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好酒好菜好人

作者:罗大王 |字数:5184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盛华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九龙圣祖

    这是个雅致的包间儿,头顶是一袭一袭的流苏,随风轻摇。

    不适的动了动,却发现脚底踩得是繁复华美的云罗绸,总是柔软却也单薄无比。不时飘来一阵紫檀香,幽静美好。

    门外不时有小婢穿过,手中举着托盘,脚步声却极轻,谈话声也极轻。

    这一切都很好,但是楚寒坐在这里就觉得很不自在,不是因为对面坐着的那个男子,而是因为他刚才从南宫海口中得知,脚下踩得这方云罗绸,一方竟然需要上万两银子。

    害得他怎么放脚都觉得不对劲,生怕自己一用力就把这看起来柔软轻薄的毯子给踩出个窟窿,想想都觉得可惜,那可都是钱啊。

    当然,这些都是题外话。

    他闻到了酒香,看着眼前的酒杯,白底蓝花的薄胎瓷釉,里面是琥珀色的浓稠酒浆,单看颜色就知道是陈年的窖藏好酒。

    酒主人就在对面。

    那是个两鬓已经有些斑白的中年人,浓眉大眼,神色温和,一袭青衣。

    他的手很是自然的铺展在桌子上,手心向下,手背上的皮肤满是龟裂的伤疤,那是冻伤,也是旧伤,不知是多久以前的事,看着和他的身份绝不相配。

    中年人就是燕落天,他面对六个人的目光,只是微微一笑,说道:“外面天寒地冻,几位刚刚进来,不妨喝杯酒暖暖身子。”

    吕聪低头看了一眼杯中之物,笑道:“这酒很烈。”

    “很好。”楚寒点了点头,然后抬头看了一眼燕落天的眼睛,说道:“也很贵。”

    燕落天哈哈一笑,说道:“一段时间不见,小兄弟还是那么风趣直接,放心的喝,春雨楼的酒虽然收钱,但是我燕落天的酒却分文不取!”

    吕聪笑道:“燕大侠豪气,这酒虽然分文不取,却也不是谁也喝得到的,听您方才所言,和我这师弟认识?”

    燕落天说道:“不算认识,只是当初楚小兄弟途径春雨楼,一介少年却豪饮烈酒而不醉,实在让鄙人记忆深刻。”

    “是嘛,没想到师弟还有这般酒量。”

    吕聪从不喝酒,所以在这儿和燕落天扯皮,他转头看了一眼楚寒,发现楚寒已经重重的一摔杯,吐出满嘴醇香酒气,赞叹着说道:“果然好酒。”

    肖无义此时也放下酒杯,点了点头说道:“起码有三十年的年份。”

    燕落天点了点头,说道:“没错,确实是三十年的雪里红。”

    看到这里,吕聪心中不禁苦笑,他心思细腻,智慧无双,可是就偏偏不会喝酒,不止烈酒,就是寻常酒水也是一沾就醉。

    春雨楼的好酒名满天下,独孤雁和南宫海都忍不住拿起酒杯一饮而尽,唯独聂云例外,她和大师兄一样,都绝不会喝酒的。

    吕聪说道:“前辈,我们此次前来打扰,还是有一件事情想讨教一下前辈。”

    燕落天拿起酒杯,微微低头,笑着说道:“是因为那一队通天教徒吧。”

    吕聪点头说道:“嗯,正是,能将那一队人部杀死在破庙之内,绝非一般人能够做到。”

    燕落天抿了一小口酒,说道:“难不成你是怀疑我?”

    “不敢。”吕聪连忙说道,“以您的武功和名望,绝不会和通天教的宵小有什么瓜葛,更犯不着出手管教他们,晚辈只是心有疑惑,想问一下前辈,这飘雪山庄,可有什么别的高手可以做到这件事情。”

    燕落天笑了笑,放下酒杯,寒澈的双眸看向了吕聪,吕聪顿时觉得双肩上仿佛按了一双手,叫他动弹不得,呼吸也紧跟着一滞。

    凶兽般的气息!

    眼前这个人,究竟有多高的武功?

    燕落天说道:“他们是死在夜里,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吕聪,以你的武功,做到这件事也并不难。”

    此话一出,房间里顿时变得极度安静。

    这份沉默被吕聪打破了,他笑着说道:“前辈说笑了。”

    “我没有说笑,蜘蛛的刀丝,传说中能连灵魂都切碎的锋利,黑暗中杀几个不知来意的外乡人,有什么难度吗?”

    这话说完,吕聪的脸也冷了下来,他恭声说道:“前辈不要说笑,那些黑衣人死时,晚辈还在前往此地的路上,又怎么会是我动的手。”

    燕落天说道:“确实如此,不过说实话,我虽然知道通天教徒来了这飘雪山庄,但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只要他们不来找我的麻烦,我也不会去理会他们。”

    肖无义看着眼前的燕落天,步步紧逼,说道:“那么不知那些通天教徒,有没有不长眼睛到来找燕大侠的麻烦。”

    听了这话,燕落天嗤笑一声,转头看着肖无义,说道:“那倒没有,况且,我燕落天杀人,还不需要那么遮遮掩掩!”

    话说到这里,那本就不应存在的宾主尽欢的局面现在彻底无影无踪,楚寒见此,微微皱眉,随即说道:“燕大侠不要见怪,我师兄也是个有话直说的性子,只是我还有个问题想问燕大侠。”

    燕落天说道:“但说无妨。”

    楚寒说道:“听闻燕大侠和飘雪山庄的庄主仇大爷是至交好友,那么对于仇大爷的死,燕大侠知不知道可有什么蹊跷?”

    听了此事,燕落天眼中隐现几许悲伤之色,叹了口气,说道:“实不相瞒,对于此事我也曾有过怀疑,毕竟仇杰正值壮年,内功深厚,可是不仅飘雪山庄的七位大夫诊治如此,就连我从傲来国请来的名医都说他是生急病而亡,这人世间,世事难料,也许真的各有定数吧。”

    定数?

    楚寒皱了皱眉头,看着眼前的燕落天,心中总觉得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继续说道:“这燕大侠死后,偌大家业,孤儿寡母,也不知以后该怎么办。”

    燕落天手指轻轻的敲了敲桌子,低头沉思了一瞬,随后笑道:“仇兄弟走得急,却无什么痛苦遗憾,大儿子仇斌远在中州,家产丰盛,二儿子身在酆城,在鬼王宗中同样担当要职,三儿子最不成器,却也是文武双,这偌大家业,放在他们的手中,自然不会枉费了仇大爷生前心血。”

    这么说来,仇杰的死对燕落天确实没什么实质上的好处,这样也好,楚寒也希望是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毕竟燕落天这样的一个人,确实根本没有必要做这种事。

    正在这时,忽然有人敲了敲门。

    雕工精致的檀木兰花门被一只纤纤玉手轻轻推开,一众身披红绸的侍女一手举碗碟,一手扶腰肢,鱼贯而入,围着一行人做的这张大圆桌仙女似的转了一圈儿,直绕的人香风扑面,不知云里雾里,才把这满桌子的菜上齐。

    接下来就是吃饭喝酒,饭菜精致,色香味儿俱,一旦不谈正事,能够吃上这么一桌热腾腾的好菜,喝上这样的好酒,任何人的心情都会下意识的高兴起来。

    吃饱喝足后,一行人离开了春雨楼,回到了飘雪山庄,那个相隔不过两里地,却是雪飘漫天的山庄。

    相比于昨日,今天的飘雪山庄似乎平和很多,据丫鬟说,等到明日,约莫就会把仇大爷的尸身下葬,算是入土为安了。

    时间一点点儿过去。

    月亮已经游到院子上面的天空中,它急匆匆地往一边奔跑,它下面的浮云却往另一边奔跑,浮云已经走得远了,月亮却仍然挂在院子的上空。

    已是深夜。

    楚寒推开了房间的门,悄悄的走了出去,可是还没走两步,就遇到了另外一个人。

    聂云提着自己的剑,看着眼前的楚寒,缩了缩有些发抖的身子,轻声说道:“等你很久了,我就知道,你会这个时候出来。”

    楚寒微微皱眉,说道:“等我?”

    “你心底已经起了疑心,那么无论别人说什么,不亲自查一查,你都不会相信的。”

    “那么从哪里开始查呢?”

    “当然是仇大爷的尸体。”

    楚寒看着眼前的小姑娘,说道:“可是仇大爷明天就要下葬了。”

    “所以今晚是最后的机会。”说到这里,聂云那双眼睛里尽是狡黠和欢快,平日里的那种冷静沉默不见丝毫。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