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问一个姑娘

作者:罗大王 |字数:5783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盛华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九龙圣祖

    卓秋林到死都没有想明白,这一刀为什么可以这么快,这么强。

    他已经死了。

    甚至于他的剑还没有出鞘。

    活着的人依然活着。

    楚寒站在原地,看着自己手中的刀,即便再怎么专心于战斗,他仍是怔了怔神。

    完没有想到,一个无论气息还是打扮都强悍无比的剑客,竟是半点儿干货都没有,弱小到连他的一刀都挡不住。

    一瞬间,他的心中充满了自信。

    他抖了抖刀上的血水,抬起头,冷眼看着眼前的刀客,平静的说道:“你是谁,又是什么人派你来的?”

    雷姓的刀客也抬起了头,他打扮的冷酷,范儿也十足,一张脸却长得平庸至极。

    他的手中握着刀,目瞪口呆的看了看地上滚落的人头和喷涌的鲜血,又看了一眼站在身前,杀气腾腾的楚寒。

    冬日里,寒风就如同刮脸刀一样唰唰地刮脸。

    浑身一个哆嗦。

    他完没有想到,不过是一个脸上稚气未退,还带着几分青涩的齐天宗外门弟子,竟然能够使出如此强悍的招式,一招就斩杀了武功不在他之下的卓秋林。

    虽然其中有着卓秋林轻敌的原因。

    刀客咽了一口口水。

    “我是一个杀手,杀手可没有出卖金主的习惯。”

    楚寒面无表情,只微微抬了抬手中的刀,冷声说道:“好,那我换个问题,你想怎么死?”

    花开花落,缘起缘灭。

    不管你向哪里前进,最终所驶向的终点都是死亡,这是所有人都需要面对且绝对绕不开的问题。

    因为死亡是拒绝一切理解的。

    刀客说道:“我叫雷兴志,暗河排名第四十位的杀手,收了飘雪山庄仇三少爷的银子,替他解决一些麻烦。”

    楚寒笑了一声,说道:“麻烦?什么麻烦?”

    刀客说道:“像你这样的麻烦。”

    说着,他的眼睛再次看向了楚寒的刀,方才那一刀,和水寒刀法的起式虽有不同,但是本质上差别并不大,都是极为简单的招式。

    那一刀能杀死卓秋林,完是因为它够强够快,根本不讲任何道理。

    楚寒也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刀,随后又看向刀客,说道:“你是不是很不服?”

    不服?

    刀客想了想这个问题,随即笑了,他抬头看着楚寒的眼睛,这才发现,那双眼睛漆黑的如同深渊,让人看一眼便再也无法忘记。

    他说道:“我为什么不服?”

    楚寒说道:“因为这一刀太过简单。”

    刀客摇了摇头,诚心赞叹道:“这才是最了不起的啊。”

    楚寒撇了撇嘴,说道:“还不让开?”

    刀客说道:“仇三少爷已经走远了,你现在追过去,还有什么意义呢?”

    楚寒瞧了他一眼,端正神色,极为认真的说道:“你再挡在这里浪费我的时间,信不信我真的砍了你。”

    听着这话,刀客默默的站到一旁,伸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

    春雨楼。

    仇海看着眼前负手而立,背对着他的中年男子,心中有些忐忑。

    因为害怕,他还是没有敢把自己父亲的真正死因说出来,只是说,齐天宗的人无缘无故来这里调查他父亲的死因,怕是另有图谋,要谋夺飘雪山庄的家产。

    而作为仇杰生前最好的朋友之一,又是最重情重义的燕落天燕大侠,又怎么能不为他做主呢?

    这一点仇海也不知道。

    他只静静的站在这里,双腿直哆嗦,显然,他已经站了很久,但是燕落天并没有给他想要的答复。

    不止没有回答,他简直连话都没有说。

    仇海有些等不及了,他看着燕落天面对窗户站着的背影,试探着问道:“燕叔叔,我爹遭遇恶难,已经死了,可是这些人,竟然死后也不让他安宁!”

    他的表情痛苦,语气沉重而又悲愤,仿佛已经伤心难过到了极点。

    可背对着他站着的燕落天却满脸的厌恶之色,还带着些许的嘲讽,只不过是给自己的。

    他说道:“你父亲生前最疼爱你。”

    仇海一怔。

    燕落天继续说道:“即便你的两位哥哥还在家里的时候,他也总是把最好的东西留给你。”

    眼泪从仇海的眼角滑下,他的眉头皱紧了,咬着牙,脸上是止不住的悲伤,愤恨的说道:“可是儿子不孝,连让父亲安享晚年都做不到!”

    父慈子孝。

    多么其乐融融的一家人啊。

    起码表面上看起来是这样。

    忽然间,燕落天脸上所有的厌恶都消失了,只剩下了茫然。

    他看着自己的双手,看着上面那存留了二十年的伤疤,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忽然有些不知所措。

    他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情绪了。

    就这样过了好一会儿,他说道:“你放心吧,该是你的东西,就是你的东西,无论谁也拿不走。”

    一诺千金,一言九鼎,燕落天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所以此话一出,仇海也是大喜过望,连忙跪伏在地上,说道:“多谢燕叔叔!”

    可燕落天却没有理他,一双晶亮的眼睛反而瞧着屋顶的某处,极为平静的说道:“天冷风大,阁下何不下来瞧瞧,顺便喝杯酒暖暖身子。”

    仇海一怔,没有反应过来。

    可随即,从窗户翻进来的那个人影就让他彻底惊住了。

    这个人正是楚寒。

    他身子一荡,如猿猴一般,灵巧的从屋顶翻入了屋内,看着眼前的燕落天,抱拳行了一礼,说道:“楚寒见过燕前辈。”

    燕落天看着楚寒。

    楚寒同样也抬头看着燕落天。

    四目相对,没有一双眼睛是退缩的。

    燕落天笑了一声,说道:“原来是你,来我这春雨楼,不走正门,偷偷摸摸的跑到屋顶上来要干什么?”

    楚寒说道:“晚辈路上遇到两个恶匪尾随仇三少爷,顺手帮着解决了,然后就跟上来想告诉仇三少爷让他注意安。”

    说着他瞥了一眼已经站起来,惊魂未定的仇海,冷笑着说道:“谁知仇三少爷行色匆忙诡异,晚辈奉宗门之命,前来调查通天教徒一事,当然任何的蹊跷都不能放过了。”

    仇海怒瞪着楚寒,上前一步,冷哼一声,说道:“难不成,你以为那些通天教徒是我杀的?”

    楚寒说道:“当然不,你还没有那个本事。”

    “你!”

    “当然,我也没有那个本事,这镇子上有本事一口气将那些人部杀光的,就只有一剑西来,雁落归山的燕落天燕大侠了。”

    此话一出,仇海顿时一怔,他不知道那些通天教徒是怎么死的,只当做一个巧合,从未把这两件事联系起来过。

    更何况,燕落天为什么要杀死那些通天教徒呢?

    可燕落天的神色却没有什么变化,他看着眼前的楚寒,毫不在意的说道:“人死不能复生,何必再纠缠生者?”

    楚寒笑了笑,看着燕落天的眼睛,点头说道:“我也是这个意思。”

    燕落天说道∶“那你又何必来?”

    楚寒说道:“仇大爷是怎么死的我不关心,我只想问燕大侠一个人。”

    “什么人?”

    楚寒说道:“白云锦。”

    一向镇定的燕大侠脸色顿时一变,冷声说道:“你问她做什么?”

    楚寒说道:“只是好奇。”

    燕大侠皱着眉头说道:“她是妖魔。”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