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代价

作者:罗大王 |字数:6409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他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昏黄的灯光投射到眼前的木桌上,闪动着枫叶的颜色。

    现在这个时候,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苏妙人说道:“你不好奇?”

    这个时候,他依然没有抬头,披着条轻薄的羊毛毯,安静的看着手中的书。

    楚寒看着他,说道:“有什么可好奇的呢?”

    苏妙人说道:“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你我二人之间,可以坦诚相待。”

    听了这话,楚寒心中不禁冷笑,坦诚,这个世上,想要得到什么样的东西,就必须付出相应的代价,自己为什么可以和高高在上的天柱峰峰主坦诚相待?

    他说道:“如果说真的有什么想知道的,那么我想问一问,您做这些事情究竟想做什么?”

    苏妙人笑了一声,说道:“这样才对嘛。”

    他终于抬起头,和楚寒四目相对。

    那双眼中满是欢愉和欣慰,从中感受不到一丝一毫的杀气,可是楚寒心底却禁不住毛骨悚然。

    苏妙人说道:“昨夜,对了,你叫什么来着。”

    “弟子付飞。”

    “对了,付飞。”苏妙人转头看着楚寒,说道:“昨夜付飞去试探你,完成了我交给他的任务,所以今天他不再是一个外门弟子,而是一个侍奉我起居的童子。”

    有机会侍奉天柱峰的峰主,这种仅在传说中的前辈,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无上的荣耀。

    试探?

    楚寒没有去看付飞,他知道付飞没错,他只是去争取自己想要的。

    只是,一天前,他还可以不求任何回报的去帮付飞找一本内功秘籍。

    可是从今以后,他的眼中也再没有付飞这个人。

    他说道:“不知师祖想要试探我什么?”

    苏妙人笑了笑,说道:“你可知道,如果你昨日把离火一线天的功法交给他,今天你就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楚寒面色不变,心中却是一凛。

    他毫不怀疑苏妙人的话,生死之间的差别,有时不过仅仅只是一个瞬间的决定。

    他说道:“所以?”

    苏妙人说道:“如今你通过了考验,自然也会有相应的回报。”

    楚寒看着眼前的老人,实在是想不明白。

    眼前的这个老人,他明明高高在上,自己在他眼中,不过蝼蚁一只,随时可以决定生死。

    他却偏偏对自己这只蝼蚁情有独钟,如此的上心,他究竟又是为了什么?

    楚寒跪倒在地上,恭声说道:“谢过师祖,弟子不过谨遵师命,安分守己,不应受赏。”

    苏妙人笑了笑,看着趴在地上的楚寒,轻声说道:“你倒是个乖孩子啊。”

    “别装了。”苏妙人的声音忽然冷了下来,说道:“狼崽子再如何装的像狗,也永远学不会摇尾巴。”

    楚寒一怔,整个人忽然都僵住了。

    可是过了一会儿,他还是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声音依旧恭敬,可那双眼睛,却让一旁的付飞单是看着就感到了惊恐。

    他说道:“那么不知,师祖想要赏赐我一些什么东西呢?”

    苏妙人说道:“呵呵,我能给的东西很多,甚至于名动八方,万人之上,这些我都可以给你,只是看你自己想不想要了。”

    楚寒说道:“这些东西,怕是没人不想要。”

    苏妙人不置可否,只说道:“好,那么我就教你一些真正的本事。”

    楚寒说道:“我连离火一线天都学了,这天柱峰,难道还有什么更加高深的功法您要传给我?”

    苏妙人哈哈一笑,说道:“我天柱峰传承数百年,所藏高深功法无数,能比得上离火一线天的虽说没有,但位列江湖顶尖的武功秘籍却也是成堆,只是,真正能让你行走天下的东西,书本上可是没有的。”

    楚寒眯了眯眼睛,说道:“那是什么?”

    一旁的付飞也是咽了一口口水,张大耳朵听着。

    苏妙人说道:“那就是杀人的本事。”

    楚寒的脸色不太好看。

    他说道:“这东西也能教?”

    苏妙人点了点头,说道:“当然能教,只不过,多说不如多练,对了,除了你之外,百炼峰还有一个人和你一起。”

    还有一人?

    楚寒心底有些疑惑,这百炼峰的外门弟子,自己虽说不上都认识,但真正本领高强的却也都知道。

    难不成是独孤雁?

    正想着,一旁的小室门被推开,一个人从中走了出来。

    是聂云!

    只不过是楚寒从来没有见过的聂云。

    但见她身穿莲青底,竹叶梅花图样对襟绸衫,逶迤拖地淡红色柳絮碎花裙,身披葱绿色轻纱。

    乌亮的长发,绾成了别致的双环望仙髻,轻拢慢拈的云鬓里插着云凤纹金胜,腰系粉蓝如意网绦,上面挂着一个牙白底素纹香袋,脚上穿的是宝石青底绣玉兰花的鞋子,整个人显得无比香娇玉嫩。

    楚寒差点儿没认出她来。

    他的瞳孔微缩,心中忽然升起一阵寒意。

    他移开了自己的目光,没有再去看无比艳丽的聂云,反而盯着眼前的苏妙人。

    楚寒说道:“她昨晚也是来考验我的吗?”

    苏妙人说道:“不同,你们都是用来考验对方的,杀人这种事,有感情的话,往往不那么干净利落。”

    楚寒说道:“那师祖所做之事,还真是有些草率,我跟她只是朋友。”

    苏妙人摇了摇头,说道:“不,你不懂,优秀的人总是容易相互吸引,而且年轻人又总是那么冲动,容易把好感当作喜欢。”

    楚寒点了点头,说道:“你要我做什么?”

    苏妙人说道:“很多,不过首先,我要你去杀一个人。”

    杀一个人?

    楚寒心中冷笑,说道:“那我又能得到什么?”

    他的语气也渐自冷了下来,其中不见丝毫的恭敬。

    可他越是这样,苏妙人似乎越加满意。

    他笑着说道:“只要你听我的,你可以得到你想要的一切。”

    “一切?”

    苏妙人点了点头,说道:“是的,一切。”

    “如果我想要你的位子呢?”

    楚寒一双眼睛瞪着他。

    一旁付飞和聂云的头已经低的不能再低。

    可苏妙人仅仅是看着楚寒,过了一会儿,点头说道:“如果你有这个本事的话,天柱峰峰主的位置,当然可以交给你坐。”

    真是天大的蛋糕啊。

    楚寒这般想着,心里满是嘲讽,说道:“成交,你要我杀谁?”

    苏妙人笑了一声,说道:“一个商人,给你试试手。”

    等楚寒下山的时候,高的天空中,星星已经一颗颗跳了出来,那么多,那么亮,又那么遥远。

    这个时候,聂云已经换回了一身黑衣,走在楚寒的身边,一言不发。

    冰天雪地里,她穿着一身单衣,却丝毫不惧寒意。

    看样子她也练了离火一线天,而且必定有一段时间了。

    楚寒说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聂云说道:“和你一样。”

    楚寒说道:“你的身份为什么要保密?”

    聂云说道:“你还不明白吗,他们要培养的杀手只有你一个而已。”

    只有自己一个?

    听了这话,楚寒微微皱眉,说道:“什么意思?”

    聂云说道:“你是天柱峰的刀,而我就是你的刀,你在明处,我在暗处,我始终只是你的影子罢了。”

    楚寒注意到,说这话的时候,聂云的眸子一黯。

    一个人活着,却只能做另一个人的影子,这是多么悲伤的一件事啊,楚寒想,如果自己是这个影子呢?他一定拼了命都要把所谓的光明撕碎吧。

    只要你听我的,你可以得到你想要的一切。

    只要你听我的。

    这句话在脑海中徘徊不去,楚寒的拳头也渐渐握紧。

    他禁不住又想起了飘雪山庄的那个女人。

    苏小小。

    她现在如何,是继续追寻她想要的自由,亦或者是已经死了?

    自由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