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淮河老魔

作者:罗大王 |字数:4608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盛华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九龙圣祖

    武功高强,能做到这些事的人不多,范围缩小了,可线索一下子也断掉了。

    呼呼的北风,犹如脱缰的野马,咆哮着,冲撞着。

    楚寒说道:“或许可以问一下飘雪山庄,这毕竟是他们的地盘儿,他们总不能一点儿消息都没有。”

    吕聪叹了一口气,说道:“眼下也只好如此。”

    肖无义说道:“如果需要问人,那么倒不如去春雨楼问一下燕落天燕前辈。”

    “也好。”

    楚寒听到这个名字,却是一怔,距离他上一次见到燕落天不过半年的时间,那个用剑的男子,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呢?

    惨白的太阳悬在头顶。

    春雨楼。

    一进去,又是那层峦叠嶂的红绸,无论是桌椅,美酒,美食,美人,这里都有,无处不透露出纸醉金迷,如梦似幻的不真实感。

    独孤雁,南宫海,聂云三人均听说过春雨楼,可是却第一次来这里。

    一行人一进门,就感受到了数十道审视的目光,或凶狠,或狡诈,或妩媚,或轻蔑,但总之没有一个不长眼的上来找麻烦。

    楚寒相信,绝没有谁这么不长脑子。

    不说他自己,就是他的两位师兄,在进到这里之后,也恢复了那种齐天宗弟子对外时的冷酷样子,满脸冷酷,杀气凛然,实力稍弱的只站在他们身边就会双腿发抖,更有甚者连意志都会崩溃。

    “齐天宗的人吗?”

    “应该是,那三名青衣的,怕不还是齐天宗的内门弟子呢。”

    “呵呵,真是吓人啊。”

    “害怕?你会害怕他们吗,淮河老魔竟然也会有害怕的东西,真是好笑啊。”

    “是啊,我当然害怕,我害怕他们的肉不好吃!”

    “哈哈哈哈……”

    低沉的笑声和四周角落里的谈话声不断传到耳中,不知用了什么手段,有几个最放肆的声音竟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让人心里莫名的发慌。

    南宫海的步子有些僵硬。

    和其他人不同,他听说过淮河老魔,知道那家伙说的都不是假的。

    在绿谷淮河一带,南宫世家威名满天,但同样与之对应的黑暗里,淮河老魔就是一个可止婴儿啼哭的恐怖存在。

    他的武功如何无人知道,但是据传,他修炼魔功,每天需以人肉为食,最为可恶的,他不但吃人肉,还喜食婴儿,弄得绿谷淮河一带天怒人怨,人心惶惶。

    南宫世家曾派无数高手围剿他,却连他的影子都没有摸到,一直到破风剑杨振行至绿谷淮河,诛杀十三大寇,自那以后,才没了这淮河老魔的声息。

    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在这种地方遇到了这个魔头,而且,听他们交谈,此地不在淮河老魔之下的人物也不止一个。

    和魔头交好的朋友岂非也是魔头?

    春雨楼。

    来者皆是客,黑白两道都可以在此尽情喝酒,尽情吃肉的春雨楼,当然,前提是你有足够的银子。

    “你看,那个小胖子吓得腿都发抖了,啧啧,他的肉怎么样?”

    “肥肉太多!”

    “不不,你不懂,肥肉才是最好吃的,老夫最喜欢吃的就是肥肉了!”

    声音就在附近,可却又像是来自四面八方,无处不在,有如神魔,南宫海已经脸色发白,冷汗不断的自头顶留下,手已经不自觉的握住了剑柄。

    看他的那个紧张样子,估计只要淮河老魔再说一句话,他的剑就要出鞘了。

    可是淮河老魔没有说话,另一个人就说话了。

    大师兄吕聪冷哼一声,低声喝道:“不知死活!”

    说着,他分明还站在原地,只是绣袍微微一震,五六丈之外的一处木栏杆便仿佛同时被四五把锋利的刀切过一样,裂痕疯狂延展,木块儿纷飞如雨!

    血红色的纱帘当空断裂,从半空之中飘落。

    一个黑色的影子从纱帘后面狂笑着冲出,冷声说道:“小儿有些本事,可惜,这小胖子的肉今晚老夫吃定了!”

    然而他没注意到,大师兄吕聪此时已经转过了身,不再理会他,迈步向着一旁的楼梯上走去。

    下一刻,淮河老魔的笑声戛然而止。

    他的身前多了一个人,一个漆黑的影子!

    看不清面容,只有几乎凝成实质的杀气扑面而来,冰冷森然让他感觉如堕地狱!这一刻,他觉得浑身上下每一寸皮肤都如同针扎!

    枪出如龙!

    银光一闪而没,下一个瞬间,二师兄肖无义已经与淮河老魔交错而过,细春寒抖落鲜血,负于身后,跟在大师兄吕聪的身后向着楼梯走去。

    楚寒看着躺在地上的淮河老魔,心里没有一分悸动,一个算是勉强踏入洗髓境,年老体衰的家伙,唯一的优势就是他的神出鬼没,从暗处偷袭。

    可既然已经现了身,自己都有把握胜他,更何况是一枪杀气积聚了不知多久的二师兄?

    楼内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

    死一般的寂静。

    楚寒几人皆从一旁经过,独孤雁和聂云心中还在抱怨这所谓的淮河老魔真是名不副实,弱的一匹,南宫海却怔在了原地。

    他在看淮河老魔的尸体,方才肖无义枪花一抖,只是眨眼的瞬间,淮河老魔就倒下了,可是看他的尸体,却是有着五个窟窿。

    那一枪先废双肩再废双腿,最后一枪正中胸口,粉碎心脏。

    不是淮河老魔太弱,他知道,就算他,独孤雁,聂云三人联手,也绝不是淮河老魔的对手,而是二师兄肖无义太强了。简直深不可测。

    想到这里,他握剑的手更紧了。

    他感觉到丢脸,为自己先前的恐惧丢脸,可是面对一个轻易就能杀死自己,并且扬言要吃掉自己的魔头,他害怕并没有什么过错。

    可他仍羞愧的脸红。

    这一切都是因为他太弱了。

    如果他能像肖无义那么强,岂非根本就不会出现眼前这种情况?

    “胖子,跟上了。”独孤雁转头喊了他一声。

    “嗯。”

    南宫海骨子里是一个很懒散的人,但是他很要面子,为了面子,有时候多大的苦他都愿意吃。

    他是一个典型的江湖人,面子比命重要的那种。

    他们表明了来意,可是店小二却说,燕大侠早已经备好美酒在房间里等着他们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