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木得意思

作者:罗大王 |字数:5914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极品全能学生无上神王绝世高手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你是什么神至尊重生吃神

    阳南府的纠纷还在继续,楚寒却已经离开了,坐在温暖的马车里。

    事实证明,王福能在阳南府替齐天宗管理生意,确实有着他的独到之处。

    楚寒刚离开第二天,从阳南府出发的快马就已经追上了他的马车,把消息送到了他的手里。

    刘三爷死了,手底下的人群龙无首,可即便如此,能打的人也不少,对于自在堂和烈阳帮来说,也是一块儿难啃的骨头。

    可是交手的过程中,自在堂和烈阳帮的人群里亦涌出许多不知名的高手,那些人看着普通,出手却是无比狠辣。

    双方从白天打到晚上,殃及无辜百姓二十六户,最终城卫军出动,将两边儿逃得慢的人部抓住。

    伤势轻的,就直接丢进刑部大牢,伤势重的,也不给医治,直接一刀结果。

    可以说,经此一战,盘踞在阳南府二十几年的三个大帮会谁也没讨着好,反而是一身家当打了个干净。

    而那些小帮会,反倒嗅觉敏锐的纷纷偃旗息鼓,看着城卫军清扫那些自在堂和烈阳帮的残党,丝毫不打算上去踩下落水狗,扩张一下自己的地盘儿。

    最让人奇怪的是灵沁河码头,城卫军丝毫不管,一时间竟成了无人问津的地方。

    那里当然无人问津。

    一切都在楚寒的意料之中,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过两天,应该就会有天柱峰的一两位内门师兄出现在那里,重整秩序,顺便接管整个阳南府的地下势力。

    这些事情,无论是阳南府还是州霄城,他们都管不了,也没打算去管。

    他们不是惧怕齐天宗。

    而是因为他们深知,这个世界,总有光明照不到的地方,与之对立的黑暗永远都会存续。

    与其让刘三爷这样的人把控财路,还不如交给齐天宗,不但稳定,每月每年交给阳南府的银两也比刘三爷给的多得多。

    “真是好算计啊。”

    楚寒握紧了手中的刀。

    对于刘三爷的死,他并不在意,他知道,这只是一个开始。

    苏妙人交给他的一个试手。

    不远的将来,还会有多少人死在他的刀下,他简直连想都不敢想。

    就这般想着,坐下的马车忽然一震,沉木的侧壁开始鼓胀,变形,咔嚓断裂!

    这一切都在一瞬间发生。

    也不知出了什么事,楚寒立即翻身跳车,径直落入一个齐膝深的水坑里。

    而马车和车夫,则被一股莫名的巨力一撞,连人带马跌入了一旁的悬崖。

    楚寒皱眉看着这一切,旋身,拔刀,挥刀一气呵成,躲过两根羽箭,顺带着将直往眉心的一箭当空劈落。

    他没有去问是谁这种话,对方是谁,有多少人,他都不知道,根本无心分神说话,所有的精力都用来应对眼前的危机。

    被刀劈落的羽箭还没有落地,他的人就动了,弓着身子,奔跑在满地的泥水里。

    泥浆啪嗒啪嗒的溅起。

    楚寒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像是撞碎雨幕一般,直往着箭雨来临的方向冲去。

    对方显然也是被这一幕震惊了。

    这不是猎物受惊时应有的反应。

    于是对手也动了,道旁的密林忽然闪动,楚寒眯眼,速度再长。

    即便是他,也无法通过一根从背后突然射过来的羽箭判断出对手的具体位置,可以说,这第一次冲锋只是虚张声势,如果对手沉住气的话,楚寒立刻就要陷入被动。

    因为他不知道对方有多少人。

    可现在,楚寒眼中已经露出了森冷的杀意,一头撞入密林。

    挥刀,入肉,飙血。

    尚还未看清面目的对手就已经倒在了自己的脚下。

    楚寒没有去查看这个朝自己放冷箭的对手,直觉告诉他,这里还有别人。

    阴暗的角落里尚有毒蛇已经露出了獠牙。

    楚寒的眼睛微微的眯着,手中的刀在空中悬立,极为缓慢的移动,他的眼睛在左右看着,观察着每一个可以藏人的地方。

    砰地一声,木屑纷飞,干燥的木屑瞬间冲入了风雨里。

    身旁一颗枯木炸了开来,从中冲出了一个人,这一点,楚寒则是完没有料到。

    视野被木屑封死,看不见,听不见,但是他知道,致命的危险已经到了眼前。

    他猛地咬牙,挥刀斜着斩下!

    铿锵一声,兵器交错,楚寒成功的将对手的武器劈开,自己小腹却也中了一脚,疼的弓起身子,撞在了身后的树上。

    剧烈的疼痛从背上传来,他的身子一僵,竟然脱力了一瞬,无奈之下只好将刀护在身前。

    而那人也扑了过来,对方的力气很大,绝对是易筋境以上的高手,否则以楚寒前面那一刀几百上千斤的暴力,绝对可以了结他的生命。

    又是一声清脆的颤鸣,火花四溅,这一刀楚寒虽然挡住,但是他的手腕儿挫伤了。

    这个时候,他也看清了对手的样子。

    这才明白,之所以对方错过了这个绝好的机会,不是因为自己运气好,而是因为对方的胳膊上也有伤,导致这一刀的角度偏了几寸。

    那本已经止血了的伤口因为用力过猛再度崩开,流出的鲜血浸润了纱布。

    楚寒从未见过对方,却知道他是谁,因为在过去的几天里,他曾看过对方的画像,仔细研究过对方的实力。

    刘三爷手下,砍人的癞子。

    他还活着!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无论是哪一方的消息,都没有说,这个癞子竟然有着起码易筋境界的实力。

    癞子低喝一声,手中的刀举过头顶,又是一刀当头劈落。

    可是这一刀尚还在半空,一块儿漆黑的淤泥便飞到了他的脸上,与此同时,楚寒弓着身子,紧紧的抱住了他的腰。

    铁刀贯入他的小腹,剧烈的搅动,一瞬间就将五脏六腑搅得稀碎。

    尚还未来得及喘上一口气,他的神色就又是一变,猛地推开身前尚还温热的尸体,挥刀向后砍去。

    铛的一声,这一刀被人挡住。

    待他转过身,拉开距离之后,才看清那人的样子。

    楚寒微微皱眉,说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聂云伸手抹了一下嘴角的血迹,说道:“我是你的影子,你在哪里,我当然就会在哪里。”

    这个理由很不讲道理,起码说服不了楚寒,他冷哼一声,看着聂云,说道:“难不成我晚上睡觉在被窝里,你还会跟着我一起睡不成?”

    聂云顿了一下,平静的说道:“如果你想的话。”

    楚寒深吸了一口气,铁刀紧握,眉头亦紧皱,他说道:“癞子怎么会这么快的就在这里等着我?”

    雨还在下。

    冰冷,刺骨,亦凉透了人心。

    聂云说道:“你本就乘着马车,还故意走慢,我把你杀死刘三爷的消息跟他们一说,又提前带着他们抄近路来这里伏击你,时间上刚刚好。”

    楚寒冷笑一声,牙齿咬得咯吱作响,说道:“只可惜啊,我没有死。”

    聂云说道:“你当然没有死,我早就知道他们杀不死你,否则的话,我又怎么会带他们来这里?”

    说话的同时,聂云已经来到第一个被楚寒砍倒的人面前,那个人躺在泥水里,躺在血泊中,尚还没有死,不断的哀嚎着。

    那个人个子很矮,又黑又瘦,眼睛却很大,晶亮的瞳孔里满是恐惧和害怕,像是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

    聂云一剑刺入了他的喉咙,消弭了他的痛苦。

    她说道:“放心,他看着小,实际上今年已经三十岁了,不要命的徐家小鬼,你应该知道的。”

    楚寒当然知道,这几天里,他调查过刘三爷手下的很多人。

    聂云说道:“不过,就算真是个孩子,你也必须去杀,不然死的就会是你。”

    楚寒漠然的站在原地,看着还在确认尸体的聂云,她今年多大?十五岁也不到吧,不也还只是个孩子?

    他说道:“这是你的意思还是苏妙人的意思。”

    聂云抬头看了他一眼,说道:“这是苏妙人的意思,不过也是我给你得一个忠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