还是一个认死理的人。

    ……

    楚寒在泡澡,分三次用的百草回回液被他一股脑儿的倒进了那冒着热气的浴桶中,闭着气钻进了水里,嘴里连嚼了几颗生血回力丹,热流自上而下冲刷着身体。

    如南宫海所说,这两样药加起来,活血化瘀,功效确实无与伦比。

    楚寒是一个很会享受的人,对待泡澡这种事,自然也极为的认真。

    他曾听闻,中州的贵人们在沐浴的时候,木桶中除了花瓣和各种香料,还要加上一大堆药物,更有甚者,甚至需加入白米驱邪,让人以为那不是洗澡,而是在熬汤。

    穷苦人家出身的楚寒自然不会理解他们为什么这样,对他来说,洗澡时有盆热水就已足够,但是这不代表他洗澡的时候喜欢被人看着。

    尤其还是个男人。

    楚寒靠在浴桶中,双臂随意的搭在桶壁上,皱着的眉头表示他绝不高兴,微眯的双眼看着屋顶,说道:“你竟然还活着。”

    独孤雁直接盘膝坐在了地上,笑着说道:“你都没死,我怎么会死呢?不过话说我九死一生回到齐天宗,不但任务奖励没了,就连苏炳都不见了踪影,想报仇都不知道找谁,郁闷的厉害,而你却成为了翻天龙王苏淼的弟子。”

    为什么?

    独孤雁心里不服,换谁都会不服。

    楚寒没有说话,他的刀就在手边的高台上,一伸手就能够到。

    独孤雁又说道:“苏炳被你杀了?”

    “这话可不能乱说。”

    这话当然不能乱说,如果所有人都知道苏炳死在了他一个外门弟子手中,就算苏淼也保不住他,当然,在楚寒看来,事实上苏淼师兄那么好的人死在狼群嘴里他也是十分惋惜的。。

    独孤雁只笑了笑,说道:“我当然不会说,我们是朋友,不是吗?”

    不是吗?

    是吗?

    楚寒自己也不知道,他救过独孤雁的命,独孤雁也不欠他什么,对方是个很随性的人,大度,聪明,武功高强,即便是他也无法对他讨厌起来。

    可这些都不是他和他成为朋友的理由,即便南宫海那么讨厌的人,也是他的朋友,可独孤雁却并不是。

    独孤雁说道:“你很自信。”

    这话楚寒他不认同,在他看来,太过自信的人都死了,而自己还活的好好地,但是他没有说话,因为他想看看独孤雁究竟想做什么。

    屋子里的灯光有些昏暗,独孤雁坐在原地,即便抬着头,楚寒也无法透过那氤氲的水汽看清他的脸颊。

    独孤雁忽的长出了一口气,笑着说道:“总归是活着,活着真好。”

    说着,他一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转身要走。

    楚寒也点了点头,说道:“嗯,活着真好。”

    “呵,你还是把我当朋友了。”

    “没有。”

    “为什么?”独孤雁微微转头。

    “因为我不确定以后你会不会在我背后捅一刀。”

    “绝不会。”独孤雁笑了一声,接着说道:“用刀的是你,我的武器是钩子。”

    这下子轮到楚寒不说话了,他为什么要说这些呢?

    如果他没有把他当作朋友,哪里会跟他说这些废话,他太缺少爱了,以至于别人稍微示好,他就恨不得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给对方。

    两个人成为朋友,很难,但有时候却只是一个眼神,一句话的事情,这又是如此的简单,让人感到不可思议。

    独孤雁走了。

    他今日刚回到齐天宗,便被天柱峰的人带走了,至于内门的弟子对他做了什么,他又说了什么,楚寒然不知道,但是看着他毫发无损的样子,楚寒就知道自己根本无需为他担心。

    带着花香味儿的夜风吹来,屋子里的灯火挣扎着摇曳了两下便灭掉,整个房间一片黑暗,楚寒也赤裸着身子从浴桶中爬了出来,只穿了一条短裤。

    他的手中握着刀。

    漆黑的长刀。

    楚寒本是个极为安静的人,和别人在一起时,就有如一块儿长满了刺的木头,虽只站在那里,却让人始终无法忽视,甚至即使他什么也不做,也会让人心生厌恶。

    也许是因为他的眼神太过淡漠。

    可当他拔出刀的时候,一切都变了,他的眼中只剩下了空灵的沉静。

    楚寒只会一种刀法,水寒刀,可眼前他使出的这一刀,却绝不是水寒刀,只一刀出,浑然天成,如龙出云巅,生死立判。

    如果有人在场,一定会出声喝彩,否则的话,就是一定被这一刀惊得说不出话来。

    可楚寒却微微挑眉。

    这一刀仍不甚完美,何止不完美,简直从出手的那一刻就已经露出破绽,而且这只是楚寒自己看出来的破绽,所需要面对这一刀的敌人呢?

    他们会不会看出更多这样的破绽?

    楚寒收刀回鞘,左手握住刀鞘,右手握住刀柄,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拔刀出鞘,但是他却只怔在原地,久久的没有动。

    这一刀发自他的灵魂,出自他的骨头,那天河岸上,这一刀出,简直所向披靡,神鬼趋避,按理说,这一刀绝不可能会是这样。

    月黑风高。

    正是睡觉的好时候。

    ……

    雪,像烟一样轻,像银一样白,飘飘摇摇,纷纷扬扬,从天空中洒下来。

    今年的雪来的格外的早。

    肖无义虽然冷冰冰的,但是毫无疑问,他是一个很好的陪练,实力强横,轻易就能洞悉你的弱点,虽免不了受伤,这一个月的时间,却仍让楚寒收获颇丰。

    至于离火一线天的事情,苏淼似乎忘记了一般,即便楚寒几次旁敲侧击,他也都假装不知道,如若楚寒明着提起,苏淼甚至会发怒,罚他去静思崖打坐。

    后来楚寒就不问了。

    这绝不代表他会放弃。

    因为他意识到一件事,无论是二师兄肖无义还是大师兄吕聪,他们身为苏淼的亲传弟子,天柱峰内门之人,所修行的内功必然也是离火一线天。

    他们二人也只知道楚寒内功深厚,不知道他所修行的离火一线天有问题。

    师父那里得不到,师兄这里未必不能成为突破口。

    楚寒这样想着,第一个目标就是眼前的二师兄肖无义,这一个月的相处,两人虽很少说话,但是却极为熟稔,毕竟他们俩骨子里都是那种不喜欢说话的人。

    事情比楚寒想的还要顺利,他几乎没有遇到任何阻隔,比想象中还要耿直的多的二师兄便把离火一线天的功法告诉了他,并极为严肃的告诫了他,离火一线天这门功法是宗门机密,决不能透露于外人。

    楚寒一口答应,继续练刀,整个人的心思却已经完牵在了这份功法上。

    深夜。

    楚寒盘膝的坐在院子的雪地里。

    残月如弓,清冷的光照在本就银白的大地上,将整片天地映的雪亮。

    他调动起一小股内力,按照脑海里记忆的这份正确的离火一线天运行起来,渐渐地,他的身体变得火热,蒸汽率先从他的头发,最后从他的身冒了出来。

    他手臂上的肌肉开始抽动,剧烈的颤抖,这种异状一开始只在手臂,最后遍及身,不可思议的是,他的头发也在已肉眼可见的速度变长。

    安静的夜里忽然传来了隆隆的响声,似乎是雷,可是万里无云,明月当空。

    楚寒闭着眼睛,无人所见的院子里,他的衣衫飘扬起来,下一刻,身上披着的那层雪白里衣便是开始断裂,一节一节的灰化,被风一吹就散了。

    雪地里,他身赤裸,身体变得几乎透明,仿佛有明晃晃的火焰在他的体内燃烧,却没有一丝火苗溢出,只是散发着淡淡的红光。

    蒸汽从大地上升起。

    院子里的雪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融化着。

    磅礴的内力在他的经脉里翻滚,运转,即便是楚寒自己都觉得心惊胆战,可是他又知道,自己绝不用担心,因为那就像是自己的手,自己的脚,完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