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河畔渔家采珠妹

作者:罗大王 |字数:5579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都市天龙至尊

    楚寒不在意其他人怎么想,他看着身旁肩上扛着大包,把货物一件一件往船上运的汉子,稍稍撇了撇嘴,便信步来到了一条渔船前。

    这是一条久经磨难的小船,船身上满是修补过的痕迹,高昂的小帆上满是破洞。

    可就是这样一条船,却也是一户渔家的命,他们的一切都寄托在这一条船上。

    狭小的甲板上,渔家的女子正在补网。

    网还没晾干,她的手指已经冻得通红。

    楚寒说道:“小姑娘,你家大人在没?”

    女子抬起了头,一张小脸长得不算好看,但胜在一个干干净净,白白嫩嫩。

    她见着一身富贵打扮的楚寒,脸一红,喊道:“爹,有人找。”

    “谁啊?”颇有些苍老的声音从船舱里面传了出来。

    小姑娘一笑,说道:“不认识,是个俊俏的公子哥儿。”

    楚寒这才发现,女子的娇羞都是装出来的。

    他也跟着笑了。

    开怀大笑总是能让人感到快乐,心情舒畅。

    他说道:“老丈,你再不出来,这小女娃我可就绑回去当老婆了。”

    这个时候,老丈才不急不缓的掀开了沉重的舱帘儿,走了出来,说道:“那感情好,礼金给了,人带走。”

    “爹!”

    楚寒说道:“老丈,船上有吃的没,我饿了。”

    说着,他丢了一块儿碎银子过去,老汉伸手接住,往怀里一揣,笑着说道:“锅里炖的鱼,外边儿风大,进屋里坐一会儿。”

    “好嘞。”

    楚寒应了一声,就一头钻进了进去。

    船舱里燃着个小铜炉,里面是捡来的木炭,进去坐着比想象中要稳得多,不摇不晃,十分暖和。

    只是灯光有些昏暗。

    甚至可以说一片漆黑,只有丁点的火光从铜炉里面映了出来,是以老汉虽在他对面坐着,他却连老汉的脸都看不清。

    铁锅咕噜噜的响着,鱼汤变成了奶白色,香味儿随着蒸汽逸散开来,让人只闻一下就胃口大开。

    楚寒说道:“孩子她娘呢?”

    老汉干笑了一声,说道:“去城里买货去了,娘们儿家的,就是喜欢那些花里胡哨的东西。”

    楚寒也笑了,说道:“我是外乡人,第一次来,想在水上做一点儿生意,只是听说这阳南府的码头,归刘三爷管,也不知这刘三爷是个什么样的人,心里有些没底。”

    一听这话,老汉乐了。

    给楚寒盛了一碗汤,说道:“原来是来找刘三爷谈生意的,放心吧,只要是赚钱的买卖,刘三爷不会为难你,这年头,谁会跟钱过不去。”

    楚寒哈哈一笑,说道:“这我就放心了,本来还听说,这刘三爷手下三千青衫打手,漫天牛鬼蛇神都能给打去半条命,还以为是地府里的阎王爷,吓了我一跳呢。”

    老汉摇了摇头,说道:“这可不假,这码头混饭吃的兄弟,都听刘三爷的,真要刘三爷有什么吩咐,青衫一披,搁在以前,就连城卫军都要给咱们三分面子。”

    “哦?”楚寒汤才只喝了一口,便说道:“老汉也跟着刘三爷混?”

    老汉颇为得意的说道:“不敢说跟刘三爷混,只是在刘三爷手底下讨口饭吃,只不过最近,刘三爷可是被城里的那群瘪三给捣鼓的估计连饭都吃不好了。”

    楚寒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老汉叹了一口气,说道:“城里的自在堂和烈阳帮联手,向刘三爷施压,想要刘三爷让出一部分码头的生意,刘三爷哪里愿意,就约了两家的掌事,过几天在城中百慧桥上一决生死。”

    楚寒皱了皱眉头,说道:“决一生死?刘三爷手下不是号称手底下有三千青衫弟兄嘛,怎么还用得着自己亲自动手?”

    老汉还没说话,一旁的小姑娘也钻了进来,窝在火炉边直打哆嗦,得意的说道:“自然是因为刘三爷武功高强,而且,就算刘三爷不说,码头上的弟兄到时候自然会去给刘三爷加油助威,若是对方敢耍什么见不得人的小手段,保证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楚寒也笑了起来,说道:“那就祝刘三爷旗开得胜,老丈,你这鱼汤熬得可真鲜啊。”

    “那是,祖传的手艺。”

    ……

    等楚寒回到店里的时候,王福已经找来了刘三爷的画像。

    楚寒只瞥了一眼,就让他下去了。

    画像中,这刘三爷是个和尚,光头上戒疤清晰可见,双目圆睁,看起来面色凶恶。

    最奇特的是,楚寒发现自己见过他。

    这在阳南府风光无限的刘三爷,背地里的另一重身份竟是大盗铁臂僧,虽然只有过一面之缘,但是这样的一个人实在太过好认。

    楚寒烧毁了画像,起身就出了门。

    他顺着大街,问了下路,踱步走着,速度绝称不上快,像是一个赏景的旅人。

    他来到了百慧桥。

    百慧河是阳南府的一条城内河,河水很清,很缓,河面上结了一层薄冰。

    而百慧桥则是一稍显平整的拱桥,由青石砌成,桥面十分的平整光滑。

    小桥离水面很低,似乎一伸手就可以触摸水面,但其实还远得很。

    相比于打架,这座桥更适合用来赏景。

    楚寒这样想着,站了一会儿,便顺着原路返回。

    他走的很慢,一双眼睛四下里不断的打量着,观察着街边的每一个角落,每一个人,每一块儿石头。

    决斗当日,那桥上万人瞩目,而且四周空旷,就算人杀的了,自己也难以逃脱。

    这里绝对不是杀人的好地方。

    杀人的技巧,他不是很懂,但想来也就是把刀砍进肉里等着鲜血喷出来这一档子事。

    直觉告诉他,反而是脚下这条长街,或许是个杀人的好去处,一击致命,远遁千里。

    或许该叫王福帮自己弄一条撤退的路线。

    楚寒这般想着,最终他来到了一座客栈前停下。

    客栈有两层,古朴典雅,热闹非凡。

    楚寒进门要了一间上房,一壶好酒,一碟花生,便一个人坐在二楼靠窗的小桌上看着窗外。

    街道繁华,一览无余。

    江湖纷乱,迫不得已要杀人的人很多,他们的理由亦是五花八门。

    而楚寒自己呢?

    理由似乎就是苏妙人叫他杀人,他就去杀人了,看似草率,实则非做不可。

    他在这里坐了整整一个下午,直到日头西斜,天边变成一片暖红。

    店小二早就看他不顺眼了,只是他是客人,身上打扮的也尊贵,自己不好说他。

    自己家这么大的店,又是这么好的地段儿,店里的每一张桌子,每一张椅子,都是拿来赚钱的。

    不赚钱就是亏钱。

    而这个家伙,进来点了一壶酒便占着那么好的一个地方坐了整整一下午,难不成是诚心来捣乱的?

    想到这里,店小二心里忽然警惕起来。

    可就在这时,坐着那人忽然喊道:“小二,过来点菜。”

    店小二连忙快步跑了过去,说道:“来了,客官要点儿什么?”

    楚寒说道:“你们店里有什么好吃的?”

    一听这话,店小二顿时笑了,说道:“客官,我们这店里的菜啊,每一样都好吃,无论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河里游的,只要您想要,应有尽有。”

    楚寒也不管那么多,手里拎着空酒壶往店小二怀里一扔,说道:“既然都好吃,那我就不点了,四冷四热八个菜,再来一壶好酒,对了,房里烧上热水,吃完了我要洗澡。”

    “好嘞,客官您等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