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长街上的刺杀

作者:罗大王 |字数:5587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极品全能学生无上神王绝世高手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你是什么神至尊重生吃神

    江湖上传闻,有白衣剑侠,杀人之前必先沐浴更衣,斋戒三日以示庄重。

    楚寒没那么讲究。

    他只是想泡个热水澡,舒活一下筋骨,驱散近日里的疲劳,当然,如果能有个漂亮小姑娘来帮着按个摩捏个背更好。

    时间过得很快。

    眨眼的功夫,就到了刘三爷与烈阳帮和自在堂决斗的日子。

    而这个时候,楚寒已经在这客栈里待了三天。

    三天的时间里,他白天坐在临窗的桌前听客栈里的食客扯皮,晚上就窝在房间里研究秘籍,时不时的有消息透过路过的客人传到他的手中,倒也过得悠闲自在。

    天空灰蒙蒙的。

    阳南府无比的繁盛,即便百慧桥已临近外城,四方建筑依旧富贵大气,从白天到晚上,充斥着走街串巷的小摊小贩。

    热闹归热闹,就是让喜风雅,爱清净的人遭了罪。

    可今天的百慧桥一带还是安静的很,天还没黑,路上就已经见不到一个行人,两旁商铺也是门窗紧闭。

    唯独风声不止,卷着箩筐翻滚招摇过市。

    唯独细雨垂落,砸在青石板上的声音清晰可闻。

    这附近当然有人,很多人。

    他们都在百慧桥周围沉默的站着。

    虽然是刘三爷的决斗,但是没人会天真的以为这是个人武力的较量。

    所有人都带了家伙,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狠辣和坚毅,此时此地,注定会有一场血拼。

    而码头上虽有青衫三千,但真正能为刘三爷拼命打生打死的又有几人?

    这正是自在堂和烈阳帮的依仗。

    虽是城中数一数二的帮会,但是真要算起来,两个帮会能打的人加起来也就几百条汉子。

    这个数目虽然不小,但比之那三千青衫,还真的有些不够看。

    桥的一边是自在堂和烈阳帮。

    桥的那一边自然就是刘三爷的生死兄弟。

    人数和他们差不多,但是自在堂的宋老爷和烈阳帮的林帮主脸色都不好看。

    刘三爷还没到,对面的人中就已经站出来了几个颇为难缠的高手。

    杀鱼的老九,砍人的癞子,不要命的徐家小鬼,都是没跟着刘三爷之前,就在各自地盘儿声名远播的大佬,这几人哪一个不都是以一当十的好汉?

    刘三爷还没有来。

    但是所有人都知道他已经在路上。

    他这样的人物,总是习惯让别人等自己,而不是自己等别人。

    单是这一点,就让宋老爷和林帮主眉头紧皱,却也不是很在意。

    在他们看来,今天之战,双方只有一方能够存续下去。

    只要笑到最后的是他们,他们并不介意刘三爷的嚣张。

    长街上的安静有些出乎意料。

    刘三爷这辈子打过不少架,如今也正值当打之年,可细数他这辈子打过的每一场架,都没有如今的气派和场面。

    想到这里,他竟有些得意。

    以他那不算顶尖的武功,走江湖能混到如今这个地步,也算是颇为传奇的一个故事。

    但说实话,他并不想打今天这场架。

    换做平日里,自在堂和烈阳帮绝没有这个胆子来跟自己作对,可现在他们却有了,还一副无比坚决,拖家带口,要跟你分出个生死的样子。

    他们也都是城里的大帮会,不说日进斗金,日子过得也绝对舒坦,根本没有这样做的必要。

    而且刘三爷也不相信宋老爷和林帮主有这样的魄力。

    究竟是谁给他们的胆子?

    刘三爷想不出,可也知道对方背后的人绝不简单,但是他也没有办法,手底下这么多人要吃饭呢。

    长街不长。

    刘三爷一如既往不顾一切的负手走着,身上的蟒纹大氅被雨水浸透也毫不在意。

    他抬头望去,透过雨幕,已经能够看到风雨中黑压压的人群挡在前方。

    刘三爷微微一笑,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虬结的肌肉不断提醒着他,自己不仅是阳南府里一个帮派首领,还是一个杀人如麻的江洋大盗。

    易筋境加上双臂力八百斤的力气,在这群根本不知道内功为何物的地痞流氓中,他真算得上是鹤立鸡群。

    前方的人群也已经看到了他,无论是哪方人马,都是一阵骚动,原本手持片刀,气焰嚣张的汉子,看着雨里的那顶光头,那个高大的人影,表情微僵,再也没有了之前的气势。

    管漕运的刘三爷,他所有的名声,所有的地位,都是用那一双拳头打出来的。

    他几乎是这阳南府黑暗世界中,所有渴望白手起家的混混流氓的偶像。

    即便他平日里看着只是个普通,甚至有些老实和善的大和尚。

    青衫的人群脸上带着得意的笑,脚步声不断,鞋底踩踏着积水,发出啪嗒的响声,迅速的让开了一条道路。

    可是刘三爷却停住了。

    他微微皱了皱眉头,忽然抬头!

    他眼中的平静瞬间破碎,杀意骤起,一瞬间就变成了另一个人,内劲爆发,身上的雨水被震开,化作一蓬蓬的水花向四周喷溅而出。

    他低喝一声,想也未想的就向着头顶递出了自己的拳头。

    阳南府地下世界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对刘三爷畏之如虎,却也都知道刘三爷的拳头有多可怕。就是这只拳头,曾经在数百人面前,一拳打死了一只吊睛白额的老虎。

    与这只拳头相比,从天而降的那个人影,还有那把刀,都稍显缓慢。

    可不知为何,就连刘三爷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这一拳为什么会没有打中。

    而那把刀却砍在了他的身上,切开绸衫,切开皮甲,切开皮肤,切断骨头。

    这一切很快,却又显得极为缓慢。

    刘三爷看着鲜血从自己的胸口涌出,眼里的一切都化作了惊恐,他想伸手去捂住,可鲜血又从他的手指缝中喷了出来。

    握刀的人从二楼落下,双脚站在积水里,溅出了一小片水花。

    他整个人几乎一刻都没有停,身形一转,就没入了街边的一个小巷子里。

    百慧桥旁数百人骤然一静,尚未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

    几百双眼睛只看着风雨中,那个万众瞩目的人影缓缓栽倒在地,先是一怔,随即迅速被恐慌占据了身体。

    人们想到过刘三爷今天会死,却也没有想到他会以这种形式死在这个地方。

    但宋老爷和林帮主知道,这是他们最好的机会。

    “给我杀!”

    “无耻小人,兄弟们上,跟他们拼了!”

    几百人的拼杀骤然开始,喊杀声穿透雨幕,隔得老远亦能听得清清楚楚。

    只奇怪的是,竟是没有一人出来追杀人的楚寒,当然,即便追也不可能追的上,撤退的路线是他早就摸清了的。

    他重新回到了粮店里。

    今天的粮店没有开门,可他只用手在那木板儿上敲了一下,早就在门后等着的王福就立刻将门打开,把楚寒给迎了进去。

    楚寒浑身的衣服都已经湿透,可被雨水冲刷了这么久,王福依然能够闻到那股淡淡的,让人不安的血腥味儿。

    他说道:“大人,按您的吩咐,马车已经备好,随时可以出城。”

    楚寒一扬手,他脸上的神色冷如寒冰,沉稳无比,却也让王福慌乱的心平静下来。

    楚寒说道:“立刻就走,不过马车的速度不快,混战结束后,立刻快马把结果带给我,对了,另外调查一下,烈阳帮和自在堂后面究竟是什么人。”

    “领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