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孙瘸子

作者:罗大王 |字数:5706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赤日乾坤刀,内里有乾坤,楚寒越是修炼,越是感叹这一刀法的强悍。

    无论变化还是招式,一招一式都穷其极尽,所有的细节皆考虑到极致,由简到繁,最后再化繁为简,实在难以想象,当初创立这一刀法的人物,究竟是怎样的高手。

    静室与外界隔绝,朦胧的阳光透过纸糊的窗户斑斑点点的洒在桌案上。

    四周书籍琳琅,不知几千几万本,除了七峰绝学,齐天宗所有的武功秘籍和经史典籍几乎都在此处,丝毫不亚于一个现代大学的图书馆。

    这地方是齐天宗重地,平日里很少有人来,即便是七峰长老,也不能随便进入。

    可是得了苏妙人的许可,楚寒可以整天的泡在这里。

    当然,除了他还有另外一个人。

    聂云,此时就坐在他的对面。

    小姑娘专心致志的看着书,遇到疑难之地,时不时的皱下眉头,咬下嘴唇。

    “这本《东极无踪书》我还是不懂,无论何种轻功,要想做到身轻如燕,必先提气轻身,可这本书却说要沉气丹田,安忍不动如大地,看着不像是在讲授轻功法诀,反而是某种挨打站桩的本事。”

    她的语气中有一丝懊恼,楚寒却不急。

    他开口说道:“《东极无踪书》本就不是轻功秘籍,他实质上还是剑法秘典,所提到的所有步法也都是为了配合剑术,只是所提轻身之效,我也是想不通透。”

    说着,楚寒伸手在面前的一堆书中一翻,从中找出一本看起来颇为古旧的秘籍,递到了聂云手中。

    聂云接过,皱了皱眉头,有些疑惑的说道:“雷烈青柳书?”

    楚寒说道:“《东极无踪书》并不适合你,相比之下,《雷烈青柳书》用的虽是短刃,却和你的武功极为相配,雷霆乍现,一击必杀,没必要执着于前者。”

    聂云抿了抿嘴,显然并不认同楚寒的看法,但她还是翻开书卷看了起来。

    两人虽然一个用刀一个用剑,但是此时,桌上的这一堆武功秘籍却也都看了个清楚,对于彼此之间武功的了解也极为通透。

    可越了解,楚寒也就越心惊。

    正如聂云自己所言,她只是一个影子,黑暗中的影子,当她露面的时候敌人就要面对死亡。

    或许正面对敌她的武功并不如你,但是杀人这种事情,本来就不是单靠武功的。

    “你在想什么?”

    楚寒抬头,看了眼聂云,说道:“武典中说,阴阳平衡是生命力的根本,阴阳双方的消长转化保持协调,既不过分也不偏衰,呈现着一种协调的状态才是最好的。”

    聂云点了点头,说道:“这我倒记得,上面还说生命阴阳平衡的含义是脏腑平衡、寒热平衡及气血平衡。”

    楚寒说道:“对,简单来说就是能吃、能睡、气色好、心情愉快,精神饱满。”

    好像是一头猪啊,聂云心里这般感叹,却还是不清楚楚寒在想什么,她说道:“可这和我们现在有什么关系呢?”

    楚寒说道:“我在想,离火一线天本就是世间至阳的功法,甚至可以在人体内催生火毒,而我们现在所修的武功,无一不是将离火一线天的破坏力提升到极致的功法,如果我们转修一些阴属性的功法。”

    聂云说道:“你觉得这样可行?”

    楚寒仔细想了想,摇了摇头,说道:“不同内力相互之间并不相容,这样做最好的结果也许就是让阴阳两种内力彼此消弭,做无用功,坏的话,甚至可以让人爆体而亡。”

    聂云说道:“嗯,除非你修的是一些修身养性的无属性内功,否则的话,要做到阴阳平衡实在是太难了。”

    阴阳平衡。

    楚寒这样想着,眼睛在桌上瞟了两眼,随手一抽,便从中取出了一本书:《阴阳诀》

    随意的翻了翻,楚寒眼中顿时一亮,因为从前面的简介来看,这本书确实可以解决阴阳平衡的问题,甚至可以说,就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

    可是仔细看下去,他的脸便是微微一红,信手将其丢在一旁。

    这竟是一门讲男女双修的邪门功法。

    看他这样子,聂云也是有些疑惑,说道:“怎么,发现了什么?”

    “没有。”

    终日研究秘籍而不实践,终归也是平地磊高楼,成不了真本事。

    研究了有两个时辰,二人便出了静室,可才刚出门,两人就见到了付飞,如今的他容光焕发,然不是以前那副落魄样子。

    楚寒说道:“付师兄,有什么事?”

    付飞笑着说道:“师弟师妹,师祖有请。”

    楚寒说道:“嗯,我们知道了,马上就去。”

    付飞心中似乎也有愧疚,面对二人一直有些凄然,拱手说道:“话已带到,那我先告辞了。”

    说完他便匆忙离开,等到付飞的背影渐渐远去,聂云才开口说道:“师祖找我们又有什么事?”

    楚寒冷笑了一声,说道:“除了杀人,还能有什么事?”

    他的语气里满是嘲讽,一旁的聂云却找不出任何的理由来反驳。

    因为这几乎就是事实。

    她也不想杀人,因为在她看来,因果有循环,一直杀人的人,迟早是要被人杀掉的。

    山道狭长似没有尽头,随着冬天的到来,山顶那片终年不散的云雾似乎又往下沉了几分,越发的压抑,远远的看着,山雾中似乎藏着什么了不得的食人猛兽。

    在那山顶的屋子里,两人再次见到了苏妙人。

    “见过师祖。”

    “起来吧。”

    不同于以往,苏妙人不仅脸上带着慈祥的笑意,就连语气中也满是愉悦和欢快。

    楚寒抬起头,看着苏妙人身边依偎着的那个冲他使劲眨巴眼睛的小姑娘,收回了目光,恭声说道:“师祖召见弟子,不知有何事吩咐。”

    苏妙人摆了摆手,说道:“确实是有些事想要拜托你们。”

    聂云说道:“师祖有事尽管吩咐。”

    苏妙人取开一旁油灯上的琉璃网罩,向里面添了些许灯油,不急不缓的说道:“不是什么大事,只是我在宗门之外有一位老友,算起来也是你们的一位师祖,已经多年未见,这里给他写了一封信,希望你们帮我送过去。”

    老友?

    聂云连忙补充说道:“我也很久没见过二爷爷了,记得小时候他还带我进山打过野枣呢,这次玉屏峰有事我离不开,不然的话,我就跟你们一起去了。”

    楚寒瞥了她一眼,并没有答话,他不知道,苏妙人这次究竟是什么意思。

    他不相信这件事情会这么简单,因为这种事情交给他们来做,完就是在浪费时间。

    这个时候,苏妙人将灯罩重新放好,枯瘦的手指轻柔的梳着苏酥的头发,一双眼中满是慈爱,笑着说道:“小酥不要淘气,楚寒和聂云此去找你二爷爷,不光只是送信,还要去学习一些真正混江湖的本事,你可不能捣乱。”

    “我才不会捣乱呢!”苏酥挥起拳头抗议,忽然问道:“那是不是要去很长时间啊?”

    苏妙人点了点头,说道:“那可说不准,等他们俩把你二爷爷的本事学完,自然也就到了回来的时候,只不过到那时,估计他们俩可能连孩子都有了。”

    “啊?”

    听了这话,苏酥一怔,聂云脸一红,楚寒则是满头的黑线。

    他说道:“师祖不要说笑。”

    苏酥说道:“就是,楚寒,你可要早点儿回来啊,过年的时候还可以吃上我包的饺子呢。”

    楚寒只有点头。

    苏酥接着说道:“对了,我这里藏了一壶陈年的杏花酿,你帮我给二爷爷送去,他最喜欢喝酒了。”

    楚寒部答应,又转头看向了苏妙人,问道:“不知这位师祖家住何地,姓甚名谁?”

    苏妙人捋了捋颔下一缕山羊胡,说道:“离得不远,骆家庄溪北巷子,到那里面找一个姓孙的瘸子,如果还没死,那么就是他没有错了。”

    骆家庄溪北巷子里有没有一位姓孙的瘸子?

    当然有。

    算命的孙瘸子,卖人肉的孙瘸子,但凡是在那条阴冷潮湿的巷子里讨生活的人,有谁不知道他?

    楚寒到死都不会忘记这个人。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