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八两银子交个朋友

作者:罗大王 |字数:5777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都市天龙至尊

    王二狗打算走了,他有的是时间,却不想在这里浪费,是以生活一直过得很紧凑。

    谈不上潇洒。

    “我注定是要成就一番大事业的人。”

    这是王二狗每天都会告诉自己的话。

    可是他还是没有走。

    因为不大的酒馆里又进来一个人,而且径直向着他走了过来,脚步坚定,披荆斩棘一般,就那么直挺挺的坐在他面前。

    这可是件稀罕事。

    “神秘之剑。”一身青衣的楚寒说道。

    第一眼看着这个带刀的年轻人,王二狗就觉得很不自在,那双眼睛,漆黑,冷厉,看的自己刚刚暖和起来的身体又是升起一阵寒意。

    他故作镇定的说道:“在外面不要叫我的绰号。”

    楚寒说道:“敢问尊姓大名?”

    王二狗说道:“姓名皆是身外事,自从我成为杀手的那一天起,我就没有了名字,这一切对我来说,都如浮云一般。”

    “……”

    楚寒冷着脸,说道:“好吧,二狗。

    既然如此,我就叫你二狗好了。”

    “……”

    “怎么,不行?”

    王二狗倒吸了一口冷气,黑着脸说道:“你随意。”

    他喝了一杯酒,满意的砸了咂嘴,还好酒还是那么好喝,他说道:“你找我有什么事?”

    楚寒瞥了一眼酒水,这种酒,只看一眼他就知道自己不会碰一口的。

    他说道:“我是个喜欢听故事的人。”

    真巧,王二狗也喜欢听故事,他眯了眯眼,即使不喜欢对方的这副皮囊,他仍旧抬头看着眼前的楚寒,笑着说道:“哦?不知兄弟你想听什么样的故事?”

    楚寒说道:“很多故事我都喜欢,例如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之间的故事。”

    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之间可以有很多故事,其中很多都不可告人,让一些不知人事的小青年小姑娘听上一句就要臊的面红耳赤。

    王二狗不是这种嘴上没毛的年轻人。

    他也知道,楚寒想听的绝不是这种故事。

    他说道:“我的故事,可不免费听。”

    王二狗瞧着眼前的楚寒,脸上带着几分嘲讽,心里却暗自窃喜,想着这下怕不是又能捞上一笔,明天的饭钱又不用愁了。

    楚寒说道:“这是自然的,你开个价。”

    王二狗摇了摇头,说道:“这故事值多少钱,不在于故事本身,只在于它于你有多大的意义。”

    楚寒说道:“所以?”

    王二狗说道:“你觉得值多少钱就给多少钱。”

    楚寒虽然才十四岁,但是长得人高马大,身上又带着这种冷酷无情的气质,让人很难的把他当做一个单纯的少年。

    即便王二狗也一样,他觉得,这个故事这么有意思,至少能换五个铜板,运气好的话,十个铜板也是说不定。

    楚寒想了想,伸手把褡裢从腰上取了下来,在桌上一倒,七八块儿散碎的银子就撒了满桌,就这样,他还犹豫了一下,说道:“本来想给你十两银子的,但我只有二两,剩下的,估计以后也没机会补,就当交个朋友如何?

    我叫楚寒。”

    这大概也是楚寒这辈子唯一一次开口主动要跟别人交朋友了。

    这声朋友足足值八两银子。

    王二狗看着满桌的银子,心里砰砰直跳,酒也醒了大半,连忙用手一呼,就部装到了怀里,看样子生怕楚寒反悔。

    他说道:“其实我也不在乎钱,这事儿就看个诚意,也罢,我就交你这个朋友!”

    一旁的几个醉汉,看着这一幕,皆是眼睛发亮。

    不同于剑上还存着血迹的王二狗,楚寒更像个初出江湖的蠢蛋,虽说身上没了银子,但手中的那把刀,和身上穿着的极韧极轻的丝绸青衫,可不是区区二两银子就能换来的。

    楚寒点了点头,说道:“那么,故事能告诉我了吗?”

    “当然可以。”

    故事不长,王二狗也着实不是一个真正会讲故事的人,不过他的记性非常的好,竟是将那一男一女所说之话一字不漏的阐述了出来。

    要真的仔细往前捣鼓,王二狗也是个读书人,他很有才。

    这一点即便是看不起他的嫂子和家里嫌弃他的父母都不得不承认,就连楚寒也是看了出来。

    唯一不愿承认的大概只有王二狗自己。

    也不知他早年里受了什么刺激,好好的书不读,官不考,一门心思的就想当剑侠,简直如同发了癔症。

    楚寒站起身,向着王二狗行了一礼,遂转身而去。

    王二狗也站起身,他准备走了。

    不过他的手却率先握住了剑柄,羊皮的剑鞘带着些许尚未褪去的腥膻味儿,在空中一抖,隐约间似乎带着什么难以言喻的力量。

    几个醉汉脸上带着坏笑,一齐起身。

    王二狗背对着他们,看着楚寒离去的方向,门外,雪,像烟一样轻,像银一样白,飘飘摇摇,纷纷扬扬。

    他笑了一声,说道:“真是个笨蛋啊。”

    可笨蛋也是他的朋友,八两银子交的,王二狗回想半生,还从没有遇到过这么贵的朋友,就觉得,下辈子这个人就应该是自己最好的兄弟了。

    王二狗很高兴,觉得倍儿有面子。

    朋友这两个字,总能让人心里无限的喜悦。

    剑出鞘。

    血花四溅。

    他嘴里嘀咕着,说道:“这么贵的朋友,可不能就这么折在你们手里。”

    拔剑生死。

    事发突然,客人们惊慌着涌出店门,掌柜的早已吓得钻到了桌子底下。

    唯有王二狗尚还不慌不忙,他的武功不高,心却很大,看着横在地上的两具尸体,擦了擦剑上的血,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又要跑路咯。”

    他也不在意。

    反正没有家。

    江湖人总要浪迹天涯。

    这一切楚寒都不知道,风雪越来越大,他走在风雪里,雪花尚未触及他的身体便成了洁白的水汽。

    男人和女人的故事。

    女人是苏小小。

    男人应该就是燕落天。

    终究还是英雄难过美人关。

    楚寒这般想着,回到了飘雪山庄,大师兄吕聪早已不见了人影,只剩下二师兄肖无义在院子里练枪,一旁站着的是独孤雁,他脸上蒙着纱布,断掉的鼻子约莫没有半个月好不了。

    至于聂云和南宫海,他们两人此刻正在专注修习内功,以求早日踏足易筋境界。

    三年之后的大比,绝大多数外门弟子都会进入易筋境,少数的一些人,甚至会达到洗髓境,但那些毕竟只是少数。

    在易筋境走得越远,三年之后也就越有优势。

    所以平时百炼峰虽然人多,但走在路上,几乎看不到什么人,因为没人会愿意浪费修行的时间在外面走动。

    楚寒也来到了这小院儿里面。

    风雪迷人眼。

    银枪肃杀洞穿一切。

    一切的事情似乎都已经清晰明了,可是楚寒却又有些茫然不知所措,就算知道了结果,又能如何呢?

    仇大爷已经死了。

    揭穿事情的真相对他没有半点儿的好处,还会平白得罪燕落天,这种事情他绝不会做。

    只是这件事情的一开始,那个女人,白云锦。

    她究竟去了哪里?

    楚寒不知道,他很想知道。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