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阳南府漕运刘三爷

作者:罗大王 |字数:6002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都市天龙至尊

    冬至刚过,齐天宗就重新进入忙碌的状态。

    楚寒也马不停蹄的下了山,不对,这么说不太准确,因为楚寒不会骑马,下了山之后便先在金钱镇租了一辆马车。

    车夫载着他奔行三百余里,来到了一个叫做阳南府的地方。

    阳南府靠近天南北部,是北部三十二城之一。

    三十二座大城彼此相邻,由都城州霄统一管制,无论是城防,还是经济,在天南都属于最顶端的存在,远不是傲来,亦或是北一那种小国可比。

    即便是最猖獗的十二路水盗亦或是九十九龙盘山大王,也绝不会打这里的主意。

    进城之时,楚寒掀开车帘,远远的看了一眼那高耸的城墙。

    一面城墙,几块砖。

    即便修的再高大,如果没有那些刀砍斧劈的痕迹,没有那些历史,终究不过是如我们表面上看到的那般。

    扑面而来的沧桑气息并没有让楚寒有什么感触,他只看了一眼,就把脑袋缩了回去。

    进了城。

    街道两边是茶楼,酒馆,当铺,作坊。

    空地上还有不少张着大伞的小商贩。

    这种现象向东西两边延伸,一直延伸到城外较宁静的郊区,可是街上还是行人不断:有挑担赶路的,有驾牛车送货的,有赶着毛驴拉货车的,有驻足赏景逗弄小姑娘的。

    以高大的城楼为中心,两边的屋宇鳞次栉比,却也都修缮的华美整齐,透着一股满满的富足气息。

    楚寒吩咐车夫在街边停下,没有留恋街道上的热闹繁华,下车就钻进了街边的一个店铺。

    这家店在阳南府很是有名。

    虽然规模不大,里面的商品也只是些油米面之类的吃食,但是实际上,它却是阳南府里唯一一家盐商。

    食盐是民生之本,没有人不需要它,卖盐,这是稳赚不赔的买卖。

    既是赚钱的买卖,还能做到城独一号,那么店家自然是有些背景。

    盐商也不藏着掖着。

    直接在店门前竖了一张牌子,上面写着,齐天宗驻阳南府粮行,价格公道,童叟无欺。

    有了这块儿牌子,你要是还敢再这里卖盐,对不起,腿打断。

    写是这么写,但食盐的价格肯定不便宜,毕竟就这一家商号贩卖,他想卖多高的价钱就卖多高的价钱,买家是没有还价能力的。

    这些楚寒都不关心。

    他又不是来买盐的。

    店铺里人不少,两边儿是一格一格的粮食架子,迎面儿是一长长柜台,柜台后面坐着一富态的掌柜。

    他身穿一十样锦花袍,圆圆的腰间绑着一几何纹宽带,双目微闭,手里拿着串儿紫檀的念珠左右拨楞着,桌上上好的龙井不时往嘴里一送,说不出的惬意。

    楚寒进了店。

    或许是因为客人太多,又或是因为楚寒自己穿的太过寒颤,并没有什么人来招待他。

    他也不在意,左右看了两眼,便径直来到了那掌柜的面前。

    楚寒说道:“你是掌柜的?”

    “嗯,何事?”

    掌柜的瞥了他一眼,随即立刻闭上了眼睛,似乎连多看他一眼都觉得浪费时间,不耐烦的说道:“我很忙,谈生意的话去找跑趟的阿七。”

    楚寒说道:“我不是来谈生意的。”

    掌柜的皱了皱眉,却依然没有睁开眼,说道:“那你来干什么,捣乱?”

    楚寒从怀里掏出一个令牌,放在了掌柜的面前,说道:“这个东西你认识不?”

    掌柜的瞄了一眼,微微一怔,随即立刻瞪大了眼睛,又抬头看了一眼楚寒,结结巴巴的说道:“当……当然,天柱峰神令,阁下可是内宗来的特使?”

    楚寒想了想,说道:“差不多吧。”

    “随我来。”

    楚寒跟着掌柜的绕过米仓,来到一个简单的小院儿,支开了下人丫鬟之后,掌柜的即刻单膝跪地,恭声说道:“小的王福,参见内宗特使!”

    楚寒四下打量了几眼,说道:“起来吧。”

    王福连忙起身,谄媚的笑道:“不知特使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敢问特使大人,这次来阳南府可有什么要务?”

    楚寒向来是个直截了当的人。

    他说道:“我来杀个人。”

    回想半生,王福已经为齐天宗效力十年,虽然其中贪墨了不少钱财,但也把齐天宗在这阳南府的行当经营的有模有样,算得上兢兢业业。

    刚爬起来的他立刻又跪倒在地,哭着喊道:“大人饶命,大人饶命,小的上有八十老母,下有待哺妻儿,小的真的不敢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不敢了?

    不敢了什么?

    楚寒微微皱眉,这些劳什子破事儿他可不想管,补充说道:“不是来杀你的。”

    听了这话,王福一怔,骨碌爬了起来,立刻换上了一张笑脸,说道:“大人您要杀谁,跟我说一声,我让他洗干净脖子在家等着。”

    楚寒说道:“阳南府漕运刘三爷,你应该知道这个人吧。”

    楚寒注意到,听了这个人,王福的神色又变了。

    他说道:“大人,这个人,也不是太好杀啊。”

    意料之中的事情。

    楚寒大步向着屋子里走去,往那张深木色的太师椅上一坐,说道:“说说,怎么个不好杀法?”

    王福弓着身子站在他的一旁,急忙给他倒茶,说道:“这个刘三爷早年间在一山上寺庙里学武,后来因触犯戒律被赶下山,这才开始闯荡江湖,这么些年,也是打下了不小的势力。

    要说他自己的武功,虽说不弱,但肯定比不了大人您。

    只不过他的手下,还有号称三千青衫的码头弟兄,真打起来,就连城卫都不愿意招惹他们。”

    杀人看来也是一件麻烦事啊。

    楚寒这般想着,忽然说道:“漕运是不是一件很赚钱的生意。”

    王福笑道:“大人说笑了,这阳南府北靠灵沁河,虽只有这一条水道,但赚的钱却比我这小店要多得多。”

    楚寒说道:“既然是赚钱的生意,那么刘三爷死了,这生意又是谁的呢?”

    王福一怔,立即说道:“想必城守大人也不敢得罪齐天宗。”

    楚寒点了点头,说道:“那么看来这刘三爷是非杀不可了。”

    因为抢生意杀人。

    这人楚寒不想杀,只不过这是苏妙人让他杀的第一个人,他不得不杀。

    只是事情确实如王福所说,这刘三爷,真的不好杀。

    等出了这油米粮行之后,楚寒已经换了身行头。

    他身穿一件藏蓝色浣花锦裰衣,腰间绑着一根深紫色金缕带,头发拾掇的整整齐齐,腰佩宝刀,身躯挺秀高颀。

    要不真的说是佛靠金装,人靠衣装,原本长得不算俊美的楚寒,现在也算得上是器宇轩昂。

    杀人的事他不着急。

    在杀人之前,他还是打算先了解一下这个人。

    而在他看来,想要了解一个人,只能用自己的眼睛去看,用自己的耳朵去听,这样才最可信。

    只有了解了他,知道他平日里会在什么地方出没,有什么习惯动作,那样你才能更简单的杀了他。

    于是他来到了阳南府的北边码头。

    灵沁河。

    身为广陵江的支流,在天南其他地方,灵沁河都算不上出名。

    可只有阳南府一带的人,才知道这条河的价值,掌握了它,你就掌握了享之不尽的财富。

    河水明亮,越是流得近了,波浪越是显著。

    一直带着汹涌澎湃的气势,滚滚流到堤坎的脚下,呼啦一声,涌起一堆堆雪白的浪潮,又慢慢地隐没在深蓝色的旋涡里。

    河面是平静的,大部分渔船都这里停靠。

    船上打鱼的人们似乎没有离开过他们的船只,他们洗澡是在船上,吃饭是在船上,睡觉是在船上,基本上一天的事都在船上完成。

    在忙碌的人群中,信步而走的楚寒仿佛一个异类,但大家也都不以为意。

    在阳南府中,这种游手好闲,有钱的二百五公子哥儿一抓就是一大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