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飘血山庄

作者:罗大王 |字数:5995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都市天龙至尊

    在苏小小看来,白云锦就是一个自由的女孩儿。

    ……

    忽有风起。

    夜空中浓云密布,借圆月的微光,可以看到一团团的乌云,象一群专事毁灭的精怪,趁着风势在混乱一团的天空骤驰。

    楚寒说道:“大师兄?”

    吕聪也点了点头,转头看着燕落天,说道:“既然如此,那余下之事,皆是飘雪山庄的家事,我齐天宗也不好再插手,一切就都交于燕大侠了。”

    此话一出,燕落天也是抱拳行了一礼,说道:“多谢。”

    此时南宫海却撇了撇嘴,小胖子心中正义感爆棚,似乎有些不甘心,也对,挡在漂亮姑娘面前的小伙子哪里会轻易让开?

    他说道:“大师兄,苏姐姐还在这里呢,事情还没完。”

    楚寒看了他一眼,冷声说道:“事情已经完了。”

    独孤雁拍了拍南宫海的肩膀,笑着说道:“胖子,这事已经结束了,我们留在这里,也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可是……”

    “没有可是!”楚寒瞪了他一眼。

    聂云叹了口气,转头看着燕落天,说道:“燕大侠,你打算怎么做?”

    燕落天苦笑一声,说道:“小姑娘,我还能怎么做,我无法看着她死在飘雪山庄,就只能带她走,也许我当初认识她,这个错误就已经开始了。”

    “我不会跟你走的。”

    苏小小的脸上再次浮现了那种高傲的冷厉。

    无论是八年前在青楼也好。

    还是这八年间在飘雪山庄也好。

    一切的一切,跟着燕落天就会改变了吗?

    她已不再相信。

    燕落天说道:“我必须带你走。”

    苏小小冷声说道:“凭什么,我是仇杰的妻子,你又是我的什么人,可以带我走?”

    燕落天沉默了。

    这是他最痛苦,最纠结的一件事情,他最喜欢的女人,却是他的好兄弟的妻子。

    说的也对,他凭什么,以什么身份去带走她呢?

    “燕叔叔。”

    仇海站了起来,在察觉不是妖魔,而是一直对他不错的燕落天之后,他心中的恐惧也消弭了大半。

    他说道:“燕叔叔,不能放她走啊,就是她,每日在我爹的饮食里面放慢性毒药,否则我爹怎么会死?”

    说着,他亦转头看向了尚未离去的吕聪,喊道:“飘雪山庄不一直是齐天宗的附属吗,我记得,每年飘雪山庄都要上供给齐天宗上万两银子。可是今天我父亲,飘雪山庄的庄主,被眼前这个女人杀了,你们也不管一管的吗?”

    他几乎是嘶吼着说出这些话,如同一个跳梁小丑,可是这话说了,谁也不能当做没听见。

    吕聪看着他,抱拳行了一礼,沉声说道:“三少爷,对于仇大爷的死,我也感到十分痛苦,只是没有证据,话可不能乱说。”

    燕落天同样瞪了他一眼,说道:“是啊,小海,你累了,回去休息吧。”

    他的声音无比冷漠,杀气逼成一线,仅是夜空里这种看不清的目光,就已经近乎摧毁仇海的神智。

    他一屁股跌在地上。

    此事几乎已成定局,齐天宗弟子任务完成,虽曲折,但总算有惊无险,而苏小小,也会被燕落天带走,今后的生活或许没有她想的那般自由,但以燕落天的潇洒和气度,也一定是十分幸福的。

    如果苏小小没有说那句话。

    夜色中,苏小小冷笑一声,说道:“他不是乱说,仇杰是我杀的,这个蠢货,不仅自己笨,胆子还小,既想要飘雪山庄的家产,却还不敢下手,一切事情还得我亲自动手。

    真是不明白,仇杰那样的人物,为什么会生出你这样的孬种。”

    此话一出,犹如霹雳。

    在天空那黑暗的深渊里不断闪出一道道曲折的火花,把黑暗撕裂开。

    狂风暴雨摇撼着小院儿。

    雷鸣夹着电闪,电闪带着雷鸣。

    雨很大,眨眼的功夫,众人的衣服就已经湿透。

    吕聪叹了一口气,说道:“何必。”

    苏小小冷笑,说道:“燕落天,你带我走啊,现在,带我走就要遭受万人唾骂,你所有的侠名都要变成骂名,你带我走啊!”

    仇海大声喊道:“燕叔叔,她都承认了,快杀了她,替我父亲报仇!”

    听了这话,楚寒冷笑一声,说道:“承认?承认什么?承认你为了家产杀死了自己的父亲?”

    楚寒的心情很不好。

    他看不惯苏小小,不过却也不在意,因为这件事就这样结束也不算太差。

    可是,他实在想不通,这个苏小小到底想干什么。

    心情莫名的烦躁。

    仇海一怔,喊道:“信口雌黄,这个妖女,死到临头,还想把脏水泼到少爷我的头上,你做梦!”

    做梦?

    苏小小确实一直都在做梦,她做梦都在想着自己想要的那份自由,在别人看来,她就像是发了疯。

    楚寒说道:“仇海!你不顾江湖道义,人理伦常,枉为人子,到现在还不知罪!”

    他皱着眉头说出了这句话。

    自己都没有想到,随着这一句话的说出,燥郁的心情消失了,整个人前所未有的通透。

    仇海一怔,看着楚寒,想要说什么,可是直视着楚寒的眼睛,他的眼里就只剩下了恐惧。

    那是看死人的眼神。

    肖无义看了楚寒一眼,没有说话,他的人没动,可他手中的枪却动了。

    黑夜里扯过一道银光,如同一道闪电。

    仇海缓缓低头,怔怔的看着自己胸口的洞,喷洒的血迹随着雨水的冲刷在身上氤了一大片,可却不见丝毫淡去。

    “怎么会?”

    他的手向着头顶抓去,似乎想要抓住什么东西,可是最后,仍是无力的垂在了地上。

    肖无义面无表情,大步向前,看也不看仇海的尸体,径直跨过,在倒塌的墙壁废墟里拾起了细春寒。

    枪上的血迹一点点的被雨水冲刷而下。

    院子里只剩下了雨声。

    燕落天抬起了头,眼中很是疲惫,整个人仿佛苍老了十几岁,再没有之前的霸气,只看着不远处的苏小小,柔声说道:“好,我带你走。”

    苏小小说道:“你在发什么疯,之前不愿意带我走,现在反倒愿意了?”

    她眉凝纠结,语气里透漏了一丝烦躁。

    可是燕落天却无处不透露着一股洒脱,他站在那里,浑身的衣衫被雨水打湿,鬓角的白发贴着头皮,看起来比以往更多了。

    他说道:“这是我应得的惩罚,而且以前我没有懂你。”

    苏小小说道:“现在你也不懂。”

    燕落天说道:“是,可你不也一样?你从来没有懂过我。”

    苏小小沉默不语。

    燕落天说道:“跟我走吧,我们都是罪孽深重的人,余生,让我们两个一起赎罪。”

    苏小小说道:“就不能放过我?”

    燕落天摇了摇头,说道:“仇杰虽不是什么好人,但毕竟还是一个讲义气的兄弟,所以,抱歉。”

    苏小小看着燕落天,秀眉紧皱,她说道:“我越发的看不懂你了。”

    燕落天说道:“慢慢的你就会懂了。”

    苏小小亦怔在原地。

    英雄难过美人关,美人又何不爱英雄?

    吕聪说道:“燕大侠可想好了?你若带她走,可不仅仅是背负骂名那么简单,仇大爷毕竟和齐天宗有着很多联系,他死了,齐天宗必然要给他一个交代的。”

    燕落天点了点头,说道:“齐天宗的追杀么,即便是我也逃不掉的吧,那么,替我向尊师问好。”

    雨不停。

    人已去。

    不大的院子里,鲜血和雨水早已混杂在了一起。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