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道上的剑客

作者:罗大王 |字数:6050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盛华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九龙圣祖

    当仇海再次看向苏小小的时候,苏小小那张漂亮可人的滑嫩小脸上又只剩下了冷漠。

    她看着眼前的仇海,说道:“其实我们完不必要如此,仇杰的死对我们都有好处,你以后当你的飘雪山庄庄主,我也拿走我想要的东西,各取所需,又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听着苏小小这么说,仇海似乎也冷静了下来,只是仍皱着眉头,说道:“那现在该怎么办?”

    “你问我?”苏小小的脸上再次露出嘲讽的笑意,“你若真不知道怎么办,我倒可以给你出一个主意。”

    “什么主意?”

    “去找燕落天,他会帮你的。”

    仇海一怔,疑惑地说道:“他为什么会帮我?”

    苏小小有些不耐烦,说道:“仇杰是你的父亲,他是你父亲的朋友,他为什么不会帮你?”

    仇海使劲的摇了摇头,以手指着苏小小,说道:“你以为我傻吗?燕叔叔要是知道这件事,一定会一剑斩了我祭天,我明白了,你就是想借他的手杀了我!”

    听了这话,苏小小的心里对眼前这个名义上的儿子已经失望到了极点。

    就这么一个蠢货,对外也敢称文武双?

    苏小小以手支撑着额头,一副病恹恹的样子,纤细的腰肢斜倚在老硬的太师椅上,却依旧散发出一种难以言喻的魅力。

    她那张美丽的脸庞,满是烦躁和痛苦。

    她已不愿抬头去看仇海。

    苏小小只说道:“蠢材!我说他会帮你就会帮你,如果真出了事,大不了你把一切都推到我身上,你觉得,你燕叔叔会相信你,还是会相信一个青楼的妓女?”

    在仇海看来,燕落天当然会相信他。

    他脸上露出了些许笑意,虽说尚不知道为什么苏小小会让自己去找那个男人,但是此时的他已经不愿意去想,仿佛那是他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可实际上,在楚寒看来,他根本没必要如此,没有足够的线索,自己一行人就算想查也很难查出来什么。

    这个幕后的黑手。

    苏小小,甚至说可能是春雨楼的燕落天,又或者另外的其他人,所作所为不说天衣无缝,但一切事情总能找到搪塞过去的理由。

    这样下去,以燕落天的身份,谁又能拿他怎么样呢?

    这只是楚寒的猜测。

    他自己也不敢确信,更不希望如此,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燕落天要做这些事情。

    不说找不到,他连想都想不到理由,而且就算最后查出来,一切都是燕落天所为,谁也无法去惩治他,他最多只是损失一些名誉。

    江湖上的这些豪侠,活了几十年,又有谁没做过一件两件的糊涂事呢?

    难得糊涂。

    只是分不清,是真糊涂,还是装糊涂。

    他只怕自己最后所做的一切都没了意义,只是有些事,无论结果,只要你去做了,意义也就产生了。

    仇海推开了门,兴冲冲的向外走去,他的背后,苏小小的眼中露出了蛇蝎一般狠厉的光芒,如果仇海看到,以他不多的胆子和重的可怕的疑心,必然会吓得双腿发软,什么都不敢做了。

    可是直到苏小小掩上了门,他也没有回头一步。

    楚寒这个时候也跟了上去。

    从飘雪山庄到春雨楼所在的长街只有两里路,之间修整了一条宽敞平实的道路,可供五匹健马并驾齐驱,路两边树木稀松,最多有几个连在一起的小池塘和一个平缓的水渠。

    这种地方绝对藏不了任何的埋伏。

    所以楚寒很不明白,为什么仇海顺利的走了过去,而跟在仇海背后不多远的自己,却是被人拦了下来。

    拦他的人打扮的都很漂亮。

    这个漂亮当然不是小姑娘家那种诱惑男人的漂亮,而是一种气质,江湖人快意恩仇,拔剑生死的潇洒气质。

    拦住他的只有两个人。

    左面一人一身藏青色紧身衣,手中握一短刀,微微低头,用本只能遮阳的斗笠挡住了面貌。

    右面一人身披白袍,头顶长发劈散,生的唇红齿白,相貌堂堂,样子简直令一些女人见了都要感到羞愧。

    他的手中提了一柄剑,三尺的长剑。

    剑在鞘中。

    杀气却已扑面而来。

    若说这样的人是劫匪,那么楚寒只能想自己的形象大概还没有两个劫匪好,不过他却也不着急开口。因为他知道,这两个如此注重形象的家伙,不用自己开口,便会把什么都交代清楚的。

    “雷兄,听说这个家伙还只是一个齐天宗的外门弟子。”最先说话的是那个白衣服的。

    雷姓的刀客只冷哼一声,说道:“怎么,卓秋林,你若是怕麻烦不想出手的话就由我出手,到时候我多拿一成银子就是。”

    此话一出,卓秋林顿时哈哈一笑,说道:“雷兄,你是在开玩笑吗?这银子,我只要拿了一分,那么和拿了部又有什么区别?”

    刀客只冷哼一声,就不再说话。

    看他们的样子,显然,即便知道楚寒就是齐天宗的弟子,也并不害怕。

    他们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卓秋林看着五丈外站着的楚寒,脸上浮现出一抹冷笑,说道:“我这双泷剑足月未饮血,杀气已经淡了三分,今日,这小子的性命,就由我来取,顺道养养我这双泷剑。”

    刀客瞥了他一眼,嘲讽着说道:“小心别阴沟里翻船。”

    听了这话,卓秋林哈哈大笑,也不管对面的楚寒,转头看着一旁的刀客,用手自己在脖子上比划了比划,笑着说道:“翻船?我就是站在这里让他砍,他砍的死我吗?”

    随即他又转头看向楚寒,勾了勾手指头,冷声说道:“既然如此,小子,别说我欺负你,给你个机会,让你三招!”

    卓秋林绝对不是一个蠢货。

    白衣剑客卓秋林的名号在飘雪山庄没什么人知道,但是若在杀手榜暗河中排资论辈,倒也数得上号,暗河榜第三十七位,不高也不低。

    但绝对不要以为他弱。

    天南杀手死士之多,数不胜数,大多数却也都认可这个暗河榜。

    但凡榜上有名的人物,都也是杀手中数一数二的高手,甚至有传闻,暗河榜前三位的杀手,和一些大宗门的门主长老都脱不开关系。

    至于他对面的楚寒呢?

    楚寒心里也没底。

    单纯根据气息判断,眼前这两位,都是货真价实洗髓境的高手,虽然具体达到什么层次不知道,但肯定不是寻常易筋境比得了的。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卓秋林不是什么杀人不眨眼的嗜血恶徒,但是只要一旦接了委托,即便只是为了一文钱,只要他觉得值,他就可以灭你满门。

    在他眼中,杀人或许和杀鸡没什么区别。

    “还在等什么?”

    他冲着楚寒大喝。

    楚寒的内力虽然已经能够熟练掌控,但是实战上,除了和苏炳那完算不上比试的比试,他根本从未和洗髓境的强者生死搏杀过,更何况眼前一下就两人。

    他也不知道自己实力究竟如何,虽然也想过,要找一个洗髓境的对手交手试一下,但是一下子对付两人,还是出乎了他的意料。

    打不过就跑。

    楚寒也不是太过担心,这里和飘雪山庄相距不过几百米,以他隐藏的实力,即便打不过,想跑的话也是绰绰有余。

    “让我三招吗?”

    楚寒这般想着,五根手指有模有样的握住刀柄,身体拉开架势。

    而看着这一幕,卓秋林心中只是冷笑,水寒刀法的起手式,这一招,他闭着眼睛都可以找出十种以上破解的办法,而且让对手绝对后悔在他面前使出这一招。

    还是太年轻了啊。

    他心里感叹,毕竟只是一个齐天宗的外门弟子,哪里会懂得真正杀人的招式,和小孩子过家家的区别呢?

    楚寒动了。

    他一步步的走着,一步比一步快,却仍算不上迅捷,等他来到卓秋林面前的时候,对手依旧站在原地动也未动。

    楚寒已经不得不出招了。

    强悍到他自己都难以压制的内气在刀鞘内酝酿,随即古刀辉映着灼热的气息电射而出,如冰河落日,刀气喷涌。

    刀光闪灭,一念之间。

    卓秋林尚未来及的反应!

    一颗人头带着三尺血泉已高高飞起!

    天地间一片寂静。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