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冬至

作者:罗大王 |字数:6670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盛华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九龙圣祖

    已是冬至。

    先代圣人对冬至的说法是:阴极之至,阳气始生。

    身为天南最大的势力帮会和暴力组织,齐天宗有七座主峰,附属山峰超过二十座,弟子八千余,除了年节和中秋,就数这一天最热闹,即便是平日里气氛紧张的外门诸峰。

    这一天大伙儿起的很早,去食堂里喝了碗儿热腾腾的羊肉汤,便开始杀鸡宰羊,下地拔菜。

    一个个整日里自命不凡的家伙,也弄得满身泥土,和田里老农一般无二。

    齐天宗在山上开荒种地,平日里都有仆役去做,就算外门弟子也不需要管上一分一毫。

    但是今日不同,他门需要自己做饭。

    按照天南的习俗,今天不仅要吃羊肉,喝羊汤,还要吃饺子。

    不同于内门,外门弟子的生活极度匮乏,除了百炼峰上时不时还有两个不正经的出来说个评书,其他峰的同门基本上整日闷在院子里练功。

    大家的心情都极为沉重,也正因为如此,好不容易放松一回,开始时尚有些不知所措,可过了一会儿,无论男女,这群半大的孩子就开始撒起了欢儿,有些嘴挑的,甚至跑到山中打起了野味儿。

    相比于外门的欢愉,齐天宗的内门倒是没有那么突兀的欢乐,只是气氛更加平和,一群平日里关系较好的师兄弟在一起聚聚,吃饭喝酒,或者跑到相熟的师长那里蹭顿好吃的,行礼问安。

    基于同样的原因,楚寒觉得很不自在。

    他的面前摆着一张圆桌,桌子很大,周围坐了四个人。

    正北方坐在主位的,正是他的师父苏淼,对面的二人是他的两位师兄,吕聪和肖无义。

    而他旁边的这位,就是回家过节,出落的越发美丽动人的苏酥小姑娘了。

    苏淼的神情无比的认真。

    其余四人的表情也差不多。

    大家围坐在一起,极为庄重,且严肃的包着饺子。

    事实证明,即便是大师兄吕聪亲手剁的韭菜馅,也绝不会比食堂里的厨子剁的好上半点儿,说起来,平日里看似不食人间烟火的苏酥竟是几人中饺子包的最好最快的一个。

    楚寒包的饺子难看至极,且看一眼,就知道是那种到了锅里一煮就会散开的。

    大师兄包饺子则是动用了毛笔,美名其曰给饺子添一点儿文气,实际上就是没有面糊他的饺子根本不成个儿。

    至于二师兄,众人怕他跟饺子打起来,就让他去擀饺子皮去了。

    师父,他老人家……不说了。

    “你们都给我出去!”

    看着眼前的一切,苏酥终于忍受不了了,她愤而起身,把所有人都轰了出去。

    楚寒有些不甘心,他自信自己的厨艺还是不错的,只是唯独不会包饺子。

    几个人,包括师尊苏淼,都被轰出了门。

    被自己的亲生女儿轰出了门,还是当做自己三个徒弟的面儿,苏淼的脸色当然不好看。

    他冷哼一声,说道:“我回书房还有点儿事,你们三个先去烧水,这么点儿小事都干不好,就不要再说是我苏淼的弟子!”

    三人面面相觑,只是苦笑。

    烧水自然不是什么大事,师兄弟三人也不是真的五指不沾阳春水,倒也手到擒来。

    只是火点上,锅加上,又闲来无事了。

    “小师妹的脾气丝毫不见小啊。”吕聪感叹。

    肖无义面无表情的劈柴。

    楚寒则是撇了撇嘴,稍微熟一点,他就发现,苏酥这个小丫头,鬼心眼子多得很。

    可偏偏这样,还是莫名其妙的能吸引人,不经意间就可以把楚寒迷得神魂颠倒,简直没有半点儿抵抗力。

    他说道:“师兄,我去练功了。”

    “去吧。”

    吕聪看着楚寒远去的背影,嘴里赞叹说道:“小师弟真勤奋啊。”

    肖无义这个时候说话了,他说道:“嗯,他还是个天才。”

    杀人的天才。

    打架的天才。

    吕聪点了点头,叹了一口气,说道:“你说到时候我们师兄弟二人武功都不如他,会不会很丢人?”

    肖无义切了一声,说道:“早晚的事。”

    楚寒来到了静思崖,平日这里就没有什么人,此时更是安静的厉害。

    山风徐来,天地寂寂。

    他翻开了手中的秘籍。

    苏淼交给他的,赤日乾坤刀,在齐天宗的秘藏之中,也算得上数一数二的刀法,能稳说在这刀法之上的,也只有占星峰的星辰刀诀。

    无论是刀法的精妙程度还是复杂程度,楚寒以前修炼的水寒刀完不能和这赤日乾坤刀相提并论。

    而且,据苏淼所说,这刀法极为契合离火一线天的功法。

    可是正因如此,难度亦极大。

    刀法一共十七招,每招十到二十式,每一式又有变化数十种,每一种变化又要和相应的步法结合。且光是秘籍就足足三本,楚寒手中的这本就是上册。

    他花了一整天的时间,将上册看了一遍,就完被这刀法吸引住了。

    仅看着那些动作的草图,尚未修炼,他就从那些动作中得到了启发,看到了无数的可能。

    石坪之上,刀光如匹练。

    赤红色刀罡附着在刀身之上,斩破空气,发出嗤嗤的响声。

    如今他的阴维和阳维两脉皆已贯通,浑身内气通畅,再配合硬功捶打筋膜,强健体魄,只觉得满身都是使不尽的力气。

    “楚寒,吃饺子了!”

    声音清脆悦耳。

    楚寒收刀转身,看着那个明显精心打扮过的女孩儿,微微一怔,竟是有些出神。

    她身穿一件蓝色掐牙水草纹偏襟薄衫,杏白底刺绣镶边马面裙。

    柔软的秀发,轻拢慢拈的云鬓里插着万字纹步摇,葱白一样的手上戴着一个蓝宝石祥云纹饰手镯,腰系丝攒花结长穗腰带,上面挂着一个海棠金丝纹香囊,脚上穿的是撒花蝴蝶小靴。

    整个人显得清秀脱俗的同时,不知不觉间,勾人的小妖精已然出落成一个风姿秀丽的大姑娘了。

    “呆子,愣着干嘛?”

    苏酥脸上带着欢愉的笑意,楚寒的反应她看得清楚,心里偷偷一喜,不禁有些洋洋自得。

    “嗯,马上就来。”

    只可惜,楚寒永远是那副不温不火的样子,让人很是气恼。

    三位徒弟给师父行了礼,便开始吃饭,这顿饭很丰盛,吃了很长时间。

    吃完饭之后,楚寒就拜别了师父,独自一人来到静思崖练武,直到天黑。

    太阳已经落山。

    楚寒也准备下山了。

    只是在这里,他又遇到了苏酥。

    “送我去玉屏峰。”

    “为什么?”

    “我怕黑。”

    这真是个绝好的理由,用上一万次你也挑不出半点儿毛病。

    “嗯。”

    楚寒点了点头,跟在苏酥身旁,两人始终保持着一尺的距离,不远不近。

    可是那淡淡的少女体香还是不断的缭绕在鼻尖,牵动着楚寒的心弦。

    月色清朗。

    大地一片银白。

    苏酥也小步向前走着,忽然说道:“你可要加油练功啊,再等两年多,就到了齐天宗选拔内门弟子的大比了。”

    “嗯。”

    楚寒点了点头,心里却不是那么在意。

    以他的武功,就算接下来的两年里毫无进步,在这外门弟子中也是少有敌手。

    如果这样子都进不了内门,那就太不可思议了。

    可是苏酥这个时候却忽然一笑,说道:“你可别得意,你是我爹的亲传弟子,到时候所面对的对手,必然也都是极为了不得的天才。”

    “有多天才。”楚寒不以为意。

    苏酥说道:“柳正则你知道吗?”

    那个冷厉的少年,楚寒当然记得。

    苏酥说道:“前一阵子他败在一剑峰的一名外门弟子手下,至今重伤未愈。”

    楚寒一怔,说道:“那还真是厉害啊。”

    “怎么样,怕了吧。”苏酥笑了一声,说道:“再者,就算你厉害,连他都打得过,到时候一旦分配到一些娇滴滴的小姑娘作为对手,怜香惜玉起来,输都不知道怎么输的。”

    楚寒说道:“我从不怜香惜玉。”

    苏酥撇了撇嘴,说道:“你可真没意思。”

    楚寒没有答话。

    一个女孩儿跟他说过,这条路走下去,要杀很多的人,注定孤独。

    她说的就对吗?

    楚寒抬头看天,现在,他连自己在走怎样的一条路都不清楚。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